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April 2016 Archive (9)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10.城破之日

「話說帝釋天和他的三十三天住的見善城坐落在須彌山頂,四面山腰有四大天王,使金斧、銀槍、銅鎚、鐵劍巡遊,而須彌山外圍有七香山、七金山,第七金山外有鹹海,鹹海外又環繞著鐵圍山。在鐵圍山外則是四大洲、八小部州。據《時輪經》載,這個世界即由風、火、水、土和空間五種物質及須彌山和七金山所構成。吐蕃人相信宇宙的創造是一位叫南喀東丹曲格的國王擁有地水火風空五大元素,法師赤傑曲巴把它們收集,放入體內,輕輕哈一口氣,吹起了風,當風以光輪的形式旋轉時便出現火,火的炎熱和風的清涼產生了露珠,在露珠上出現了微粒,微粒被風吹落,堆積成山……」

「據說那是一座攻不破之城?」…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29, 2016 at 3:18p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05.美蘭嬤嬤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27, 2016 at 6:11p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04.殺妻者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19, 2016 at 11:43a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03.洗夢者

有時候你臉上有一種表情,讓我想起我父親過世以前的樣子。有一點朦朧模糊的感覺,好像是拍照時攝影師的手晃了,就像羅賓威廉斯在那部電影裏一樣,一直都是處於失焦狀態。我有一次問我爸爸那種神情是什麼意思,他跟我說那是一個人花太多時間跟其他人類相處才會有的神情。──魯西迪,《憤怒》

不知為何,房間裏的燈都不會亮了。

他清楚地去按那觸碰式開關,開關旁的開關。房間在黑暗中如水銀瀉地一閃即逝它全部的輪廓。但又瞬間消失。見鬼了。他想。他專心地調控其中一個旋轉式開關,像多年前揉弄他那因憂郁癥而變得冷感枯槁的妻子Rx房。「我的身體壞掉了。」他總在恐懼著,下一個瞬間,這樣溫柔細膩的試探動作會帶來天崩地裂的結果。歇斯底裏。慟哭。捶打頭部。傷害自己。穿著性感細肩帶絲綢睡衣的,曲線畢露的身體,上面掛著一顆披頭散發的,眼睛鼻子嘴巴全顛倒移位的頭顱。…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16, 2016 at 7:05p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02.夢中老人

山谷裏的風把他們的衣服吹得沙沙作響,馬尾也揮趕著蒼蠅,連日的疾行讓他們的頭發盤住了。

風沙和汗水調出的泥漿,結成張牙舞爪的硬塊,他們的眼珠通紅,向外突出,像要掙脫那微血管布下的蛛網,整丸眼球滾落下來。

恐懼在背後追趕,奇怪的是他們每一個人想像的追兵,都是一隊穿著白衣的蒙古騎兵,好整以暇優雅輕發地駕馬趨近他們。

老人說:那時我已經兩百多歲了。

李元昊被殺的那年,我已經是個孩子了。

幻覺的大船穿行其間。…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14, 2016 at 9:48pm — No Comments

駱以軍《西夏旅館》Room01.夏日旅館

那時他那麼年輕,年輕到孤自一人從登記房間、獨臥一室,到第二日清晨在那廉價旅館醒來,一切皆新鮮而無有客途陌生床鋪之酸疼疲憊。那淪浹了許多別人體味的暗紅薄被、灰舊的塑膠殼水銀膽僧帽熱水瓶,小幾上不銹鋼盤倒扣著幾只印了紅字黑松汽水的玻璃杯,或那臺權作擺設的螢幕隨轉臺展演不同液態流動模糊人形的小電視,沒有中央空調而出風口葉片積滿白蟻屍骸的歌林一噸冷氣……這樣塵蟃滿布的寒酸小閉室,亦能朦朧召喚他「在一陌生地召妓」的旖旎想像。主要是他太年輕了,沒有記憶的垂累,他到一陌生小城的空曠街景,馬上能成為那樣一幅水彩畫的構圖元素;他置身在一無有身世歷史、無品味無講究的旅館房間,亦能安愜融洽地將自己的體味混在那一屋子陰涼黴舊的氣味中。…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11, 2016 at 7:31pm — No Comments

韓少功·我的寫作是公民寫作

“馬橋風波”之後傳聞韓少功有歸隱之心,2001年6月他果然辭去《天涯》雜誌社社長等職,返回湖南隱居於洞庭湖畔的汨羅市八景鄉,潛心文學創作與研究工作。韓少功的歸隱生活成為很多讀者的一個懸念。

1我蓋了房子,在鄉下餵雞、種樹、種菜記者(以下簡稱“記”):剛才你說你的傳真機是被雷電劈壞的。被雷電劈是什麼樣的情形?現在的城市人都不能想象這樣的情景。你住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6, 2016 at 10:55am — No Comments

韓少功·敘事藝術的危機

韓先生,看了《馬橋詞典》,我首先想問的是,你怎麼會想到采用詞典式的結構?

對語言的問題,我一直感興趣。語言與文學有著密切的聯系。很多詞,譬如一些方言詞,很有文化的底蘊和積存。有些詞雖然不是方言詞,但詞義的轉變表現時代的變化。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背景,對詞有不同的理解。這些以前只是零散地使我感興趣,後來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以詞目貫串小說和統領小說,也可以是一種嘗試,說不準對小說本身也是一種新的試驗。

我看《馬橋詞典》時有一個感覺,就是它與以往的小說那種傳統的敘事有很大不同。一些傳統小說一般是直線型的,比方說一個人的一生,如《安娜·卡列尼娜》、《日瓦戈醫生》,等等,但《馬橋詞典》卻沒有一條主線,是一種發散型的結構,由馬橋這個點發散開來。你采用這麼一種方式來寫作這部長篇,是出於什麼樣的動機?…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4, 2016 at 4:42pm — No Comments

韓少功·文學的根

我以前常常想一個問題:絢麗的楚文化到哪裏去了?我曾經在汨羅江邊插隊落戶,住地離屈子祠僅二十來公裏。細察當地風俗,當然還有些方言詞能與楚辭掛上鉤。如當地人把“站立”或“棲立”說為“集”,這與《離騷》中的“欲遠集而無所止”吻合,等等。除此之外,楚文化留下的痕跡就似乎不多見。如果我們從洞庭湖沿湘江而上,可以發現很多與楚辭相關的地名:君山,白水、祝融峰,九嶷山……但眾多寺廟樓閣卻不是由“楚人”占據的:孔子與關公均來自北方,而釋迦牟尼則來自印度。至於歷史悠久的長沙,現在已成了一座革命城,除了能找到一些辛亥革命和土地革命的遺址之外,很難見到其他古跡。那麼浩蕩深廣的楚文化源流,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中斷幹涸的呢?都流入了地下的墓穴麼?…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1, 2016 at 10:4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