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紀德《帕呂德》(3)第二節

從前花園里栽植了蜀葵和耬斗菜,但我疏於管理,任由花木亂長;再加上與水塘毗鄰,燈心葛和苔薛侵占了整個園子,荒草掩沒了花徑,只剩下從我的住房通向平野的主道還可以走人,有一天我散步時就走過。暮晚時分,林中的野獸橫穿這條道去水塘喝水;暮色蒼茫中,我只能望見灰色的形影,由於很快就夜色彌合了,我從未見過它們返回林中。

“換了我,肯定會害怕的,”安琪兒說道。“不過,接著唸吧,寫得很好。”


我費勁唸稿,弄得很緊張,便對她說道:

“唔!差不多就這些,餘下的還沒有成文。”

“有筆記吧,”她高聲說道,“唸一唸筆記呀!這是最有趣的。從筆記上更能看出作者的意圖,比看後來寫的要強。”


於是,我接著往下唸——事先就感到失望,但也無可奈何,只能給這些句子增添一種未完成的表象:


狄提爾從塔樓窗口可以垂釣……

“再說一遍,這只是零散的筆記……”

“唸您的吧!”

沈悶地等待魚上鉤;魚餌不足,魚線太多(象徵,出於需要,他一條魚也釣不上來)。

“為什麼這樣?”


“為了象徵的真實。”


“他若是釣上點什麼來呢?”

“那就是另一種象徵,另一種真實了。”

“根本談不上真實,事情是您隨意安排的。”

“我安排,是讓事情比在現實中更真實。這太複雜了,現在不宜向您解釋,但是一定要明白,事件必須符合事物的特性,這樣才能創作出好小說來。我們所經歷的事情,沒有一件是為別人所設的。換了于貝爾在那兒垂釣,肯定會釣上大量的魚來!狄提爾一條也釣不著;可以說這是心理上的一種真實。”

 

“就算這樣吧。很好,唸下去。” 

岸邊的苔蘚一直延伸到水底。水面的映像模糊不清;水藻;魚游過; 

在談到魚時,避免使用“不透明的驚愕體”的字眼。 

“但願如此!可是為什麼記上這樣一筆呢?” 

“只因我的朋友埃爾莫仁已經這樣稱呼鯉魚了。”

 

“我倒覺得這種說法並不高明。” 

“不管它。我還繼續唸嗎?” 

“請唸吧,您的筆記很有趣。”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