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2)

“噢,是的,我忘記那個了。”她又問道,“你發誓說要告訴我時他說什麼?”

“他笑著說,‘她不會為那事操心的’。”

“她確實不會。”弗蘭西斯嗤之以鼻道。

兩人都不作聲了。原野上長著枯萎的頭莖淡黃的薊花,一堆一堆沈默的黑莓,棕色外皮的荊豆在陽光的照耀下給人以夢幻般的感覺。小河對面綿延著的是廣大的農業區:白色方塊的大麥地,棕色方塊的小麥地,一小塊一小塊的牧場,紅色狹長的休耕地,襯得幽暗的林地和小村莊有如裝飾品。這些地延伸到遠方的群山之中,方塊也變得越來越小,融進了微黑的發熱的煙霧中。遠處只有白色方塊的大麥地清晰可見。

“嘿,這里有個兔子洞!”安妮突然叫道,“我們在這兒等著看一個出來好嗎?你用不著動的。”

於是,兩個姑娘一動不動地坐著,弗蘭西斯盯著她周圍的物體,它們帶著奇怪、不友好的神情看著她們:紫莖上沈甸甸的微微帶綠的接骨木果實;叢生的野生蘋果樹上掛著閃閃發亮的略微泛黃的酸蘋果;櫻草花干枯、無生氣的葉子平平地躺在樹籬下邊。所有這一切看上去都對她產生奇異的感覺。這時她眼睛注意到有東西在動。一隻鼴鼠悄沒聲地在溫暖的紅壤上活動著,鼻子嗅著,東跑跑,西顛顛,黑乎乎地像個影子,四處竄著,輕快而無聲息,像個享受生活之樂的幽靈。弗蘭西斯吃了一驚,出於習慣,她會要求安妮殺死這個小動物。可是,今天她的情緒太不好了。她看見這小畜生晃晃悠悠地跑著,用鼻子使勁聞著,接觸著物體,以發現它們。小東西在陽光和熱氣中活蹦亂跳地跑著,入迷地感受著怪模怪樣的物體撫摸它的肚皮和鼻子。她對這小動物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憐憫。

“哎,弗蘭,這兒,一隻鼴鼠!”

安妮站起身,站著看這隻黝黑的、毫無警覺的畜生。弗蘭西斯焦慮地皺著眉。

“它不會跑開,對吧?”小姑娘輕輕地說。然後她偷偷地走近那小動物。鼴鼠亂摸亂撞地跑開了。片刻間安妮就追上了它,腳輕輕地把它踩住。弗蘭西斯看見小動物在安妮的靴子底下挣扎,這小畜生粉紅色的爪子在挣扎滑動,它的尖鼻子在扭曲抽搐。

“它真能掙扎!”健壯的女孩說,皺著眉頭看著這讓人恐懼的一幕。然後她彎下腰去看她的獵物。弗蘭西斯現在可以看見,露在靴底外邊的挣扎不定的柔軟的肩膀,令人憐憫的臉盲目地轉來轉去,瘋狂地劃動著平平的粉色的爪子。

“把這東西殺了。”她說著,別過臉去。

“噢——我不,”安妮笑著說,退縮著。“要是你願意,你可以來。”

“我不喜歡。”弗蘭西斯故作鎮靜地說。

幾次努力之後,安妮抓住這小動物的頸背,成功地把它拿起來。小東西昂著頭,使勁左右搖動著它長長的面部。嘴巴大張著,成為一個奇怪的長方形狀,邊上露出小小的粉紅色的牙齒。它盲目瘋狂的嘴在豁裂著,扭曲著。它的身體,沈重而笨拙,幾乎不動地懸垂著。

“真是個伶俐的小東西。”安妮一邊瞧著它說,一邊擺著身子,避免被小東西咬到了。

“你準備拿它怎麼辦?”弗蘭西斯尖刻地問道。

“得把它弄死——瞧它搞的破壞。我要把它拿回家,讓爸爸或別人殺死。我不想放走它。”

Views: 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