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地山《鐵魚的鰓》(2)

他一面說,一面揭開模型上一個蜂房式的轉盤門,說明水手可以怎樣逃生,但黃已經有點不耐煩了。他說:“你的專門話,請少說吧,說了我也不大懂,不如先把它放下水里試試,再講道理,如何?”

“成,成。”雷回答著,一面把小發電機撥動,把上蓋蓋嚴密了,放在水里。果然沈下許久,放了一個小魚雷再浮上來。他接著說:“這個還不能解明鐵鰓的工作,你到屋里,我再把一個模型給你看。”


他順手把小潛艇托進來放在桌上,又領黃到架的另一邊,從一個小木箱取出一副鐵鰓的模型。那模型像一個人家養魚的玻璃箱,中間隔了兩片玻璃板,很巧妙的小機構就夾在當中。他在一邊注水,把電線接在插梢上。有水的那一面的玻璃板有許多細致的長縫,水可以沁進去,不久,果然玻璃板中間的小機構與唧筒發動起來了。沒水的這一面,代表艇內的一部,有幾個像唧筒的東西,連著板上的許多管子。他告訴黃先生說,那模型就是一個人造鰓,從水里抽出氧氣,同時還可以把炭氣排泄出來。他說,艇里還有調節機,能把空氣調和到人可呼吸自如的程度。關於水的壓力問題,他說,戰斗用的艇是不會潛到深海里去的。他也在研究著怎樣做一只可以探測深海的潛艇,不過還沒有什麽把握。

黃聽了一套一套他所不大懂的話,也不願意發問,只由他自己說得天花亂墜,一直等到他把藍圖卷好,把所有的小模型放回原地,再坐下想與他談些別的。

但雷的興趣還是在他的鐵鰓,他不歇地說他的發明怎樣有用,和怎樣可以增強中國海軍的軍備。

“你應當把你的發明獻給軍事當局,也許他們中間有人會注意到這事,給你一個機會到船塢去建造一只出來試試。”黃說著就站起來。

雷知道他要走,便阻止他說:“黃先生忙什麽?今晚大家到茶室去吃一點東西,容我做東道。”

黃知道他很窮,不願意使他破費,便又坐下說:“不,不,多謝,我還有一點別的事要辦,在家多談一會吧。”

他們繼續方才的談話,從原理談到建造的問題。


雷對黃說他怎樣從制炮一直到船塢工作,都沒得機會發展他的才學。他說,別人是所學非所用,像他簡直是學無所用了。

“海軍船塢於你這樣的發明應當注意的,為什麽他們讓你走呢?”

“你要記得那是別人的船塢呀,先生。我老實說,我對於潛艇的興趣也是在那船塢工作的期間生起來的。我在從船塢工作之前,是在制襪工廠當經理。后來那工廠倒閉了,正巧那里的海軍船塢要一個機器工人,我就以熟練工人的資格被取上了。我當然不敢說我是受過專門教育的,因為他們要的只是熟練工人。”

“也許你說出你的資格,他們更要給你相當的地位。”


雷搖頭說:不,我在任何時間所需的只是吃。

“不,他們一定會不要我,受三十元‘西紙’的工資,總比不著邊際的希望來得穩當。他們不久發現我很能修理大炮和電機,常常派我到戰艦上與潛艇里工作,自然我所學的,經過幾十年間已經不適用了,但在船塢里受了大工程師的指揮,倒增益了不少的新知識。我對於一切都不敢用專門名詞來與那班外國工程師談話,怕他們懷疑我。他們有時也覺得我說的不是當地的‘鹹水英語’,常問我在哪里學的,我說我是英屬美洲的華僑,就把他們瞞過了。”

“你為什麽要辭工呢?”

“說來,理由很簡單。因為我研究潛艇,每到艇里工作的時候,和水手們談話,探問他們的經驗與困難。有一次,教一位軍官注意了,從此不派我到潛艇里去工作。他們已經懷疑我是奸細,好在我機警,預先把我自己畫的圖樣藏到別處去,不然萬一有人到我的住所檢查,那就麻煩了,我想,我也沒有把我自己畫的圖樣獻給他們的理由,自己民族的利益得放在頭里,於是辭了工,離開那船塢。”

黃問:“照理想,你應當到中國的造船廠去。”

雷急急地搖頭說:“中國的造船廠?不成,有些造船廠都是個同鄉會所,你不知道麽?我所知道的一所造船廠,凡要踏進那廠的大門的,非得同當權的有點直接或間接的血統或裙帶關系,不能得到相當的地位。縱然能進去,我提出來的計劃,如能請得一筆試驗費,也許到實際的工作上已剩下不多了。沒有成績不但是惹人笑話,也許還要派上個罪名。

這樣,誰受得了呢?”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