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超:“文化治理”:文化研究的“新”視域(3)

事實上,除此之外,福柯還在其他一些文獻中,正面闡釋過“治理術”的概念。譬如:“‘治理術’意味著自我指向他自身的某種關係;個體在處理彼此關係時,會自由地使用一系列策略,而我就想用這個概念來涵蓋所有建構、界定、組織和工具化這些策略的行為實踐。”[4]

在這里,福柯強調了治理藝術中,主體“自我”和“自由”的維度,說明治理不僅涉及他人治理與不自由的規約,還涉及自我治理與自在、自由的層面。“自我”、“主體”等問題其實也正是福柯後期理論中的重要論述對象。治理與自我不能分開,治理他人並不意味著強迫他人按照治理者的意志行事,而是要在壓制技術與自我構建、自我修正過程之間的互相衝突、互相補充中尋找一個“多元化的平衡”[5]

正如福柯在另一處所說的那樣,“我把這種支配他人的技術,與自我支配的技術之間的關聯稱作‘治理術’”[6]19。可見,自我治理的向度及其與他人治理間的微妙聯系,也是福柯治理思想中一個不容忽視的要點,而這在本尼特那里又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

 

二、托尼•本尼特論文化與治理

 

考察本尼特對文化與治理問題的研究,可以從他對文化的定義入手。一般認為,雷蒙•威廉斯的“文化作為一種生活方式”的定義,突破了傳統意義上對高雅藝術、文化的狹隘界定,這也為文化研究確立了最初的研究對象範圍與研究立場。本尼特卻指出,將文化視作生活方式的界說,表面上通過對象的擴大化,顯示出公平、中立的特征,實際上卻有其內在的複雜性與矛盾。這正如人類學領域中一些學者對泰勒的批判性反思:泰勒從歐洲中心主義和絕對主義的傳統中掙脫出來,對文化所做的多元化的相對主義定義,其實仍然依賴等級制度與絕對主義的判斷標準。而泰勒的思想正是威廉斯的重要理論資源。 

本尼特指出,同泰勒一樣,威廉斯擴大化了的文化界定中,仍有規範性的等級區分。“其中一部分被定義為匱乏、不足、有問題的,而另一部分被視作提供了克服那種匱乏、彌補那些不足以及解決難題的途徑。所以說,文化總是同時站在規範性劃分的兩邊,而它所致力於其中的工作,在於跨越由這種劃分所創生的對立領域,文化觸發了這一跨越對立領域的運動並深陷其中。”[7]91-92

更為形象地說,本尼特認為廣義的文化界定中無可避免地存在一個由標準、規範所創生的“斜度”(a normative gradient),不合規範、低於標準者要被規範與標準所變革,“順著這個斜度,文化的(發展)趨勢,被導向了改革主義的規劃”[7]92。文化始終包含一種內在的規範性劃分、轉換、變革的動勢,既如此,本尼特就順勢而為,旗幟鮮明地提出了他的主張:文化是“一門改革者的科學”,要“把政策引入文化研究中”。

 

而在現實層面上,一個推崇多元主義和文化多樣性的後現代語境已經到來,但本尼特認為,改革、規劃、治理這些行為仍然必要。在對鮑曼《立法者與闡釋者》的考察中,本尼特認同那種對現代情境下的規劃、立法者,轉變為後現代情境下的理解、闡釋者的理論總結,但他並不同意鮑曼對當下文化是“一個不存在管理與控制中心的自發過程”[7]102的認定。本尼特認為當下的多元主義中,仍然包含改革者們的政策與規劃,而這與當初“立法者”規劃、布局時的普世主義態度其實“機理”相同,仍然存在那種趨向規範、變革的內在“斜度”。

 

在對既有的文化定義以及文化現實細加審視後,本尼特進行了另一種文化定義的嘗試:“我想說,如果文化被視作歷史性生成的機構性嵌入(institutionally embedded)的治理關係的特定系列,它以廣大人口的思想、行為轉變為目標,而這種轉變部分通過審美與智性文化的社會形式、技術與規則的擴展來實現,那麽文化就能被更加令人信服地構想。”[8]“治理關係”成為本尼特文化界說中的關鍵,而這種“治理關係”既有歷史生成的動態屬性,又與機構、技術等要素密不可分,還聚焦於人口,因而也就不難看出對福柯治理思想的繼承與借鑒。

③這分別是本尼特的一部專著與一篇論文的名字。

[4]Foucault, M. The Ethics of the Concern of the Self as a Practice of Freedom [C] //Rabinow, P. (ed.), Ethics: Subjectivity and Truth. NewYork: The New Press ,1997:300.
[
5]Foucault,M. About the Beginning of the Hermeneutics of the Self: Two Lectures at Dartmouth [J]. Political Theory, 1993, 21(2).

[6]Foucault,M.TechnologiesoftheSelf[C]//Martin,L.H.etal.(eda.), Technologies of the Self: A Seminar with Michel Foucault. Amherst: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1988.

[7]Bennett, T. Culture: A Reformer's Science [M].London:Sage,1998.
[
8]Bennett,T.PuttingPolicyintoCulturalStudies[C]//Grossberg,L.etal.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