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驥才《人類的敦煌》(28)

薛懷義可謂一位最善逢迎帝王的和尚。公元695年(延載一年),他在洛陽功德堂建一尊高900尺的大佛,僅腳趾上可坐許多人。可能這尺寸的說法有些誇張,而且巨佛已佚,無以為據。但從四川樂山的嘉定大佛看,仍可以領略盛唐大佛無比莊嚴宏大的氣魄。

 

(四川樂山大佛,腳上可站多人)

 

這樣,在敦煌三危山叮叮當當的開鑿聲中,莫高窟歷史的黃金時代已經到來。 

與薛懷義在洛陽功德堂所造大佛的同時,禪師靈隱與居士陰祖造了舉世聞名的北大佛(莫高窟第96窟),顯然也是及時配合中原朝政之作。這也反映出此時敦煌與中原聯系的緊密與通暢。 

開元年間,僧人處諺等又造另一尊南大佛(莫高窟第130窟)。這兩尊善迦坐彌勒像分別高33米和26米。雖然歷時千載,多次重修,仍不失其莊重沈穩、豐滿健偉、元氣充沛的盛唐精神,堪稱東方最大泥塑的佛教精品!它究竟用了多少泥土,已經無法計算!據說當年僅造佛工匠一天吃鹽就要兩擔,可見用工之巨!此非盛唐,不可為之。

 

如果說唐以前,外來文化從絲路是一點點進入,一點點消化,那麼到了唐代,則是一股腦地湧入,大口大口吞咽,轉瞬便幻化成一個博大雄渾的唐文化來。 

文化交流的雙方,不會一個消滅一個,只會相互吸收、充實和加強。那麼,自信便是第一位的,交流基於自信,開放更要自信,一切魄力,膽識,勇氣,襟懷以及陽剛之氣,全源於自信,(西安出土的無比精美的“菩薩殘像”、“昭陵六駿”、“三彩天王像”、“武士殘像”等)

 

大唐之所以在那個時代的世界上唱主角,一方面它有主角的實力,一方面它有主角所必需的自信心。 

這樣,它才能一邊由玄奘到天竺去“拿”,一邊由鑒真到日本去“送”,拿和送,都是文化交流,在這交流中,既用西方文化營養了自己,又用中華文化營養了日本。這便造成了當時世界的繁榮,一個多麼優美迷人的歷史文化的大動作啊!

 

(長安。京都與奈良的古城和古街的風景。唐招提寺和鑒真和尚干漆像)

 

曠朗的唐陵。乾陵前守陵的胡人王子使臣的六十一賓王石雕像。象征著胡人將領的神奇十足的順陵走獅、乾陵翼馬、橋陵鴕鳥。蒼古沈黯的橋陵華表。 

華表既是裝飾,也有納諫之意。

 

這華表上方是具有波斯文化印痕的太陽,底座的蓮花帶著印度文化的影響,多棱的柱體明顯富於兩河流域的色彩,上面還雕刻著羅馬式樣的忍冬紋與卷草花紋。然而它是一件大唐風格的古物。它不是多種外來文化的拼湊,而是渾然一個再創造的有靈魂的藝術整體!

 

一千多年前的中國人就告訴我們,在面對著外部世界的文化時,不要懼怕,不要擔憂與過敏,不要猶豫不決。永遠地把自信作為自己的重心,把魄力與膽識貫滿全身,張開雙臂去擁抱世界吧,大唐施惠給世界,也受惠於天下。

 

(莫高窟第220窟和45窟全景)

 

歷史給這一真理最美麗而堅實的證據,還是在敦煌。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