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說大洋國從來沒有同歐亞國結過盟。他,溫斯頓史密斯知道大洋國近在四年之前還曾經同歐亞國結過盟。但是這種知識存在於什麽地方呢?只存在於他自己的意識之中,而他的意識反正很快就要被消滅的。如果別人都相信黨說的謊話——如果所有記錄都這麽說——那麽這個謊言就載入歷史而成為真理。黨的一句口號說,“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雖然從其性質來說,過去是可以改變的,但是卻從來沒有改變過。凡是現在是正確的東西,永遠也是正確的。這很簡單。所需要的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無休無止地克服你自己的記憶。他們把這叫做“現實控制”;用新話來說是“雙重思想”。

“稍息!”女教練喊道,口氣稍為溫和了一些。

溫斯頓放下胳膊,慢慢地吸了一口氣。他的思想滑到了雙重思想的迷宮世界里去了。知與不知,知道全部真實情況而卻扯一些滴水不漏的謊話,同時持兩種互相抵消的觀點,明知它們互相矛盾而仍都相信,用邏輯來反邏輯,一邊表示擁護道德一邊又否定道德,一邊相信民主是辦不到的一邊又相信黨是民主的捍衛者,忘掉一切必須忘掉的東西而又在需要的時候想起它來,然後又馬上忘掉它,而尤其是,把這樣的做法應用到做法本身上面——這可謂絕妙透頂了:有意識地進入無意識,而後又並不意識到你剛才完成的催眠。即使要了解“雙重思想”的含義你也得使用雙重思想。

女教練又叫他們立正了。“現在看誰能碰到腳趾!”她熱清地說。“從腰部向下彎,同志們,請開始。一——二!一——二!……”

溫斯頓最恨這一節體操,因為這使他從腳踵到屁股都感到一陣劇痛,最後常常又引起咳嗽的發作。他原來在沈思中感到的一點點樂趣已化為烏有。他覺得,過去不但被改變了,而且被實際毀掉了。因為,如果除了你自己的記憶以外不存在任何記錄,那你怎麽能夠確定哪怕是最明顯的事實呢?他想回想一下從哪一年開始他第一次聽到老大哥的名字的。他想這大概是在六十年代,但是無法確定。當然,在黨史里,老大哥是從建黨開始時起就一直是革命的領導人和捍衛者的。他的業績在時間上已逐步往回推溯,一直推到四十年代和三十年代那個傳奇般的年代,那時資本家們仍舊戴著他們奇形怪狀的高禮帽、坐在鋥亮的大汽車里或者兩邊鑲著玻璃窗的馬車里駛過倫敦的街道。無法知道,這種傳說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溫斯頓甚至記不起黨的具體生日。他覺得在l960年以前沒有聽到過英社一詞,但也很可能,這一詞在老話中——即“英國社會主義”——可能在此以前就流行了。一切都融化在迷霧之中。說真的,有的時候你可以明確指出什麽話是謊話。比如,黨史中說,飛機是黨發明的,這並不確。他從小起就記得飛機。但是你無法證明。什麽證據都從來沒有過。他一生之中只有一次掌握了無可置疑的證據,可以證實有一個歷史事實是偽造的。而那一次——

“史密斯!”電幕上尖聲叫道。“6079號的溫史密斯!是的,就是你!再彎得低一些!你完全做得到。你沒有盡你的力量。低一些!這樣好多了,同志。現在全隊稍息,看我的。”

溫斯頓全身汗珠直冒。他的臉部表情仍令人莫測究竟。

可千萬不能露出不快的神色!千萬不能露出不滿的神色!眼光一閃,就會暴露你自己。他站著看那女教練把胳臂舉起來——談不上姿態優美,可是相當乾凈利落——彎下身來,手指尖碰到了腳趾。

“這樣,同志們,我要看到你們都這樣做。再看我來一遍。我已三十九歲了,有四個孩子。可是瞧。”她又彎下身去。“你們看到,我的膝蓋沒有彎曲。你們只要有決心都能做到,”她一邊說一邊伸起腰來。“四十五歲以下的人都能碰到腳趾。咱們並不是人人都有機會到前線去作戰,可是至少可以做到保持身體健康。請記住咱們在馬拉巴前線的弟兄們!水上堡壘上的水兵們!想一想,他們得經受什麽艱苦的考驗。現在再來一次。好多了,同志,好多了,”她看到溫斯頓猛的向前彎下腰來,膝蓋挺直不屈,終於碰到了腳趾,就鼓勵地說。這是他多年來的第一次。

溫斯頓不自覺地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把聽寫器拉了過來,吹掉話筒上的塵土,戴上了眼鏡。即使電幕近在旁邊,也阻止不了他在每天開始工作的時候嘆這口氣。接著他把已經從辦公桌右邊氣力輸送管中送出來的四小卷紙打了開來,夾在一起。

在他的小辦公室的墻上有三個口子。聽寫器右邊的一個小口是送書面指示的氣力輸送管;左邊大一些的口子是送報紙的;旁邊墻上溫斯頓伸手可及的地方有一個橢圓形的大口子,上面蒙著鐵絲網,這是供處理廢紙用的。整個大樓里到處都有這樣的口子,為數成千上萬,不僅每間屋子里都有,而且每條過道上相隔不遠就有一個。這種口子外號叫忘懷洞。這樣叫不無理由。凡是你想起有什麽文件應該銷毀,甚至你看到什麽地方有一張廢紙的時候,你就會順手掀起近旁忘懷洞的蓋子,把那文件或廢紙丟進去,讓一股暖和的氣流把它吹卷到大樓下面不知什麽地方的大鍋爐中去燒掉。

溫斯頓看了一下他打開的四張紙條。每張紙條上都寫著一兩行字的指示,用的是部里內部使用的縮寫——不完全是新話,不過大部分是新話的辭匯構成的。它們是:

泰晤士報17。3。84老大講話誤報非洲核正

泰晤士報19。12。83預測三年計劃83年四季度排錯核正近期

泰晤士報14。2。84富部誤引巧克力核正

泰晤士報3。12。83報道老大命令雙加不好提到非人全部重寫存檔前上交

溫斯頓把第四項指示放在一旁,心中有一種隱隱的得意感覺。這是一件很複雜、負責的工作,最好放到最後處理。

其它三件都是例行公事,盡管第二件可能需要查閱一系列數字,有些枯燥單調。

Views: 5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