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之巨人

嗓門巨大,語言巨粗,素質巨低,能力巨差——這大抵就是喇叭嘴的全部定義。

有喇叭嘴之癖者大多是生性傲慢、目中無人的狂虐之輩。他們不分人前人後更不管事情輕重地大聲說話,甚至喊話。他們一瞪眼或一跺腳,周圍的空氣都會頓時緊張,因為在他的喇叭開喊前,誰也不知道誰會不幸地成為他那張喜怒無常的“鳥嘴”的羞辱目標。過去人說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大抵也是這種情況,但不完全盡然。“兵”是服從與執行上級命令的角色,一般情況下,“兵”沒有變通與協調余地,只有端著槍朝敵人嚷著“舉起手來”“帶走”之類的機械式吆喝。喇叭嘴不需要帶槍,因為一張大嘴就是最好使的槍;他們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敵人,身邊一切被他看不慣的人隨時隨刻都可能成為他的敵人來訓斥。

大多數喇叭嘴都是嗓門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比如適逢向領導表決心或邀功請賞之類,這種人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還有一種就是臺前的巨人臺後的小人。這種人大多屬一官半職者,有點權力,有點牛氣,但還不能呼風喚雨,喜歡在下屬面前裝大爺,把會議開得轟轟烈烈,大說當前國際國內形勢,大呼數字革命口號,大唱反腐倡廉調子,然而一到臺後,則完全變一張臉,原形畢露,該賄賂的還賄賂,該腐敗的還腐敗。再有一種就是“嗓門就是真理”者。這種人嘴邊壓根兒留不住話,逢話嚷著說才感快意,有鐵人王進喜“石油工人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之氣魄。不錯,“大聲吼”是可以表現說話者的英勇精神、堅強意誌和剛毅決心。就比如比爾·蓋茨的助手巴爾默,成天都像在呼口號一般——一邊喊著話一邊不停地忙碌。如果也把巴爾默比做喇叭嘴的話,那麽以他能把自己“喇叭”成微軟高層中舉足輕重的二號人物這一點,就已經可以說明他所具有的超凡之處。

而我所針砭的喇叭嘴卻遠不是巴爾默這樣充滿智慧的人,而是那些沒什麽真本事,充其量只會通過高分貝嗓音強化自己對他人的威懾、指責、氣怒與宣泄情緒的人。我實在無法從他們身上找到能“吼”出真理的奧秘。就像電影《兩桿大煙槍》中的那些小混混、賭徒、地痞,這號人都不是玩深沈的主兒,什麽話都只會嚷著說,所以不是死到臨頭,就都口若懸河,唾沫飛濺,喋喋不休,誇誇其談,東拉西扯,無邊無岸,但若是真叫他們談些事理,則無一不是言之無物、呆若木雞。

我對喇叭嘴有一種本能的反感,那倒不是因為我聽不慣那種用“高音喇叭”說話的人,而是我從知事以來就經歷了太多自上而下地光呼口號、不幹實事的虛假現象。我知道在泯滅人類本性的“要鬥私批修”的口號下,讓多少人學會了怎樣假公濟私;我知道在一場場“畝產千斤”的誓師大會後面,有多少農民交完公糧卻要以陳糠爛谷充饑而發愁;我還知道“大煉鋼鐵”的“大躍進”熔爐裏,化掉的是多少人為完成非理性指標被迫砸掉花錢買來的好鍋好盆;我更知道“全民皆兵”的“深挖洞、廣積糧”的大動員,給多少現代化基礎建設埋下了坍塌的隱患……

中國的歷史經歷了太多的陣痛,而太多的陣痛都是由某種非理性的精神支起的“大喇叭”所釀成。時至今日,這種“大喇叭”遺風在某些領域不但未褪盡,而且客觀上還助長了不良的社會風氣。比如“掃黃打非”打到現在,正版圖書音像出版物反蛻化成市場的驚弓之鳥;比如各級政府天天都在倡導“社會誠信”,而老百姓的自行車天天都在成批地丟失。

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喊口號本身並沒有什麽不對,不對的是許久以來一直沿續著只重喊口號而不重實效的執行力。執行力軟弱業已成為中國現代許多管理部門的雞肋,在這雞肋上端,又有層出不窮的“喇叭式口號”與“口號式喇叭”欲蓋彌彰著虛假的政績光環,無怪乎有多少人早已習慣了連“實事求是”四個字都敢只當一種口號——只吹喇叭不付諸行動了。

喇叭嘴大多以他人的不快為自己的快感,操守德行俱下,故堪稱最難管的十二大壞嘴之最後一大壞嘴也!

以上所論及的十二種最難管的壞嘴,實為當今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嘴病”的縮影。其實,十二大壞嘴的“提名”“排位”並未把社會上的所有壞嘴“一文搜盡”。現實生活中,同樣犯眾人之怒的壞嘴依然很多。比如說的話比唱的還要好聽的鈴聲嘴,比如在人前毫無神秘可言的漏勺嘴,比如信奉公孫龍“白馬非馬論”的詭辯嘴,比如靠罵街吃飯的磚頭嘴,比如玩世不恭的侃爺嘴,比如請君入甕的釣魚嘴……凡此種種,不一而足。這些“病嘴”不管壞的程度如何,誰也不能否認的是:它們或多或少地對人際關系的正常溝通所起的均是負面作用。由於篇幅所限,在此就不贅述,讀者諸君若有興趣以各種形式將這個話題往縱深討論下去的話,那將是我之所望!


官腔官調為哪般

有一句話在中國的民間流傳了很久:當官的和當兵的難是一家人。這句話可以分兩種解釋:一種是“官”與“兵”在權利的享用上不在一個檔次;一種是“官”與“兵”說話的調子不是一路人。然而這還不足以使老百姓“怕官”。老百姓所怕的官大抵也有兩種:一種是吃老百姓拿老百姓還要害老百姓的貪官——這種屢殺不絕屢抓不止的壞官迄今為止還有多少人繼續潛伏在幹部隊伍中。

居於壞官和清官之間,還有一種既算不上壞、也好不到哪裏去的官,而且這種官在當今各級領導層中普遍存在,那就是只有一紙文憑,卻沒有實際管理能力的“官嘴”。“官嘴”讓不讓老百姓害怕?這個問題一時還很難說得清,但有一個答案卻是明擺著:光說不練的“嘴官”在老百姓心目當中是永遠也找不到自己位置的。

每一個官員都有自己的為官之道。比如做官樣文章,這是再輕松不過的為官之道,也是當今“官界”最流行的“明哲保官”之道。官樣文章在老百姓心目當中名聲之臭,我自不必多說,然而還有一樣東西比官樣文章更臭,那就是在老百姓面前不失時宜地耍著官腔官調說話。所謂官腔官調,說到底就是拉著與眾不同的調子講官話,講空話、大話、套話、廢話。這種坐而論道之風小則使許多工作無法真正地落到實處,大則誤國誤民又誤己,乃至錯失某種關鍵的歷史機遇。這種教訓不用我多贅筆,只要讓歷史的車輪倒轉30年、40年,就足已讓所有的現代人膽寒。“歷史的經驗值得註意”:耍著官腔官調說話看似輕松,滿嘴的香氣繚繞,但究其內在實為臭不可聞!

為官者如果只考慮自己而不考慮老百姓,就自然地會使自己的話遊離在官本位意識之中,官腔官調也正是慫恿這種意識膨脹的一種語言載體。其實這類官員未必不知官腔官調會使自己遠離老百姓,甚至會坑害老百姓。官腔依然、官調依舊,是因為他們始終抱定一個想法:反正誤事不誤己——只要不犯大錯誤,絕對符合“此地被免彼地走馬上任”的中國一些官場“遊戲規則”。因此有些官員在老百姓面前裝腔作勢地做幾把“語秀”,就算是把話講到了,“盡責”了;至於能不能落實、誰去落實、怎麽落實,那是下面的事情。更有些高官深諳如何以“官資本”養尊處優、省心省力的哲學,逢得迫不得已下基層時,在動身之前必是先通過電話向基層領導官腔官調一番,基層領導自然心領神會,立馬在最短的時間裏為遮羞避醜巧做安排,讓領導看到一片大好的局面。高官乘奧迪A6款款而來,扯著官腔官調的語式做幾句照本宣科的“指示”,然後匆匆上路,再去下一個同樣玩心眼、耍滑頭“規格”的基層。中國最典型的官員不負責任的假政績現象,大多是由此而出爐的。

還有的官員似乎很重視通過說話來提高自己的形象意識。說話怎麽說呢?把“開會慣性”發揚光大,則是最好的說話機會。因此有“開會癖”的官員管理的團隊,定是會議不斷,他們很善於找事開會,也善於在會上無話找話說,一來對下耍耍官腔、顯顯威風,二來為自己出出風頭、露露水平。殊不知又愛說話,又怕丟烏紗帽,因而所說的話大都是變著法兒?冷飯,既無新意又無主題。然而更勞民傷財的是,這種有“開會癖”的官員動輒想開的會議本來就夠多,若是逢得上頭開了什麽會,更高的領導講了什麽話,則會更理直氣壯地緊密跟隨,接著又是層層開會、層層官腔官調,看似很重視,實際上都在用會議貫徹會議,用官腔官調落實官腔官調。以說代幹“抓落實”,自然是只務虛不務實。但凡官僚作風出於空談,止於實幹。想想看,現如今我們能看到有多少官員能具有焦裕祿實幹的意誌品質呢?

事實證明,官腔官調越多,空話、大話、套話和廢話的含分也越大;喊口號的精力花得越多,意誌品質越麻木不仁。為官者先必自正清廉,在管好官腔官調的嘴的同時,凡事走在老百姓前面,這樣的官才能服眾。如果能力不足,楞以為官腔官調可以僥幸地保己太平,即使國家新出臺的“問責制”或“瀆職罪”不找上門來,總有一天老百姓也會把你給轟下去的。

Views: 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