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1)第八章

第八章·父親的叮嚀

 

父親住院留醫觀察 

據父親指出,我們三兄妹當年寄養在堂姐家處,其實是一項人生絕望的安排,因為醫生已經診斷,指父親所患的是,末期肺癆病絕症,並說他只剩下短短的一個月生命;醫生也指出,既使在醫院治療,也只有盼望奇蹟的出現而已。 

今日回想起這段生死別,在我這邊廂,因為年紀小,只知道身邊缺少了父愛那麼簡單,但父親那邊廂,恰恰相反,他心中的悲痛,他的絕望,還有想起那我們這一群無依無靠的年幼孩子。。。這一切,又有誰能夠了解他呢?

 

我在小學時,還看過父親在醫院留醫時,以藍色原子筆,書寫在一本練習簿的數篇書信和文章,那些書信和文章,其中大部份是為我而寫,一些則是思念中國家鄉親人的書信,特別是給我寫的信,他那句句是父愛的真情,行行是勉語,段段是。。。寄語,篇篇是淚水,至今難能忘懷,如“仁青吾兒”,“書中自有黃金屋”,“你要勇敢的站起來”,以及“父親走後,你們只在墓前上三支香,這樣,在天有靈的父親也就心安,並且會為你們永遠永遠的護航,直到你們長大成人。。。”的訣別遺書。 

不知是否上蒼顯靈保佑,抑是父親的求生意志力強,父親終於在渡過了危險期後,又將我們從瑞嬌堂姐處接回家里去;自從上了這一節“家變”生活的開始,我不只深深的體會到家的溫暖,父親的重要性,以及兄妹的親情,更重要的是,它已悄悄的把我的意志力和思維力的力度,推向更高的層次。。。為了父親,即使是最艱難的一刻,我都必須要抱著,更加堅強的意志力,為了自立,我必須要站起來,並勇往直前。

 

由於我們三兄妹年紀還小之故,以致父親早前在“斗磨場”(Tamu)意即“集市”進行小買賣的生意,也隨著母親的離開後結束了,進而開始從事花生糖製作的家庭小生意,而我也在那個時期,開始以獨立性的進行花生糖包裝工作,而這些工作,雖然無須受到風吹雨打之苦,但是卻是一項毅力的考驗,因為為數三四百小包包的花生糖包裝工作,是要花上至少三個小時以上的時間,而且也必須不停的工作,才能完成。 

在花生糖包裝工作的磨練下,顯然它已經把我,鍛鍊成為一個不折不饒的小男孩,即使是再窮,再苦,再悽涼,我依然能夠坦然地接受,因為我堅信,像這樣的淒涼生活,將會隨著我年紀的增長而消失。

 

沒有喜悅,只有憂慮

 

俗語說:“窮則變,變則通”,可是事與愿違,因為事實就是事實,即使我是多麼的努力,多麼的專心,去做我的花生糖包裝的工作,但是其回酬,卻微不足道,況且也沒有什麼訂單,在七日三工半的情況下,不要說賺錢,連一日三餐也成了問題。 

有一次,到了中午時分,還不見父親做飯,只見父親在鍋子,煎了幾片呈淺黃色的麵粉薄餅片,端上桌子,一人兩片;談到父親所煎的麵粉薄餅片,由於沒有其他用料,只是加少許的糖,吃起來,不甜又不香,味同爵臘般,但是無奈,肚子已經飢餓,況且我們也沒有其他的選擇,唯有乖乖的,勉強的將之吃完充飢。

 

再說,父親為了節省米糧,他每每在燒飯時,必定是米參蕃薯,因此,每當開飯時,碟上所盛裝的,只見蕃薯不見飯,再加上一人一粒煎雞蛋,或是一兩片的咸魚,又或是南乳煮白豆腐,就這麼簡單的一餐。

雖然如此,但所幸我們三兄妹,並沒有因為簡單的食物,而染上疾病;此外,我們也不曾埋怨過父親半句話,畢竟這并不是父親想要的。

 

我的童年,的確猶如生活在一個驚濤駭浪的大海中,起起伏伏,沒有喜悅,只有憂慮,更糟的是,我二年級九歲的那一年年中時分,卻發生了一連串,使我終身難忘的創傷,而且是一波比一波更加沉痛,更加悽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知折磨了我多少時日的童年,也不知流下了多少的辛酸淚。 

一陣兇猛的雷雨聲,划破了平靜的天空又是一個下午,一陣兇猛的雷雨聲,突然划破了平靜的天空,一道可怕的閃光,仿拂就在我家門前掠過,接下來,大如黃豆粒般的雨水傾盆而下,外面的雷聲,此起彼落,窗外的雨下得很凶,天茫茫,地沉沉,早已經把我們三兄妹,嚇得魂飛魄散,三人在父親的麻布床上,抱頭痛哭得團團轉,呼喚父親的聲淚,句句是那麼的殷切,聲聲是那麼的悽慘,這一幕沒有父親的大雨天,教我如何能夠忘記呢?

 

在這個非常時期,唯一在身邊陪伴著我們的,就是我家飼養的狗狗和一只小花貓,牠們彷彿知道什麼似的,一直在父親床邊,徘徊陪伴著我們;說實話,在呼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時刻,牠們的存在,的確給了我們,很大的安全感和溫馨感。

我不知道,這邊廂,我們究竟嚎哭了多久時間,但父親那邊廂,何嘗沒有這個第六感呢?他的焦急和憂心,他的悲哀和無奈,卻在同一個時間,浮現在他的面前,而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一切最後的安頓和最壞的安排。

 

就在這個時刻,開門聲突然嚮起,父親的影子,就在我們面前,父親回來了,是多麼高興的一件事呢!我們三兄妹的淚聲,也隨著父親的回來而收聲了。 

這時只見父親把雨傘合下,然後將之置放在大門的一旁,他轉過身後,並以沙啞的聲音,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 

“看看上蒼是否有眼,給爸爸長多幾年命”

 

“阿妹。。。(父親對我們常用的通稱)你們不要再哭了。。。明天一早,我把你們送去李幹伯的家。。。爸爸的病很嚴重,很可能再見不到你們了。。。醫生說,爸爸明天必定要進醫院治療,否則就沒命。。。看看上蒼是否有眼,給爸爸長多幾年命。。。把你們帶大一點。” 

我們三兄妹的心情,還沒得急平伏下來,外面的雨,仍然下得很兇,一道晴天霹靂的話,突然從父親口中,全盤托出,我根本無法相信我的耳朵。。。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父親的聲音,突然卡著了,很久。只見他手裡拿著一支煙草,吸著吸著,又用手帕抹去臉上淚水後,他耳提面命的對我說道: 

“仁青,你是最大的,當你在別人家時,你必定要乖乖聽人家的話,人家吩咐你做的工作,你不要等,你即刻去做,不要讓人家講你。。。明白嗎? ”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