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塔·米勒《鏡中惡魔》我們的心仍舊戰栗(16)

那位在蘋果樹下憤怒開罵的老婦人指的不是一個尋求避難者,她指的是所有尋求避難者。她怎麽能指一個人呢,那個小偷她又沒看見。她知道一個尋求避難者是沒有房子、沒有屋頂、沒有果樹的,因而他要她那破舊的木梯子是派不上任何用場的。但這並不妨礙她死守著自己的偏見。

這位本地人的指責和誹謗是籠統的,她知道她可以這麽做,因為她不需要為自己所說的提供證據。如果有一個陌生人偷了東西,那麽她就希望所有的陌生人都能從這個村子以及這個國家的所有地方消失。她只是很多人中的一份子,她的所作所為在這一帶屢見不鮮。只要有機會,她天天都誹謗陌生人。她更換談話對象,但談話主題永遠不變。這能讓她和她那個小村子保持活力。


這種帶著仇恨的活力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情。共同的敵人形象從來不需要予以更正,因為敵人的所有特征都是杜撰的。通過共同的敵人形象使參與談話的人得到認同,而且他們還無須承擔任何責任。這能讓人上癮。對外國人的仇恨就變成了社會輿論。這種仇恨能讓人產生一種同仇敵愾的感覺,這一感覺很重要,因為在所有其他領域人際關係中充滿了妒忌、陰謀和競爭。誰要是不加入這種統一戰線就值得懷疑,就會被社區問及理由。

三年前我還說過:這樣做的人是一些“老納粹份子”。他們口出狂言的情況會越來越少,更多的時候他們得沈默,因為他們周圍的人不會接受他們的觀點,他們只是一些臭味相投的人聚在一起。三年前我還這樣說過。三年前我還沒有料到,充滿仇恨的話可以多麽快地傳播,優越感思想可以多麽迅速地重新傳佈,怯懦可以多麽天衣無縫地以能應付生活的面貌出現。我更沒有料到的是:優越感思想能以多快的速度俘獲青年人,因為它可以一氣呵成地把自我憐憫與傲慢自大連接起來。


我知道存在著“霍夫曼半軍事自訓小組”和其他一些每天到處亂闖的新納粹小組。我也知道共和黨和人民聯盟在大選中得到的選票越來越多。我不相信在柏林、普福爾茨海姆、斯圖加特或別的地方有什麽“搗亂選民”。盡管如此,我想這些煽風點火的人所說的話恰恰讓他們露出了自己的馬腳。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