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德波頓《機場裏的小旅行》 (28)

這座行李提取大廳的天花板相當高,水泥墻平整無瑕,還有充足的推車可供旅客使用。此外,行李的送達速度也非常快。輸送帶的制造商是荷蘭的範德蘭德工業公司,原本從郵購與快遞行業起家,現在已是全球行李物流界的領導廠商。長達17公裏的輸送帶在航站樓底部不斷運轉,每小時可輸送12000件行李。140部電腦負責掃描標簽,確認每一件行李的目的地,同時也檢查行李內部是否裝有爆炸物。這些機器對待行李的細心程度少有人能及:行李等待轉機的時候,機器會輕柔地把它們帶到一間宿舍裏,把它們放在黃色的床墊上,任由它們懶洋洋地等待登機的時間——就像它們身在樓上休息室裏的主人一樣。等到旅客從行李提取大廳的輸送帶上提起旅行箱的時候,許多行李都已經歷了遠較其主人精彩得多的旅程。

盡管如此,和自己的行李重逢,不免帶給人一股無可化解的憂郁情緒。旅客在空中毫無羈絆地飛行了幾個小時,因為俯瞰著海岸與森林的美麗景觀而對未來充滿希望,但一站在行李輸送帶前面,就不禁又想起了人生中的物質方面與各種壓力負擔。行李提取大廳與飛機代表了某些基本的二元性——物質與心靈、沈重與輕盈、肉體與靈魂——其中負面的一端全都屬於那一件件幾乎沒什麼不同的黑色新秀麗旅行箱,在範德蘭德公司設計精巧的輸送帶上不斷滑行而過。

在行李輸送帶周圍,一部部推車緊緊靠在一起,就像擁擠車陣中的車輛一樣,絲毫不肯讓出一分一毫的空間。盡管每一件行李箱的內容物都反映了引人入勝的個人特色——這一件也許裝著青色比基尼和一本還沒看過的《文明及其不滿》,那一件也許裝著從芝加哥一家旅館偷來的浴袍和一盒羅氏藥廠出品的抗憂郁藥物——但每個人在這裏都絕對沒有時間想到別人。
然而,行李提取大廳只是前奏曲,機場真正的情感高潮還在後頭。任何人,不論多麼孤獨寂寞,不論對人類多麼悲觀,不論多麼看重金錢,終究都不免盼望自己重視的人會在入境大廳迎接自己。
就算你心愛的人已經表明自己當天必須忙於工作,就算對方說他不喜歡你出遠門,就算對方已在去年6月和你分手,或是早在12年半以前就已去世,你還是不禁覺得他們可能會來接機,就只為了給你個驚喜,讓你覺得自己與眾不同(每個人小時候一定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否則我們絕對活不到現在)。

因此,我們走向接機區的時候,實在很難決定自己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我們如果就此拋棄自己平時走在陌生環境裏的那種嚴肅又充滿戒備的神情,未免太過莽撞,但至少應該讓臉部保有露出微笑的可能性。我們也許會因此呈現出樂觀又曖昧的表情,就像員工聽著老板講笑話,等待著笑點出現的那種模樣。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