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東· 郁達夫與中國現代“風景的發現” (3)

當杭江鐵路局通過友人邀請郁達夫做風景遊記的時候,政府一方堪稱很懂得郁達夫的文人遊記會帶來可觀的旅遊效益,懂得文人身上所攜帶的文化資本會給風景帶來風景之外的附加值。地方風景的發現有賴於作家的足跡和眼睛,就像當年徐霞客遊記所起的歷史性作用一樣。當年浙江風景得以向全體國民展示,就有郁達夫不可埋沒的貢獻。 30年代的郁達夫自稱把兩浙山水走遍了十之六七,並出版了一冊遊記總集,這就是1934 年6  月現代書局出版的《屐痕處處》一書,反映的是風景遊記散文的“生產”與資本以及政府的新關係。作家遊記與政府行為、 旅遊產業以及出版觸媒一起催生了中國現代“風景的發現”。

郁達夫作為“遊記作家”介入中國現代風景的發現過程,一方面說明風景遊記的生產性,另一方面也說明旅遊業對於作家與文學所起到的功效的依賴。在中外旅遊史上,經常會出現對於風景的敘述造就了風景的發現和旅遊的盛況的先例。柄谷行人曾提到盧梭與阿爾卑斯山風景的發現的關係:“盧梭在《懺悔錄》中描寫了自己在1728年與阿爾卑斯的大自然合一的體驗。此前的阿爾卑斯不過是討厭的障礙物,可是,人們為了觀賞盧梭所看到的大自然紛紛來到瑞士。

(登山家)如字義所示乃誕生於‘文學’。而日本的‘阿爾卑斯’亦是由外國人發現的,並從此開始了登山運動。”  日本也有一個與歐洲同名的阿爾卑斯山, 不僅名字是從歐洲的阿爾卑斯借來的,而且也是由外國登山者最早“發現”的。 而柄谷行人所謂“ (登山家)如字義所示乃誕生於‘文學’”,也證明了山水旅遊與文學的關係。

在西方文學史上討論風景與民族性的關係,人們經常談及的是司各特的例子。司各特以對蘇格蘭的風景描寫著稱,可以說一時間把蘇格蘭稍微有名一點的地方都寫光了,沒有給他人留下可寫的余地,引起了其他作家的不滿和抱怨。英 國詩人穆爾當年就有詩挖苦司各特:

 

如果你有了一點要寫上幾行的詩興,

我們這里有一條妙計獻上——你可得抓緊,

要知道司各特先生已經離開英格蘭—蘇格蘭邊境,為了尋求新的聲

名,

正拿著四開本的畫紙向鎮上走近;

從克羅比開始(這活兒肯定會有一筆好進賬)

他想要把路上所有的紳士莊園一一描寫,在它們身上“大做文

章”——

我們的妙計就是(雖然我們的任何一匹馬都趕不上他) 趕緊捧出一位新詩人穿過大道去和他對抗,

迅速寫出點東西印成校樣——千萬別修改——還要把文章拉長, 搶先描寫它幾家別墅,趁司各特還沒有到來的時光。

Views: 6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