許地山《鐵魚的鰓》(1)

那天下午警報的解除信號已經響過了。華南一個大城市的一條熱鬧馬路上排滿了兩行人,都在肅立著,望著那預備保衛國土的壯丁隊遊行。他們隊里,說來很奇怪,沒有一個是扛槍的,戴的是平常的竹笠,穿的是灰色衣服,不像兵士,也不像農人。巡行自然是為耀武揚威給自家人看,其他有什麽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大隊過去之后,路邊閃出一個老頭,頭髮蓬鬆得像戴著一頂皮帽子,穿的雖然是西服,可是縫補得走了樣了。他手里抱著一卷東西,匆忙地越過巷口,不提防撞到一個人。

“雷先生,這麽忙!”

老頭擡頭,認得是他的一個不很熟悉的朋友。事實上雷先生並沒有至交,這位朋友也是方才被遊行隊阻撓一會,趕著要回家去的。雷見他打招呼,不由得站住對他說:“唔,原來是黃先生,黃先生一向少見了,你也是從避彈室出來的吧?他們演習抗戰,我們這班沒用的人,可跟著在演習逃難哪!”

“可不是!”黃笑著回答他。

兩人不由得站住,談了些閑話。直到黃問起他手里抱著的是什麽東西,他才說:“這是我的心血所在,說來話長,你如有興致,可以請到舍下,我打開給你看看,看完還要請教。”

黃早知道他是一個最早被派到外國學制大炮的官學生,回國以后,國內沒有鑄炮的兵工廠,以致他一輩子坎坷不得意。英文、算學教員當過一陣,工廠也管理過好些年,最后在離那大城市不遠的一個割讓島上的海軍船塢做一分小小的職工,但也早已辭掉不干了。他知道這老人家的興趣是在兵器學上,心里想看他手里所抱的,一定又是理想中的什麽武器的圖樣了。他微笑向著雷,順口地說:“雷先生,我猜又是什麽‘死光鏡’‘飛機箭’一類的利器圖樣吧?”他說好像有點不相信,因為從來他所畫的圖樣,獻給軍事當局,就沒有一樣被采用過。雖然說他太過理想或說他不成的人未必全對,他到底是沒有成績拿出來給人看過。

雷回答黃說:“不是,不是,這個比那些都要緊。我想你是不會感到什麽興趣的。再見吧。”說著一面就邁他的步。

黃倒被他的話引起興趣來了。他跟著雷,一面說:“有新發明,當然要先睹為快的,這里離舍下不遠,不如先到舍下一談吧。”

“不敢打攪,你只看這藍圖是沒有趣味的。我已經做了一個小模型,請到舍下,我實驗給你看。”


黃索性不再問到底是什麽,就信步隨著他走。二人嘿嘿 地並肩而行,不一會已經到了家。老頭子走得有點喘,讓客人先進屋里去,自己隨著把手里的紙卷放在桌上,坐在一邊,黃是頭一次到他家,看見四壁掛的藍圖,各色各樣,說不清是什麽。廳后面一張小小的工作桌子,鋸、鉗、螺絲旋一類的工具安排得很有條理,架上放著幾只小木箱。

“這就是我最近想出來的一只潛艇的模型。”雷順著黃先生的視線到

架邊把一個長度約為三尺的木箱拿下來,打開取出一條“鐵魚”來。他接著說:“我已經想了好幾年了,我這潛艇特點是在它像一條魚,有能呼吸的鰓。”

他領黃到屋后的天井,那里有他用鉛版自制的一個大盆,長約八尺,外面用木板護著,一看就知道是用三個大洋貨箱改造的,盆里盛著四尺多深的水。他在沒把鐵魚放進水里之前,把“魚”的上蓋揭開,將內部的機構給黃說明了。他說,他的“魚”的空氣供給法與現在所用的機構不同。他的鐵魚可以取得氧氣,像真魚在水里呼吸一般,所以在水里的時間可以很長,甚至幾天不浮上水面都可以。說著他又把方才的藍圖打開,一張一張地指示出來。他說,他一聽見警報,什麽都不拿,就拿著那卷藍圖出外去躲避。對於其他的長處,他又說:“我這魚有許多‘遊目’,無論沈下多麽深,平常的折光探視鏡所辦不到的,只要放幾個‘遊目’使它們浮在水面,靠著電流的傳達,可以把水面與空中的情形投影到艇里的鏡板上。浮在水面的‘遊目’體積很小,形狀也可以隨意改裝,即使低飛的飛機也不容易發現它們。還有它的魚雷放射管是在艇外,放射的時候艇身不必移動,便可以求到任何方向,也沒有像舊式潛艇在放射魚雷時會發生可能的危險的情形。還有艇里的水手,個個有一個人造鰓,萬一艇身失事,人人都可以迅速地從方便門逃出,浮到水面。”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