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March 2017 Archive (12)

葉靈鳳·有關南京琉璃塔的新發現

有天下第一塔和世界七大奇跡之一之稱的南京大報恩寺琉璃塔,建於明成祖永樂初年,因為是報娘恩的,所以稱為報恩寺塔。這是一座全部用五彩琉璃磚瓦建成的九級八角巨型塔,精緻華麗無比。可惜在太平天國戰爭末期,清軍圍困天京的圍城戰爭中被毀了,至今僅剩下幾塊殘破的塔磚和半邊塔頂承露盤供我們憑弔。

關於琉璃塔的記載,見諸明清人筆記和詩文集中者很多,就是當時到南京來遊覽過的外人著作中也屢有提及。但是關於琉璃塔建造的實況,以及建塔所用的五彩琉璃磚瓦的來歷,則甚少確實記載。直到最近,由於在南京中華門外雨花台附近發現了明朝的琉璃窯遺址,並且掘出了大批建塔用的琉璃磚瓦,這才提供了前人所未見的新資料,使得對於這座世界聞名的古塔研究工作,可以有大大的進展。…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31, 2017 at 3:2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鴉片戰爭與江南文物的劫難

在鴉片戰爭後期,英帝侵略者以南京為目標,用大量軍艦和運載陸軍的運輸船溯江上駛,沿途焚燒擄掠,一直打到了鎮江。由於鎮江軍民抵抗最烈,使得侵略者吃了大虧,因此在鎮江停留很久,焚燒破壞也最甚。等到他們的侵略範圍沿江擴展到南京江面,昏庸無能的滿清政府已經實行妥協投降。這一場醜惡不名譽的侵略戰爭,就在南京的城下之盟的恥辱中結束了。南京城在鴉片戰爭中總算不曾實際遭受侵略者的蹂躪。然而,饒是如此,敵人血污的手仍不曾放過南京,仍在許多地方留下了破壞的罪行。

南京是我的家鄉,鎮江是我少時游讀之地,對於這兩個地方的文物古跡,我一向最為關心,也最為熟悉。近來在燈下讀當時侵略者在事後所寫的作戰和見聞的回憶,其中不少地方留下了破壞當地文物古跡的供狀,如鎮江的焦山、金山、北固山;南京的明孝陵和琉璃塔,都不曾倖免,使我們明白後來所見到的這些名勝古跡的被毀壞情形,原來也是與這場侵略戰爭有關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29, 2017 at 3:49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江蘇之塔

友人送來一本書:《江蘇之塔》。這可說正投我所好,因為我是江蘇人,同時又是一向喜歡寶塔的。

這本書裡所著錄的江蘇寶塔,那些有名的幾座,我大都有機會見過了。如鎮江甘露寺的鐵塔,金山寺的江天塔,昆山馬鞍山頂上那座沒有頂的凌霄塔。因為在這兩處地方住過幾年,這幾座古塔都看得很熟了。但也有例外,如南京郊外棲霞山有名的隋代舍利塔,乘火車往來不知經過多少次了,但是始終未曾有機會去看過。還有南京城內有名的大報恩寺塔殘址,這是一座五彩琉璃塔,建築設計的瑰麗,有天下第一塔之稱,在二十多年前還有塔頂風磨銅的寶剎和殘磚可見,我也錯過機會不曾去看過。經過抗日戰爭之後,這些遺物都沒有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29, 2017 at 3:48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江南園林誌

《江南園林志》,著者童雋。這書作於一九三七年,當時本預定由北京中國營造學社出版。排校末竣就爆發了抗日戰爭,一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最近寸由北京中國工業出版社出版。

著者是建築師,性喜研究文物史料。這書是他當年實地遊覽勘查江南各名園寫成的。全書由三個部分構成,即文字介紹、圖片與各園、林的平面圖。既是出自建築師之筆,後一部分當是本書最大的特色,因為可以作實際設計園林參考之用。這書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而由工業出版社出版,大約就是這個原因。…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9, 2017 at 11:1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江南園林誌

《江南園林志》,著者童雋。這書作於一九三七年,當時本預定由北京中國營造學社出版。排校末竣就爆發了抗日戰爭,一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最近寸由北京中國工業出版社出版。

著者是建築師,性喜研究文物史料。這書是他當年實地遊覽勘查江南各名園寫成的。全書由三個部分構成,即文字介紹、圖片與各園、林的平面圖。既是出自建築師之筆,後一部分當是本書最大的特色,因為可以作實際設計園林參考之用。這書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而由工業出版社出版,大約就是這個原因。…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9, 2017 at 11:09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紅樓夢》與南京的關係

「一夢紅樓二百秋,大觀園址費尋求;燕都建業渾閒話,旱海枯泉妄覓舟!」

據說這是有人在北京和南京都尋不出《紅樓夢》裡所說的大觀園遺址後,寫出了這首寄慨的小詩,見吳柳先生所寫的《京華何處大觀園》一文。

本來,大觀園原有在南京或在北京兩說,現在是後說佔了上風。由於有新材料的發現,大觀園是在北京之說,簡直已經被肯定了。但是,大觀園雖在北京,這並非說《紅樓夢》與南京就根本沒有關係了。《紅樓夢》與南京的關係仍是很密切,而且很大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9, 2017 at 11:09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朱氏的《金陵古跡圖考》

今人談南京六朝沿革和古跡名勝的專書,不能不首推朱偰的兩種著作:一是《金陵古跡名勝影集》,一是《金陵古跡圖考》。兩書都是在一九三六年左右出版的,一圖一文,圖片有三百多幅,文字有二十餘萬字,相輔而行,互相印證。對於南京殘存的古跡名勝,作了實地的調查報告,非常詳盡,而且翔實可靠,糾正了前人沿用舊說的許多錯誤。朱氏並不是金陵人氏,他僑居是地,能夠腳踏實地的完成這樣的著作,實在難能可貴。

前幾年聽說朱氏仍在繼續他的南京一帶文物史地調查研究工作。現在的工作條件自然比二三十年前更好了,希望他能有新著作問世,以慰我這個羈旅天涯的遊子。

在有關家鄉的史乘方志一類舊籍不容易到手的海外,能有機會讀一遍《金陵古跡圖考》,再參閱一下那幾百幅攝影,實在如前人所說:「過屠門而大嚼」,聊當一快。不僅能彌補了讀不到那些舊籍之恨,同時也足慰遊子的鄉懷。…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9, 2017 at 11:08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平山堂與鑒真和尚

這幾天報上一連讀了好幾篇文章,都是關於鑒真和尚的,因為今年正是這位了不起的僧人圓寂一千二百週年紀念,才使我知道他在揚州所住的大明寺,就是後來的法淨寺,就是有名的平山堂所在地。

平山堂在瘦西湖的盡頭,遊湖的乘了小船來到這裡,上岸步行上山,就到了平山堂。我在揚州玩的日子不多,但是平山堂給我留下的印象特別深。那一座小山並不高,站在寬闊的平山堂的坪台上,遙看來時所經過的一片湖水和遠處的綠楊城郭,使人頓有胸襟開拓舒暢之感,我想平山堂迷人之處,大約就在這裡。

平山堂,這個堂名就已經迷人。當時年紀太輕,也不知道那座小山名為蜀崗,更不知道這裡就是唐朝有名的鑒真和尚修行之地,只知道這裡是歐陽修最喜歡的地方,他在這裡修築了這座平山堂:不高不矮,恰可平山,這個堂名就已經夠迷人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3, 2017 at 10:05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顧二娘制硯詩話

這一次中華書局舉辦的書法文玩展覽,陳列硯石甚多,其中有一方款為顧二娘制,石作灰綠色,硯底鐫一佛像,真偽雖不可知,然頗可玩賞,顧二娘為清初吳門人,以善於制硯著名,非端溪老坑佳石不肯動手,因此雖以制硯著名,然親手所製者不及百方,余多偽作。相傳她辨別硯材,只須以腳尖點石,即能知道石質的好壞新舊,此殆好事者故神其說,於是顧二娘硯遂更為人所重,袁子才《隨園詩話》載杭州何春巢得顧二娘硯,背上鐫劉慈七絕一首,因題「一剪梅」一闋紀其事云云。據今人考證,硯上所鐫七絕乃黃革田詩,見黃著《香草齋詩集》,並非劉慈所作,其為作偽可知。《隨園詩話》的內容,所收多互相吹捧及應酬之作,市儈氣甚重,久為識者所詬病,所記何春巢《題顧二娘硯詞》一事,也可作證。袁氏云:…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3, 2017 at 10:04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讀枝巢回憶篇

前些時候,詩人一峰先生惠寄一冊《枝巢九十回憶篇》,翻了一下,見是一首述懷的古體長詩,我也不知道這位枝巢先生是誰,就放在一邊。昨日讀高伯雨先生的一篇記夏仁虎的文章,知道枝巢是夏仁虎先生的別號,是江寧人,去年秋天才去世的,享了九十高壽。那麼,是一位鄉先賢人,這才又取出來在燈下細讀一遍。

以年歲來說,枝巢先生的輩分,該是我的祖父輩了。我生得晚,不及見到點過翰林,又放過學政的祖父,但是卻見過母親的王家外祖父和繼母的呂家外祖父。呂家外祖父也是官京曹的,與潘復、鄭洪年、譽虎先生都有來往,一定與這位「藏身百僚底,艤艇驚濤上」的同鄉是相識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3, 2017 at 10:04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家鄉的吉慶剪紙

最近在書店裡見到一本小書:《南京剪紙》。這是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華東民間藝術小叢書之一,雖然只是選印了二十幾幅剪紙作品,但是我卻以無限的喜悅將它捧在手裡,愛不忍釋。我想在這海外很少人會像我用這樣珍愛的心情來翻閱這本小書的,因為這是來自迢迢千里外的我的家鄉的東西,而我又是一個藝術愛好者。

見了這一本小書,使我不禁想起了兒時在自己家裡和外婆家裡的門上窗上所見的那些剪紙。雖然這本小書裡所選錄的剪紙,可能有一些是我以前未曾見過的,但我仍對它們覺得很親切,彷彿每一幅都是我從前見慣了的東西。…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3, 2017 at 10:04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鄉邦文獻

前些時候,托人到上海去買一部《金陵叢書》,信已經去了很久,至今還沒有回復。也許這樣整部的地方掌故叢書,只有零本還不難買,要想得一部完整的,怕已經不容易了。

近年時時想讀一些有關鄉邦文獻的著作,可是自己手邊所有的實在太少,借又無處可借,買又不易買,徒呼奈何。自己雖然備有好多種廣東的地方志,可是自己家鄉的反而沒有。這種可笑的情形,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我曾經將手邊所有關於家鄉的典籍檢點一下,重要的簡直一部也沒有。比較重要的只有一部《白下瑣言》,而且是很壞的版本。此外就是《金陵古今圖考》、《莫愁湖志》、《靈谷志》、《秣陵集》,寥寥可數的幾種而已。沒有一部主要的關於家鄉的志書。…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5,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