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10)

C3 事件:停電(節選) 作者:于堅

在我們一生中 停電是經常遭遇的事件之一

保險絲上的小啞劇 發電廠的關節炎 合法的強奸和暴力

光明的斷頭機 我們對之習以為常 泰然處之

當它突然逮捕了所有光 世界在黑暗中

我們毫不緊張 聲色不動照常學習和生活

(中略)

冰塊冰箱里 衣服衣架上 水在水管里 時間鐘殼後面

柔軟的是布 鋒利的是水果刀 碰響的是聲音 癢癢的是皮膚

床單是潔白的 墨水是黑色的 繩子細長 血 液狀

(中略)

不在的只是那頭狼 那頭站在掛歷上八月份的公狼

它在停電的一剎那遁入黑暗中 我看不見它

我無法斷定它是否還在那層紙上 有幾秒鐘

我感覺到那片平面的黑暗中 這家夥在呼吸諦聽 

 

略掉前後看中段,會誤以為是後現代手法的語言遊戲,把語詞當積木堆積。不!于堅的類型詩主要手法是視點宏觀,如"逮捕所有光"、"這家夥在呼吸諦聽",而現象掃描改用語言微觀的手法,也就是用放大鏡來清洗語言上的汙塵,語詞具備洗凈效果,摒棄人為造作和心態上的扭曲。從另一個角度來思維,如果把已經被普遍情緒化和意識形態化的語言視為框架中心,于堅這種風格是向邊緣滑動的語言變體,雖然它明明白白是根源於現實語言,這是日常口語的另類處理,被壓縮捏塑的不是語詞而是語言觀。這個方向值得進行研究深化。 

 

D1 旗語第五首(節選)

作者:李亞偉

詩人占據文字,形成偏安,又騎馬治天下

使人民由清一色的服飾到全體戎裝,由欠收到飲食單一

 

愛比恨後發芽,比棗樹先結果且紅透了臉和決心書

這是強烈要求自殺的身子用她的內心看到了我

那秋天的遠境中縱馬的男人,使她甘心被占領

請求用一顆心來消滅

而我已從對她的崇拜發展成為奴隸

騎著馬朝奴隸社會而去 

 

D1類型的詩先不提懂或不懂,它首先造成語言的新韻律,一種對語言規則的重新想像。語體學有個說法:"要突破語法規則要先掌握它"。上引詩段其實仍從規律中來,只是逐步偏離而已。這首詩的首句是這樣的:"我心比天高,文章比師妹漂亮",心可以比天高,當然文章可以比師妹漂亮,句構相同,但可不是我的文章比師妹的文章漂亮。"文章"是本體,"師妹"是喻體,"師妹"想當然爾是美麗的,文章比師妹是喻擬文章絕美之意,這是語言的偏離性用法。"詩人占據文字,形成偏安"類同,都是在現實的規範中尋找突破規則的可行性,變扭了語言規範,擴延語言的想像空間。若把文學語言和現實語言分作兩極,本詩的語言類型是傾向文學語言。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