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賁·後聖人時代需要精明的公民 (下)

歷史不能給人們一個未來的方案,但可以幫助他們更好地認識自己,認識人類普遍、恒久的共同特性,更好地面對未來。然而,對經歷過20世紀種種極權災難的人類來說,歷史有了一些古人從未料想過的內容和重要性。

歷史以前只是對高貴人士有用,對他們持衡擁璇,安邦定國,含有微言大義、殷鑒不遠的教益。今天,歷史對所有可能被專制權力奴役的平常人都有用,為他們反省通往奴役之路的失憶、沈默、順從提供教訓。現代專制權力強行壓制公民了解和學習災難歷史的權利,嚴格控制有關的公共信息管道,保存真實的歷史記憶因此成為爭取人的自由和自然權利的象征。記憶的不自由和無權利本身就是在那種20世紀特有的人道災難的延續,本身就是這個教訓的一部分。要吸取這個教訓,要學習如何把對以往災難的記憶做為通往未來公義的大門,首先需要的便是了解歷史的真相。

民眾因為得不到真實的歷史、知識、信息而愚昧,他們因為缺乏啟蒙而麻木,因為價值不明而迷茫,因為信仰匱乏而迷信。這些都不是公民社會的特征,而是在喪失了聖人領袖後的群眾社會特征。在有聖人領袖的群眾社會時代,群眾曾經覺得自己很幸福,能安安穩穩地在幸福的幻覺中過日子。

他們有聖人領袖為他們安排肉體和靈魂所需要的一切,聖人領袖的智慧就是他們的智慧,聖人領袖的精明就是他們的精明。聖人領袖讓每一個人都感到與他有一種個人的關係,都能夠認同他的思想、價值觀和世界觀。他們曾經覺得能夠和領袖一起做偉大的事情,甚至有野心去創造匪夷所思的奇跡。今天,由於喪失了聖人領袖,有的人覺得不安全、不幸福、無所信仰,於是要把前聖人重新當“佛菩薩”來懷念、感謝和祈禱。在對“佛菩薩”的奉承、崇拜和忠誠告白中,我們看到的是對自己命運完全無從掌控,無可選擇,卻期待出現奇跡的卑微群眾個體。


後聖人的群眾社會中並不全是卑微而可憐的個體,不是沒有可以稱得上是清醒或精明的個人。但是,精明的個人還不是精明的公民,“精明”對於孤立的個體和對於公民共同體中的成員有著不同的含義。對於個體來說,精於盤算他自己的利益,不過問政治,一心經營好自己的“小日子”,便可以說是精明。

但是,對於公民共同體的成員來說,要算得上精明,必須知道公共事務與個人切身利益的關係就是政治、知道只有民主的清明政治和公民權利才能保障自己的利益、了解民主的價值觀是什麽、了解什麽是政府、為什麽政府是必須的、為什麽限制政府的權力也是必須的、如何才能限制政府的權力、如何區分有限政府(社會中的每一成員,包括行使權威的政府官員本人,都必須遵守法律的政府)和無限政府(對掌握權力的官員沒有有效約束和控制的政府),等等。這樣的知識對於每一個公民認真把政治當作自己的副業,學著做公民,做精明的公民,都是必不可少的。

一個社會能有越多的民眾成為這樣的公民,也就越無須乞靈於聖人領袖和他化靈的佛菩薩,越有信心和能力為自己建立起好的公共生活。( 《政治是每個人的副業》東方出版社,2013年出版)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