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父親聲音突然中斷,只見父親很無奈的,吸了一口煙後,又搖頭嘆息,停了一陣子,他又開始說了: 

凡事自己吃虧一點

 

“阿妹。。。你千萬不要跟人家孩子鬥氣或打架,凡事自己吃虧一點,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們住在人家的地方,要靠人家吃飯,明白嗎?。。。是了,吃飯的時候,你們不可以先吃,必定要主人家叫你們吃,你們才好吃,而且在吃飯前,必定要稱呼主人家,同時,在吃飯時,不可以菜多飯少。。。吃飽飯後,你必定要動手洗碗碟,你們的衣服,你們自己洗。。。” 

父親說到這里時,他的呼吸開始急促了,之後,又傳來父親那,上氣不接下氣的咳嗽聲,很辛苦,很久,當他心情比較平靜時,父親又繼續的說下去 : 

“阿妹,你在人家的家住,千萬不要亂跑亂走,也不要跟其他的朋友玩在一起,還有你的兩個妹妹,你要好好照顧她們,不要讓她們亂跑亂走,或是哭哭啼啼。。。”

 

沒有明天

 

父親的這番話,充滿著的,盡是一絲絲的血與淚,一股股的愛與恨,一句句的是生離死別的話題。這些“沒有明天”的話題,我除了以淚水洗臉外,也只有忍著痛苦,接受這一切的命運安排。 

在這個時候,我顯然已經意識到,父親與我們在一起的快樂日子,已快到了盡頭,過了今晚,我們和父親就要分隔兩地,想到這里,一陣空虛,寂寞,無奈的心情,一時湧上我的心頭,我開始在徬徨,無奈。。。流下滴滴的眼淚。。。好久。。好久。

 

天已黑了,但是門外還是下著很凶的雨,彷彿今夜的雨,也是為我們的不幸而來的;我潛識到,從這一刻開始,我必須珍惜每一秒鐘,因為明天,是另外一個天地,一個我不曾預料到的新環境,但這一切,已經是一個事實,也是我必須要提起最大的勇氣。。。並面對這一切的到來。 

父親吸著煙,好像有很多心中話要對我說似的,而我也形影不離的,跟隨著父親的腳步,為的是要把父親的每一句話,全都聽進耳朵里去。

 

我在火爐旁,看著父親燒飯,不知怎的,今晚的火,也特別的弱,只見父親一邊咳嗽,一邊很用力的吹,好一陣子,火勢才強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父親對我說了這樣的一番話: 

“阿妹,爸爸這次進醫院,不知有沒有命再回來看你們。。。因為爸爸今天去看過醫生,由于病情非常危急,醫生要我必須即刻進院。。。醫生還說,爸爸在世不久了,最多可以維持到兩個至三個星期。”

 

我整個人給傻了,愕了,也呆了,我好像迷失了方向的小羊,在一片荒野中,驚恐和焦慮的自我摸索。。。 

“。。。最慘的,就是丟下了你們” 

這時,父親又繼續的說下去: 

“爸爸如果現在走了,最慘的,就是丟下了你們。。。你們年紀輕輕的,就無爹無娘。。。爸爸再也看不到你們長大,也不知你們將來變成怎麼樣子。。。爸爸真的對不起你們,讓你們年紀輕輕的。。。受盡這麼多的苦難和折磨。。。如果上蒼再給我長多五年命。。。把你們帶大一點,我也心甘情願了。。。”

 

突然,一道強烈的閃光,挾著一陣巨嚮的雷聲,不只震動了這個破爛不堪的家,也打斷了我的思維。。。不久,雨水漸漸的細小了,慢慢的也就停了。

 

我仍然是低著頭兒,開始流著眼淚,父親的每一句話,我很用心的,一句一句的聽下去,而且也一句一句的,把它全部都記在我腦海里,心亂如麻的我,即使心中有很多的話要說出來,但是我卻無從說起,良久,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口,也許在那個時刻,以無聲勝有聲,不只能夠壓抑父親的悲痛,而且也讓父親知道,他今天這個只有九歲大的兒子,是一個不會讓他失望的孩子。

 

生離死別,是人生絕對不能避免的環節,但是如果死的不合時宜,不只讓死的人,留下千古恨,也讓在世的死者至親,陷入一個黑暗時代。 

在這個時候,我唯有以沉重的心情,迎接一個未知數的明天,我實在想得太多,也想的太遠了。。。

 

絕望的父親,其實也跟我一樣,畢竟我們一家四口,同是在一條穿了一個小洞的破船中,在驚濤駭浪的大海,漂呀漂的。。。雖然如此,但是父親在萬念具灰的時刻,還是對孩子們的將來,抱著一線的希望。 

父親吸了一口煙後,並以親切的口吻對我說: 

“阿妹,記住爸爸常常對你說的那句話,(書中自有黃金屋),如果你沒有書讀,你也必須常常拿書來看,報紙,雜誌,什麼書都好,還有,還要常常練習寫字,只有這樣,你才不會忘記那些字。。。還有自己的祖宗。。。”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每一個父母親對子女的同一個期望,同一個夢想,即使父母親沒有能力完成它,但是也會把這個期望,寄託在孩子身上,希望這個夢想,成為一個事實,為家族爭光,在族群傳承,在華社發揚,在區域伸延。 

我的父親,在絕望中所講述的每一件事,其實就是一種交代,而我作為他的長子,很自然的成為父親的唯一傳承者,因此,雖然事隔五十多年後,但是我仍然記得一清二楚,而且歷歷在目。

 

最後的晚餐

 

記得當晚的飯菜,只是幾塊豆腐,以及一人一粒煎雞蛋,在吃飯時,父親仍然與平常一樣,很用心的挾菜給我們吃,以及為我們添飯,也許父親想起,這是他與孩子們的“最後的晚餐”之故,一時悲從中來,結果連一碟飯也沒法吃完,換來的,卻是那段段別離的情思,斷斷續續的從他口中,全盤脫出,既憂傷,又千萬個無奈的哀怨。 

他又卷了一條煙草,吸了一口煙後說: 

“阿妹,今晚我們一齊吃飯,明天我們就分開。。。我不知道。。。你們以後怎樣。。。爸爸可能再也看不到你們。。。”,說到這里,心中的悲痛油然而生,他的聲音開始抖震著,接著,只見父親在咳嗽,而且咳得很痛苦。

 

吃過晚飯後,我於是協助父親,進行收拾家里的物件;說實在話,家貧如洗的家,也沒有什麼值得去收拾的東西,最為值錢的,莫過於雞舍里的十多只雞,飯鍋器具和一些碗碟罷了;至於衣服方面,都是人家送來的舊衣服,兩個紙袋已經足夠有餘,再加上一張補了又補的被單,因此,所要搬遷的物件,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父親給交代的工作使命,可說是一籮籮的,即使在夜深睡覺前,他也不忘,情牽萬里的祖國故鄉的至親。

 

“你們可不要忘記,在中國的故鄉,你們還有一位婆婆,兩位伯伯。。。文華伯和秀華伯,你們的堂哥。。。慶良哥和詠青哥。。。你們也不要忘記故鄉的名稱。。。記著。。。廣東省,惠陽嶺南壩山口,三棟村,我在記事簿寫得清清楚楚。。。將來有一天,如果你們有機會的話,你們可以照著這個地址,回去看看他們。。。”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