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七日


  桂花開了幾日,不知幾時又歇了。早晨走出庭,忽憶起桂花香,這纔覺察到幾許的花又盡了。真正桂花信,要到十一月初十以後,那時全樹沒一處不著花,比天上的星星還多,這樣的旺盛花期,要直開到明年三月底纔歇。這回的小花期,顯明的是大花期的一個序引罷了。

  翻出些許熟肥,給埋在桂花樹下,又擔了幾擔水給沃透了。只怕花信盛至,土裏的肥力不繼。既經為桂花樹沃水,庭內桂花樹旁的草似乎睜眼看著──庭外的草,我力有不瞻──,這庭內的草,若不給滴水,就不免太現實太功利了。於是又擔了幾桶,沃了庭中草。其實這草正如田裏的稼穡,只要給一分,必定還你一分。給莊稼施肥灌溉,自然是有收穫的。給草施肥沃水,也一樣會給你收穫;沃一桶水有一桶水的收穫,沃兩桶有兩桶的收穫,除了青翠可人的草葉可看外,蝶舞鳥語是草莊稼的上等收成。鄉村有自然生長的草木,或者容易忽視這項事實。住在都市的人,若有容許植木留草之地,只要盡量留植,一年到頭,總有源源不斷的應量收穫。只要有草木,在人煙最稠密之處,我還見過五種鳥:麻雀、青苔鳥、白頭翁、斑鳩、藍磯鶇──燕子不計;蝴蝶的種類當然更多些。你不斷絕自然,自然就不斷絕你。

  今天下午還是輪不到我自己採摘番麥,但我不待採足就自己裝了袋,算是頭一次下了田。明天這家族親輪到出番麥,我一再叮嚀族姪婦千萬不要再撥出人手過來,可是她們說,她們之中還是要撥出一個過來。出一車份,一個下午用不到兩個人手,有一個來,我又沒份兒了。

  初夜出車,都有一顆大金星和一彎新月在西天照耀著,真寫意!若每晚永遠有這樣的景致,我願意天天都出車!回來時,車剛剪過小溪北外的路,就看見田野中到處有炬火。放了牛草,給花狗餵了冷飯,早忘記了飢餓,趕忙到南邊去。原來是村南靠邊一家族親有一個六歲的女兒不見了,全村的人都急得舉了炬火到處找。這家族親戶主是我的姪輩,幾年前剛從老家鄉遷來。下午全家下了番麥田,留了小女兒在家煮晚飯。族姪逕自番麥田出車,方纔還一齊歸來,那知出了事?我急急打了炬火,也走了出去。走到村南路口,望向南面黑漆漆的溪原,又望望東南面的傀儡山──只見著一處獵火,不由打了個寒噤,敢不會是被山地人擄去了?這條路上,時而可見到黥面刺手的山地人通過,據說他們很喜歡養個平地女兒。

  舞弄到四更天,全無消息,大家不得不各自回家安息。待吃過飯,已是四更末,躺下來不覺呼呼入睡了。

                                                                                  (編註: 二十六日未見)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