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14)

F2 雨中的馬(節選) 作者:陳東東

雨中的馬也註定要奔出我的記憶

像樂器在手中

像木芙蓉開放在溫馨的夜晚

走廊盡頭

我穩坐有如雨下了一天

 

我穩坐有如雨下了一夜

雨中的馬。雨中的馬也註定要奔出我記憶

我拿過樂器

順手奏出了想唱的歌 

 

冥思內聚的"我",心靈沈澱的至無依傍處,馬的蹄音自盡頭奔入,穿過雨聲,穿過花開的聲音,而復奔出記憶之門。全詩的音色和諧,無一絲雜音,韻律婉轉細致無有間隙。這是完全立定於內心的詩,它的場景與現象無涉。無有憑藉自我指涉的詩相當難以進入,以展到極端,就會出現象顧城那樣的作品。顧城的詩是一種完全內控的形態,世界之於他是微不足道的,像個從犯,《頌歌世界》時期就有這個味道。

自選集《海籃》中有二首詩標明日期是1989年7月,推測是有關六月事件的反應,是對這件事最怪異的一種抒情,典型顧城式的:"吃飽了/好/都出門去 好幾百/果子掉了好幾回/你父母不再請客/個"(節選)。語調聽起來好象是小孩太吵了,通通被轟出門。意思點到了,也很傳神,但毫無依傍,像是一個遊魂自言自語,題目況且叫做《茶葉》,另一首標題《詩經》:"小韭菜館里/放好坐位/人來了沒有/看好了沒有/丟東西沒有/回去看看//人都沒了"(節選)。這種混沌形質沒有文本意識的作品,保留了人類意識很神秘的原貌。當然人確然是有形質的,意念飄浮在空中居所斷非長久之計,但顧城詩篇自我指涉的深度確實開啟了一扇窺探人類靈魂的秘密窗牖。《禮拜》寫於1989年9月:

 

F3 禮拜 作者:顧城

下雨

血流得好快

 

隔壁蓋屋子

蓋了拆

 

他看鳥走路

看鳥打招呼

 

別人看他

有一個火藥的黑洞

 

語言功能最怕被簡約為概念傳輸,詩歌的意識形態化就是由此借屍還魂,先鋒詩歌中有難以計數的此類文本,詩變成信息傳真的工具,更多的是信息失真。主要問題是信息的質性限定了它的運動軌跡,概念的本質要求語義明晰,語意空間被框住,詩意空間當然無法有效成型,詩的語言應該是一種信息增值的語言。

而詩歌語言又當如何安立?在自我指涉和現象探索之間維系巧妙的張力,情感負載和意義探索期以平衡,顯隱自然、虛實相涉,這是詩歌藝術的永恒命題。語言功能主要是由語言觀所決定,操縱語言者的身份、企圖決定詩歌語言的輻射範疇與探索層級。先鋒詩歌大面積的意識宣告必須回歸社會特征和語言意識,有待更進一步思判。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