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美國物理學家勞瑞·多西首創"時間病"一詞,用於描述"時光飛逝"、"時間不夠"、"必須加快速度迎頭趕上"等急迫的情景。如今,全世界都為時間所困擾,我們都屬於對速度膜拜的一族。站在等候返回倫敦的航班的隊伍里,我逐漸捕捉到本書的中心問題:為什麼我們總是步履匆匆?什麼是治療時間病的良方?放慢節奏是否可能、甚至是否值得嘗試? 

21世紀的最初幾年,每一件事以及每一個人都面臨著加快速度帶來的巨大壓力。不久前,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主席克勞斯·施瓦布先生用極端的措辭清楚地指出:"我們正從一個大魚吃小魚的世界步入一個快魚吃慢魚的世界。"他的這一提醒比達爾文的商業世界法則更能引起巨大的反響。在這個忙碌而喧鬧的時代,一切都要爭分奪秒。英國心理學家蓋伊·克萊斯通認為,現在加速已經成為人類的第二天性。"我們已經逐漸形成了迅速、省時及效率最大化的內在心理狀態,這種心理與日俱增。"

 

但現在到了向凡事都要快的困擾挑戰的時候了。速度並非總是最好的策略。人類的進化基於適者生存的法則,而不是基於速度快捷。記住,誰才是龜兔賽跑中最後的贏家。如果我們生活在緊張匆忙中,每一個小時都排得滿滿當當,就會讓自己瀕臨崩潰。 

但在深入談論這個問題之前,有一點需要明確,那就是:本書並非是對速度的宣戰。速度使人類世界變得精彩和自由。有誰希望我們的生活沒有互聯網,沒有空中旅行?問題在於我們對速度的過分熱忱以及對在越來越短的時間里做越來越多的事的過度困惑。這已經成為一種對速度的沈醉和過度崇拜。即便當追求速度開始帶來負效應時,我們仍祈求越來越快的福音。在工作中落後嗎?可以找一個更快捷的互聯網鏈接。沒有時間閱讀聖誕節購買的小說嗎?學會快速閱讀即可。減肥無效嗎?可以嘗試皮下脂肪切除術。因為忙碌無暇做飯嗎?那就購買一臺微波爐。但是,有些事情需要時間、需要放慢節奏,不能也不應快速去做。如果不該快的時候快了,如果忘了如何放慢節奏,總是要付出一定代價的。

 

與速度的斗爭最早發生在經濟領域。現代資本主義帶來了巨大的財富,然而其代價是,毀滅自然資源的速度快於大自然自身生態修復的速度。亞馬遜河區的雨林每年都遭到砍伐,而過度捕撈使鱘魚、智利海鱸魚和其他魚類瀕臨滅絕。即便從它自身的利益而言,資本主義發展過速,因為要先完成任務定量的壓力使得質檢時間所剩不多。以計算機工業為例,近年來,軟件制造商已經習慣於產品性能未得到完全測試就倉促投入生產,結果,每年因迅速擴散的計算機損毀、病毒和故障給公司造成的損失達數十億美元。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