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的詩 2009 《網址》

真希望一朵花就是一個網址

讓我聯接上曾活過的時光


有的雖是五分鐘,因為和妳


一起走過紅花蔽蔭的湖邊


一直忘不了鵲語悠囀林間


有的是一整個雨季,讀完了


書架上的詩集,還是沒法子


形容我們那相伴走過的忘語


(21.6.2009)


(Photo Appreciation: Marco Casella, http://www.facebook.com/marco.casella.ph)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1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2, 2021 at 8:36pm


石黑一雄·克莉絲

克莉絲是一個人高馬大的女孩子,身子若站直看起來非常漂亮,可惜她似乎不明白這點,老是彎腰駝背地,讓自己和其他人看來一般高。所以,她經常看起來像一個邪惡的巫婆,而少了電影明星的架勢;尤其當她和別人說話之前,總是會令人討厭地用手指戳人的習慣,更是給人這種巫婆的印象。她經常穿著長裙,極少穿牛仔褲,臉上小小的眼鏡緊緊扣在鼻梁高處。那年夏天我們剛抵達學校的時候,克莉絲也是真心歡迎我們的學長姊之一,起初我被她吸引住了,處處遵從她的指導。但是過了幾個禮拜以後,心裡便開始有所保留。她老是提起我們是海爾森畢業的學生,令人覺得不太對勁,好像任何與我們有關的事情全和我們來自海爾森有關。而且,她經常問我們海爾森的事情,問得非常清楚,就像我現在照顧的捐贈者一樣,雖然她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但看得出來她其實別有用意。另外我更發現,她好像總是想把我們分散開來:若是我們幾個人一起做點兒什麼事情,她就把其中一個人拉到一旁,或是找其中兩個做別的事情,留下其他兩個孤伶伶地;類似這樣的行為常常發生。
(《别讓我走》第12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23, 2021 at 2:46pm


石黑一雄·嚴重意外

整個過程中我一直觀察著露西小姐,當她看著面前的學生,我卻看到了她臉上出現一種可怕的表情,雖然那表情只出現一秒鐘。接下來,我繼續仔細觀察著……她振作自己,微笑著說:「還好海爾森的柵欄沒有通電,不過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聲音很輕,全班同學還在叫囂,所以她的聲音多少給淹沒了。但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有時候你們還是會發生嚴重的意外。」發生什麼意外?在哪裡?但是沒有人聽到她那句話,於是我們又繼續回去討論詩作了。
(《别讓我走》第7章)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September 26, 2015 at 8:46am

亦舒語錄

學科學的人頭腦冷靜,絕無過多感情。

不知進退的人,總要捱了耳光,才會忍痛倒下。

心痛是一件事,露出來又是另外一件事。

太自由了,反而需要更大的自律及意志力。

一個人最大敵人,往往是他自己,多少人出自己的醜,斷自己的路,同自己過不去。

無論家庭背景有多好,功課如何優秀,年輕人的荷爾蒙總是叫他們坐立不安。

肝叫存活者,liver,沒有它,活不了。

什麽都有,焉肯吃苦,而無論幹哪一個行業,要真正做出成績來,總不免要捱鹹苦。

一個人走不開,不過因為他不想走開,一個人失約,乃因他不想赴的,一切藉口均團廢話,少女口中的“媽媽不准”,以及男人推搪“妻子癡纏”之類,都是用以掩飾不願犧牲。

趁著年輕,要有自拔精神。冰淇淋在吃的時候享受,吃光了也就是吃光了,要站起來走,切莫賴著空碟子哭鬧惹人憎。趁還能曬太陽的時候真要盡量吸收金光。

長得美,扔又扔不掉,漸漸沈迷,更加致力發展美態,完全疏忽其他優點。

凡事不要回頭,說真的,舊戲切莫重看,好小說切忌重讀。

世上最寂寞的兩種人是老人與孩子,他們最希望有人做伴。

家真好,永遠在等她,門一開,媽媽呼喚愛女的聲音,家常小菜的香味,寢室中整潔的被褥……永遠都誠實可靠。

我已習慣自己覓食,飛得高且遠,有時傷心勞累,卻是自由的靈魂。

恨沒有用,愛有時候也沒有用,但至少愛可以使自己開心一點,不要恨任何人。

對自己最好,對別人盡可能好。

子盈忽然領悟,只有相當自卑的人,才會追跳跑趕碰,最怕落伍,口口聲聲掛住潮流……

女人的通病是什麽都要查根問底,卻又受不了真相的刺激。

生命太短了,不容浪費,不容猶豫。

人們應付朋友的手段,往往比敵人更狠辣。

千萬別以為明白你的人總會明白,天下明事理的人極少極少。

壯年人的眼淚最窩囊,誰敢在公眾場所一不小心掉下淚來,準叫社會不恥:怎麽,連這點能耐都沒有,動輒淌眼抹淚,還混不混。

哪裏還有哭的權利。

唉,你肯屈就,人家不一定欣賞,侮辱接踵而來。

不論是人或屋,非得不住維修改良更新,否則一下子便破破爛爛舊舊,要飯似的。

有所求便是有企圖,心中有事,便易為人所乘,遭人利用。

這是危險的一件事。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11, 2015 at 9:01am

亦舒語錄

不是不相信同性間的友誼,而是不相信一切友誼。你常常聽見有人說“朋友要來做什麽”,這種豪情話,不外是因為他可以肯定下一次會輪到你為他服務。朋友總是有的,直到一個人完全失去利用價值。

“你好嗎?”“到目前為止還不錯,我在等我丈夫的第一個情人出現。”

女人都蠢,若對她們無意,千萬不要示意。

我其實並沒有朋友,因為不相信有朋友這回事。如果我與韓國泰先生只是朋友關系,他不會自動替我付賬單。如果朋友不能在現實生活中幫助我,要他們做什麽?你不是想告訴我,一個“朋友”對著我念念有詞地安慰我十個小時,我的難題就會得到解決吧?

朋友只能偶然在心情好的時候帶我去看一場戲,吃一頓飯,這有啥意思,我不是一個八歲的孩子——一只玩具熊,一杯冰激淩都能令我雀躍,不不,我慣於寂寞。

如果愛一個人,千萬不要與他同居或是結婚。維持一個遼闊的距離,偶遇,可以愛慕的目光致敬,輕俏溫柔,不著邊際地問:"好嗎?"一年一次已經足夠。

哭要一個人躲著哭,笑呢全世界陪你笑。

不愉快的事任由埋藏,切勿逃出來翻來覆去研究,閑人若故意來觸黴頭,硬要掀起,也給他淡淡一句“不記得了”。也不要細數失去多少,相信大家得到的也著實不少,老天其實不欠我們什麽。都不是十八二十二了,有就有,沒有拉倒,隨緣而安,是最佳態度。

 “有什麽需要慶祝的嗎?”“有。”邱晴溫和地答:“我們活著,而且健康,”她側頭想一想,“而且不算不快樂。”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May 8, 2015 at 11:27am

亦舒·語錄

凡事不要回頭,說真的,舊戲切莫重看,好小說切忌重讀。

世上最寂寞的兩種人是老人與孩子,他們最希望有人做伴。

家真好,永遠在等她,門一開,媽媽呼喚愛女的聲音,家常小菜的香味,寢室中整潔的被褥……永遠都誠實可靠。

我已習慣自己覓食,飛得高且遠,有時傷心勞累,卻是自由的靈魂。

恨沒有用,愛有時候也沒有用,但至少愛可以使自己開心一點,不要恨任何人。

對自己最好,對別人盡可能好。

子盈忽然領悟,只有相當自卑的人,才會追跳跑趕碰,最怕落伍,口口聲聲掛住潮流……

女人的通病是什麽都要查根問底,卻又受不了真相的刺激。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pril 18, 2015 at 12:13pm

亦舒·迷暈

說到穿旗袍,公認倒不是工錢貴,而是穿了實在太無自由,走步路都困難。而且也實在難穿得好—脖子肩膀胸脯腰肢臀圍大腿小腿手臂,處處要十全十美,身裁太好還不行,要略帶扁型,頭發不能蓬松,否則如M說:像臺灣歌女。還得配高跟涼鞋,淡淡的化妝,那多累。如果有什麽男人是值得為他穿旗袍的,嫁他算了,嫁他還比穿旗袍省事。

難怪現在街上找不到旗袍女郎,舞廳據說也沒了,旗袍穿得稍帶蘇茜黃味道,迷暈人。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