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潮·哪咤鬧海”與中國人的俄狄浦斯情結(12)

《淮南子·地形訓》:“正土之氣,禦乎埃天。埃天五百歲生缺,缺五百歲生黃埃,黃埃五百歲生黃澒,黃澒五百歲生黃金,黃金千歲生黃龍,黃龍入藏生黃泉。黃泉之埃,上為黃雲。陰陽相迫為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黃海。“龍的變化性體現在本身是千變萬化的,並無固定模式,固定形態、固定形象。

許慎在《說文解字》中,對龍概括為“八能”;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能潛能飛。對龍的變易無窮的本質特征,講得最透底、最充分的首推晚年孔子《易傳》,特別是新發現的帛書易傳。在帛書易傳《二三子》的一開頭,孔夫子一連三次講了“龍大矣”,作為龍德的顯著特征,實質上是逐層深入地闡發了“龍變易無窮”的基本觀念。二是六位時成,待機而動。中國的“龍之易”有二重性:龍既是變易無窮的,又有變化有道的;龍的變化之道與時機、機遇是緊密聯系的。


乾卦,就蘊涵著這種六位時成,因時而動的觀念萌芽:孔子晚年《易傳》發揮了龍須“待時而動”、“見機而作”的思想。他借解釋《周易》古經,發揮了龍要“待時而動”的思想:“易曰:‘公用射隼於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何不利之有?動而不括,是以出而有獲,語成器而動者也。”陰陽交合這種形式的證據是《周易》古經六十四卦,最重要的頭兩卦,就是乾、坤二卦。乾卦六爻皆陽,取象於龍。坤卦六爻皆陰,其中最後的卦象為:“上六,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晚年孔子《易傳·文言》,則依據“一陰一陽之謂道”、陰陽交合、對立統一的觀點,來進一步解釋“龍戰於野”的思想深蘊:“陰疑於陽必戰,為其嫌於無陽也,故稱龍焉。猶未離其類也,故稱‘血’焉。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這種陰陽交合的中國式辯證法,在中國龍文化中,有三種獨具特色的表現形式:“蒼龍白虎”、 “陰陽交龍”、“龍鳳呈祥”。


Andre Green曾總結過近來的對俄狄浦斯情結的觀念是,[23]俄狄浦斯有正性和負性兩面,這起源於孩子體現出的“雙性化”趨勢,“也就是說,男孩子不僅僅對父親有矛盾的態度,對母親有愛欲的客體選擇,且同時他也像女孩般行事,顯出對父親的有愛欲的女性態度,並有相應的對母親的嫉妒和敵意的態度。我認為,這種雙性化趨勢可以看作是一種兒童適應行為,而可能是以後成熟的自我的始基,而平息超我和本我,調節外界於自身的衝突,恰是自我的功能。


天人合一、陰陽交合、變易都是自我功能的體現,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超越的意義。“哪咤鬧海”提示出了一種俄狄浦斯情結解決的方法:追求超越。文化在西方俄狄浦斯情結同樣有重要的角色,《俄狄浦斯王》中,主角的命運都是用“神喻”決定的,預言者、第比斯的人民承擔了文化的角色。


拉康著 褚孝良譯,《拉康選集》:男根的意義,上海:三聯書店,2001年,第一版,592

茍波,道教與神魔小說,成都:巴蜀書社,1999,第一版,266-276

弗洛伊德著 劉平譯 列奧納多·達·芬奇和他對童年的一個記憶,見:車文博主編 《弗洛伊德文集》第二卷 長春出版社,472

利德、格羅夫斯著 張君厚譯,拉康,北京:外語科學與研究出版社,1999,85-93

Andre Green, Orestes and Oedipus. Int. R. Psycho-Anal. 1975,2:355-364 (IRP)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