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一月一 晚秋篇

朦朧中聽見窗外有人高聲喊:「起(ㄎㄧˋ)呀!起呀!」以為南邊那位族兄來找,睜開眼,纔知道不是人聲,分明那是停在老楊桃樹梢上的一隻畫眉。一骨碌跳下牀來,畫眉還一直「起呀!起呀!」高叫著。「起來啦!起來啦!」我在窗內回答牠說。「起呀!起呀!」畫眉仍舊高聲叫著。好嘹亮的鳴聲喲!好大的嗓門!走到廳中看壁鐘,居然是七點十分,日頭雖未及三竿高,一竿半總已有。打開廳門,不敢走出去,惟恐牠飛了。坐在書房裏聽,不多時,牠換到木棉樹那邊去了。走出庭來,晨曦顯得薄弱,彷彿朝日還未曾睡醒似的,只半張著惺忪的眼瞼;這光影下卻是另一種景色。不多久,畫眉又換到木麻黃列樹這邊來了,還一直高叫著:「起呀!起呀!」怪牠今天不唱歌,只叫人起呀起呀!一整個早上都是牠的呼聲。我猜牠是見我這許久來廳門都一例晏開,今天牠忍不住了,特地來給我叫一個早上。後天起,就恢復往常的作息了,那有那麼多番麥收成,教我成了一個長年晏起者?

  上午在木麻黃列樹下舂了半斗米。

  傍晚番麥裝袋時,看見路南番麥田中,族姪們在薰鼠穴。聽見他們薰出野鼠來,人狗一齊呼叫追逐著。遠遠的看著聽著,不覺技癢。只怪手中正趕著工,不能分身。裝載好後,即時起程。也不曉得他們有無得手,捉到幾隻?

  上午日色原本就弱,一過午天就濃陰,氣溫又下降了。濃陰下微寒中的田園,有種靜穆的風味,這也是我的一好。田園的各種風貌,幾乎盡為我所好,我的所好實在多,因此我酷愛田園。像今日這種天氣,暮色起得較平時早,而且較持久,裝袋時,暮靄早已蒼蒼然自地面升到腰際,將這一片田園罩遍,番麥稈一支支伸出在靄面上;族姪們一忽兒直起身來伸出靄面,一忽兒彎下腰去沉入靄層裏;兒童們只見著頭,忽出忽沒。趕車出去時,不免頻頻顧望這幅親切、依戀的情景。

  回家來,點著了廚房裏的燈,掀開飯鍋蓋,一股麻油香撲鼻竄來。湊近一看,是四塊全後腿鼠肉。你說這是那一家端來的?誰曉得!總之,是我的好族親不會錯!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