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幕上馬上發出一聲震耳的怒吼。沒有下巴頦兒的人嚇了一跳。骷髏頭的人馬上把手放到身後去,好像要向全世界表示他不要那禮物。

 

“本姆斯特德,”電幕上的聲音咆哮道。“2713號本姆斯特德!把那塊麵包撂在地上!”

 

沒有下巴頦兒的人把那塊麵包撂在地上。

 

“站在原地別動,”那聲音說。“面對著門。不許動!”

 

沒有下巴頦兒的人遵命不動,他的鼓鼓的面頰無法控制地哆嗦起來。門砰的打開了。年輕的軍官進來以後,閃開一旁,後面進來一個矮壯的警衛,胳膊粗壯,孔武有力。他站在沒有下巴頦兒的人面前,等那軍官一使眼色,就用全身的力量猛的一拳打在沒有下巴頦兒的人的嘴上,用力之猛,幾乎使他離地而起。他的身體倒到牢房另一頭去,掉在便盆的底座前。他躺在那里好像嚇呆了一樣,烏血從嘴巴和鼻子中流了出來。他有點不自覺地發出了一陣十分輕微的呻吟聲。

 

接著他翻過身去,雙手雙膝著地,搖搖晃晃地要想站起來。

 

在鮮血和口水中,他的嘴里掉出來打成兩半的一排假牙。

 

犯人們都一動不動地坐著,雙手交疊在膝上。沒有下巴頦兒的人爬回到他原來的地方。他的臉有一邊的下面開始發青。他的嘴巴腫得像一片櫻桃色的沒有形狀的肉塊,中間有一個黑洞。血一滴一滴地流到他胸前工作服上。他的灰色的眼睛仍舊轉來轉去看著別人的臉,比以前更加惶恐了,好像他要弄清楚,他受到這樣侮辱別人到底怎樣瞧不起他。

 

門打開了。那個軍官略一動手,指著那個骷髏頭的人。

 

“101號房,”他說。

 

溫斯頓身旁有人倒吸一口氣。那個骷髏頭的人一頭栽到地上,跪在上面,雙手握緊。

 

“同志!首長!”他叫道。“你不用把我帶到那里去!我不是已經把什麽都告訴你了嗎?你還想知道什麽?我沒有什麽不願招供的,沒有什麽!你只用告訴我是什麽,我都馬上招供。你寫下來,我就簽字——什麽都行!可不要帶我到101號房去!”

 

“101號房,”那軍官說。

 

那個人的臉本已發白,這時已變成溫斯頓不相信會有的顏色,肯定無疑地是一層綠色。

 

“你怎麽對待我都行!”他叫道。“你已經餓了我好幾個星期了。把我餓到頭,讓我死吧。槍斃我。吊死我。判我二十五年。你們還有什麽人要我招供的嗎?只要說是誰,我就把你們要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們。我不管他是誰,也不管你們要怎樣對待他。我有妻子和三個孩子。最大的還不到六歲。你可以把他們全都帶來,在我面前把他們喉管割斷,我一定站在這里看著。可是千萬別把我帶到101號房去!”

 

“101號房,”那軍官說。

 

那個人焦急地一個個看著周圍的其他犯人,仿佛有個主意,要把別人來當他的替死鬼。他的眼光落到了那個沒有下巴頦兒的人被打爛了的臉。他猛地舉起了他的瘦骨嶙峋的胳膊。

 

“你們應該帶他去,不應該帶我去!”他叫道。“你們可沒有聽到他們打爛了他的臉以後他說些什麽。只要給我一個機會,我就可以把他說的話全部告訴你。反黨的是他,不是我。”警衛走上前一步。那個人的嗓門提高到尖叫的程度。

 

“你們可沒有叫到他!”他又說,“電幕出了毛病。你們要的是他,不是我,快把他帶定!”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