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teller by Paulo Dias

我們所知道的事事物物,很多都是聽故事聽回來的。

The Storyteller by Paulo Dias, www.facebook.com/paulodias.photography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26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September 26, 2022 at 9:06pm

盧周來:“故事”如何影響經濟決策與宏觀經濟——(續上)其中有三個構想,尤其讓讀者“感同身受”,同時也能讓讀者進一步理解社會認知是如何被塑造的。

一個是“真相不足以阻止虛假敘事”。最權威的《科學》雜誌曾發表過這樣的研究成果,在故事的真假問題上,虛假故事的轉發率是真實故事的六倍。這裏面反映了兩個深層邏輯:首先是人類一個普遍性心理——對於刺激、有震撼力的敘事,人們更“趨之若鶩”,更津津樂道,也更急於進行“二次傳播”。再就是,出於對體制或權威的本能警惕甚至是抗拒,人們對口口相傳的“故事”的信任程度,從來都超過對傳統媒體的信任程度。尤其是當下,人們對自媒體所傳播敘事的信任程度,以及對傳統資訊的不信任,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這兩個深層次邏輯,是導致虛假敘事日益主導社會認知的原因。在此背景下,即使傳統媒體或政府出面,對虛假敘事進行“辟謠”與修正,提供真實的故事原型,其傳播力也遠比不上虛假敘事。

再一個是“經濟敘事的傳播力取決於重復概率”。無數的事實表明,一個敘事要流行起來,反復進行強化非常重要。仍以股市為例。研究表明,人們在股市的投資行為,受“故事”影響的程度,與“故事”被重復的概率息息相關。每一輪行情啟動的初期,就會有這樣的“故事”在人們之間流行:“某某昨天還與我們一樣,今天因為買股票發大財了!”一開始,大家半信半疑;但很快,耳朵裏不斷被股市發財故事所充斥,且這個“某某”離自己越來越近。終於有一天,又聽到了這樣的“故事”:“我們小區的某某發財了,你看他都一口氣買下兩套房子!”這種不斷重復的“故事”似乎在越來越強烈地警示人們“再不買,可能真會錯過發財機會”,大家都瘋狂地撲向股市,股市也在人們的推動下不斷攀上新高。

還有一個構想也非常有意思:“敘事大行其道依賴其附屬元素,如人情味、身份認同和愛國情懷等等。”因為這些附屬元素最能打動人們的內心。席勒在文中不無嘲諷地舉了這樣一個例子: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有一檔名為“九十秒觀世界”的節目很受歡迎,盡管裏面的新聞報道幾乎全是美國發生的事,卻極少有美國觀眾質疑其名稱為啥叫“觀世界”。席勒認為,這背後其實就是身份認同及愛國情懷。他寫道:“雖然美國人口只占全世界5%,但在美國人眼裏,美國就是世界”,“最重要的事也只配發生在美國”。

在分析了經濟敘事對個人經濟決策的影響及機理之後,席勒亦分析了經濟敘事對宏觀經濟的影響。

關於國家宏觀經濟增長,如果問任何一個接受過經濟學標準教育的人,都會這樣回答:決定一個國家短期經濟增長的是投資、消費和出口,即所謂“三駕馬車”;決定一個國家長期經濟增長的是資本、勞動與技術,即所謂“新古典經濟增長模型”。然而,席勒認為,這些內生性經濟因素,對宏觀經濟及長期經濟增長的影響當然是有決定性的,但還應該看到,經濟敘事對宏觀經濟增長的影響同樣關鍵。

在仔細研究了美國歷史上經濟增長周期之後,席勒列舉了他所認為的影響宏觀經濟的九大經濟敘事。這些經濟敘事在歷史上反復出現,並且在當下呈現出新特征。這九大經濟敘事分別是:恐慌與信心、節儉與炫耀性消費、金本位制與金銀復本位制、勞動節約型機器取代多種工作崗位、自動化和人工智能取代幾乎所有工作、房地產繁榮與蕭條、股市泡沫、對“奸商”和“邪惡企業”的抵制,以及“邪惡工會”幹預導致的經濟扭曲等。

其中,資本市場與房地產市場歷來與宏觀經濟息息相關,又如前所述,它們與人性中的貪婪、盲從、愚昧等黑暗的一面相聯系,所以,關於股市泡沫和房地產繁榮這二者的敘事,成為所有長期經濟敘事中最顯眼、最具吸引力的那種。經濟史也表明,股市與房地產市場走向,受相關敘事影響也最大,而其對股市與房地產的最終影響,又與宏觀經濟表現息息相關。

與此相關聯,恐慌與信心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尤其是對資本市場的影響,我們已不陌生,但卻仍然難以駕馭。特別是金融恐慌敘事,帶有強烈的心理成分,更容易如超級病毒般傳播,引發市場崩盤。金融恐慌敘事往往又影響到商業信心。這也是現代經濟危機往往以金融危機開端的重要原因。也正因此,每當經濟下行或資本市場遭遇重挫,尤其是經濟與金融危機期間,如何消除投資者與消費者的恐慌情緒,如何提振他們的信心,就成為宏觀經濟調控的重要決策指向。

節儉與炫耀性消費是一對對立的經濟敘事。席勒指出,歷史上不同國家在不同時期,節儉敘事與炫耀性消費敘事交替出現,都因其影響到人們的消費和儲蓄模式,故對宏觀經濟狀況的影響甚至超過了經濟學家和政策制定者的預期。以美國大蕭條時期為例,因為太多人陷入貧困而不得不節衣縮食,勉強度日,此時,“節儉敘事”在全社會流傳。一方面,媒體及社會輿論要求即使是富人也應該有“共情效應”,把節儉與過普通人一樣的生活視為“新道德”,甚至到最後,“貧窮”成為一種時尚;另一方面,那些仍然無視大眾苦難,還在進行炫耀性消費的人,會成為口誅筆伐的對象。這種“節儉敘事”的流行,導致即使有能力正常消費或較高消費的人群也不敢消費,同樣去過著“節儉”的生活。其結果是,總消費水平進一步走低。席勒認為,這是導致危機越走越深的重要原因。直到一九三三年,“羅斯福新政”用政府和社會消費提升總消費使蕭條走出谷底,“炫耀性消費”敘事又悄然升溫,並助推了經濟重新走向繁榮。

對一個國家來說,當國內出現惡性通貨膨脹、國際貿易與匯率出了問題時,恢復金本位的敘事就會流行。美國上屆總統特朗普,基於對美國國內所負擔的國際債務不斷高企、美元濫發導致通脹的雙重擔憂,在其任期內,多次提出在美國恢復金本位制,亦成功地在歐美激活了關於“金本位制或金銀復本位制敘事”。這一敘事的再次復活,不僅是美國與國際經濟結構出現問題所催生的結果,亦將反過來影響到經濟下一步走勢。

不過,對普羅大眾來說,更關注的是有份穩定的工作,因為失業對個人與家庭的損害,更甚於通脹。於是,在歷史上,由技術進步引發的機器對勞動力的替代的擔憂,作為又一個長期經濟敘事反復出現。從一八一一年英國“盧德派”掀起的打砸機器運動,到十九世紀七十年代的美歐把經濟蕭條歸結為“勞動節約型發明所導致高失業率”,再到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時期對於“技術專家治國”的無端恐懼,又到六十年代的自動化恐慌,表現各不同,但實質都一樣。盡管歷史表明這種“敘事”表達的擔憂似乎是多餘的,但另一方面,這種“敘事”在當時推動了經濟政策的緩慢調整,為增強技術進步的社會適應性贏得了時間。

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再次把關於“勞動力被技術替代”的敘事推向了高峰。技術專家預測“奇點”到來,認為“無人工廠”將成為常規;歷史學家尤其是以《人類簡史》聞名的以色列學者尤瓦爾·赫拉利預測,未來將出現一個“完全無用的社會階層”;甚至蘋果公司前總裁喬布斯也參與到這一敘事中,他以親身經歷表明,“時代拋棄你時連招呼也不會打一聲”……這些敘事的流行,一方面的確在強化人工智能將替代大多數勞動崗位的憂懼,另一方面又在推動新一輪經濟決策,主要包括征收“機器人稅”以及“全民基本收入”制度。其中,為所有人——無論在崗還是不在崗——提供全民基本收入的設想,已在部分歐洲國家進行試驗,這將影響長期宏觀經濟增長。(下續)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une 11, 2022 at 4:41pm

盧周來:“故事”如何影響經濟決策與宏觀經濟——(續上)資本與勞動這對矛盾的持久博弈,在經濟敘事表現為“奸商”敘事與“邪惡工會”敘事二者的交替與反復。在歷史上,在數不清的文學家、思想家以及社會大眾所制造的敘事中,企業家經常被視為“無情冷漠奸詐的賺錢機器”,不僅要為貧困、通脹、失業等這些經濟現象負責,還被認為制造了戰爭、不平等、社會衝突等人類災難。當然,反過來,在奧地利學派、芝加哥學派等“自由派”經濟學家的敘事中,企業家又成為推動歷史進步與社會發展的主角,而前者敘事中被認為代表公平、道德、為被剝削者求解放的工會,在後者的敘事中,不僅是推動通脹與失業的真正元兇,而且是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攔路虎”,是蒙著正義外衣的“邪惡力量”。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盡管席勒並沒有進行這樣的綜合性總結,但無論從現代經濟史還是從席勒在著作中梳理的“經濟敘事史”來看,當一國宏觀經濟走向蕭條之前,關於資本市場與房地產泡沫的敘事、關於節儉的敘事、關於企業或資本不道德的敘事、關於勞動力可能會被技術替代的敘事等,往往會越來越流行。這種流行一方面可能是經濟繁榮過程中積累的矛盾已經到了危險地步的征兆,而另一方面,這種流行又成為宏觀經濟真正走向蕭條的重要推手。一直到宏觀經濟走向下一個繁榮周期,相反的敘事則往往會取而代之。

對這一規律的認知,可以幫助宏觀調控當局,在使用慣常的經濟工具之外,還應該通過更好地引導“經濟敘事”進行反周期操作。比如,在當下中國,那些能夠激發資本市場信心,有利於提升消費水平、有利於企業經營環境的經濟敘事,應該予以鼓勵。

作為首次系統研究“經濟敘事”的經濟學家,席勒與其搭檔阿克洛夫還清醒地認識到,敘事不僅影響個人決策與宏觀經濟,還深刻地影響著經濟學發展及經濟學家個人的學術選擇。

阿克洛夫就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在美國,自由放任派經濟學家為了證明政府的官僚主義和低效率,常常反復向受眾講這樣的故事:“《十誡》有二百九十七個字,《獨立宣言》有三百個字,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說有二百六十六個字,但物價管制局最近的一項卷心菜價格調控方案的指導意見有兩萬六千九百一十一個字。”這個“故事”最早流行於一九五一年初,由一位脫口秀經濟評論員說出。而實際上,物價管制局從沒有過關於調控卷心菜價格的方案,上述“故事”傳開後,物價管制局為辟謠專門做了聲明,但並沒有阻止住對政府調控持敵意的經濟學家和共和黨人繼續傳播這個“故事”。直到現在,這個“故事”還不斷被本該非常嚴謹的學者作為實證,用來攻擊對手並宣傳自己的主張。

席勒則列舉了一個更離奇的事。眾所周知,“拉弗曲線”被認為是推動當年里根政府大規模減稅的重要理論。經濟學家拉弗提出這一理論是在一九七四年,但它的流行,則得益於時任《華爾街日報》社論主筆萬尼斯基(Jude Wannisk),他在一九七八年出版的一本書裏,以親歷者身份講了這樣一個故事:“拉弗曲線”最早的版本,是拉弗與白宮兩位高官及萬尼斯基在華盛頓特區名為“兩大陸”(Two Continents)的餐廳共進牛排時,在一張餐巾紙上畫出來的。該書出版時,拉弗本人親口否認了這一說法:“那家餐廳使用的餐巾是布做的,而我母親從小就教育我不要褻瀆美好的事物。”然而,正如“敘事經濟學七大構想”中所認為的那樣,拉弗本人的澄清未得到傳播,那位記者關於拉弗在餐巾上畫出“拉弗曲線”的故事,卻因其足夠符合人們對偉大經濟學家的想象如病毒般傳播開。更為離奇的是,萬尼斯基去世後,萬尼斯基的夫人宣稱,在她丈夫的遺物中發現了那方畫有“拉弗曲線”的餐巾。這方餐巾竟然又被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作為館藏,成為後來那些主張減稅政策的經濟學家口中的“流行性敘事”。

作為本篇劄記的結束,我最後想說的是,在紛繁複雜的經濟社會中,作為普通人,要學會聽故事,還要警惕被一些似是而非的“故事”所蒙蔽;作為宏觀經濟調控當局,要了解流行性故事背後的經濟風向標,並有目的地引導故事的流行;作為經濟學家或思想者,則要學會講好故事,既助推經濟社會發展,同時又能更好地推銷自己的觀點與理念。這應該是閱讀席勒《敘事經濟學》對我最重要的啟發。(《敘事經濟學》,羅伯特·席勒著,陸殷莉譯,中信出版社二〇二〇年版) (愛思想 2022-06-09)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y 19, 2022 at 4:04pm

魯迅:第十三篇宋元之擬話本

說話既盛行,則當時若幹著作,自亦蒙話本之影響。北宋時,劉斧秀才雜輯古今稗說為《青瑣高議》及《青瑣摭遺》〔1〕,文辭雖拙俗,然尚非話本,而文題之下,已各系以七言,如《流紅記》(紅葉題詩娶韓氏)

《趙飛燕外傳》(別傳敘飛燕本末)

《韓魏公》(不罪碎盞燒須人)

《王榭》(風濤飄入烏衣國)〔2〕等,皆一題一解,甚類元人劇本結末之「題目」與「正名」,因疑汴京說話標題,體裁或亦如是,習俗浸潤,乃及文章。至於全體被其變易者,則今尚有《大唐三藏法師取經記》及《大宋宣和遺事》〔3〕二書流傳,皆首尾與詩相始終,中間以詩詞為點綴,辭句多俚,顧與話本又不同,近講史而非口談,似小說而無捏合。錢曾於《宣和遺事》,則並《燈花婆婆》等十五種〔4〕並謂之「詞話」(《也是園書目》十),以其有詞有話也,然其間之《錯斬崔寧》《馮玉梅團圓》兩種,亦見《京本通俗小說》中,本說話之一科,傳自專家,談吐如流,通篇相稱,殊非《宣和遺事》所能企及。蓋《宣和遺事》雖亦有詞有說,而非全出於說話人,乃由作者掇拾故書,益以小說,補綴聯屬,勉成一書,故形式僅存,而精采遂遜,文辭又多非己出,不足以云創作也。《取經記》尤茍簡。惟說話消亡,而話本終蛻為著作,則又賴此等為其樞紐而已。

《大唐三藏法師取經記》三卷,舊本在日本,又有一小本曰《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內容悉同,卷尾一行云「中瓦子張家印」,張家為宋時臨安書鋪,世因以為宋刊,然逮於元朝,張家或亦無恙,則此書或為元人撰,未可知矣。三卷分十七章,今所見小說之分章回者始此;每章必有詩,故曰詩話。首章兩本俱闕,次章則記玄奘等之遇猴行者。

行程遇猴行者處第二僧行六人,當日起行。……偶於一日午時,見一白衣秀才,從正東而來,便揖和尚,「萬福萬福!和尚今往何處,莫不是再往西天取經否?」法師合掌曰:「貧道奉敕,為東土眾生未有佛教,是取經也。」秀才曰:「和尚生前兩回去取經,中路遭難,此回若去,千死萬死!」法師云:「你如何得知?」秀才曰:「我不是別人,我是花果山紫云洞八萬四千銅頭鐵額彌猴王。我今來助和尚取經,此去百萬程途,經過三十六國,多有禍難之處。」法師應曰:「果得如此,三世有緣,東土眾生,獲大利益。」當便改呼為猴行者。僧行七人,次日同行,左右伏事。猴行者因留詩曰:

百萬程途向那邊,今來佐助大師前,一心祝願逢真教,同往西天(又鳥)足山。

三藏法師詩答曰:

此日前生有宿緣,今朝果遇大明仙,前途若到妖魔處,望顯神通鎮佛前。

於是借行者神通,偕入大梵天王宮,法師講經已,得賜「隱形帽一頂,金镮錫杖一條,缽盂一只,三件齊全」,復反下界,經香林寺,履大蛇嶺九龍池諸危地,俱以行者法力,安穩進行;又得深沙神身化金橋,渡越大水,出鬼子母國女人國而達王母池處,法師欲桃,命猴行者往竊之。

入王母池之處第十一……法師曰:「願今日蟠桃結實,可偷三五個吃。」猴行者曰:「我因八百歲時偷吃十顆,被王母捉下,左肋判八百,右肋判三千鐵棒,配在花果山紫云洞,至今肋下尚痛,我今定是不敢偷吃也。」……前去之間,忽見石壁高岑萬丈,又見一石盤,闊四五裏地,又有兩池,方廣數十裏,瀰瀰萬丈,鴉鳥不飛。七人才坐,正歇之次,舉頭遙望,萬丈石壁之中,有數株桃樹,森森聳翠,上接青天,枝葉茂濃,下浸池水。……行者曰:「樹上今有十余顆,為地神專在彼處守定,無路可去偷取。」師曰:「你神通廣大,去必無妨。」說由未了,攧下三顆蟠桃入池中去,師甚敬惶,問此落者是何物?答曰:「師不要敬(驚字之略),此是蟠桃正熟,攧下水中也。」師曰:「可去尋取來吃!」……

行者以杖擊石,先後現二童子,一云三千歲,一五千歲,皆揮去。

……又敲數下,偶然一孩兒出來,問曰:「你年多少?」

答曰:「七千歲。」行者放下金镮杖,叫取孩兒入手中,問和尚你吃否?和尚聞語,心敬便走。被行者手中旋數下,孩兒化成一枚乳棗。當時吞入口中,後歸東土唐朝,遂吐出於西川,至今此地中生人參是也。空中見有一人,遂吟詩曰:

 

花果山中一子才,小年曾此作場乖,而今耳熱空中見,前次偷桃客又來。

由是竟達天竺,求得經文五千四百卷,而闕《多心經》,回至香林寺,始由定光佛見授。七人既歸,則皇帝郊迎,諸州奉法,至七月十五日正午,天宮乃降采蓮舡,法師乘之,向西仙去;後太宗復封猴行者為銅筋鐵骨大聖云。(下續)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y 15, 2022 at 2:26pm

(續上)《大宋宣和遺事》世多以為宋人作,而文中有呂省元〔5〕宣和講篇》及南儒《詠史詩》,省元南儒皆元代語,則其書或出於元人,抑宋人舊本,而元時又有增益,皆不可知,口吻有大類宋人者,則以鈔撮舊籍而然,非著者之本語也。

書分前後二集,始於稱述堯舜而終以高宗之定都臨安,案年演述,體裁甚似講史。惟節錄成書,未加融會,故先後文體,致為參差,灼然可見。其剽取之書當有十種〔6〕

前集先言歷代帝王荒淫之失者其一,蓋猶宋人講史之開篇;次述王安石變法之禍者其二,亦北宋末士論之常套;次述安石引蔡京入朝至童貫蔡攸巡邊者其三,首一為語體,次二為文言而並雜以詩者;其四,則梁山濼聚義本末,首述楊志賣刀殺人,晁蓋劫生日禮物,遂邀約二十人,同入太行山梁山濼落草,而宋江亦以殺閻婆惜出走,伏屋後九天玄女廟中,見官兵已退,出謝玄女。

……則見香案上一聲響亮,打一看時,有一卷文書在上。宋江才展開看了,認得是個天書;又寫著三十六個姓名;又題著四句道:

破國因山木,兵刀用水工,一朝充將領,海內聳威風。

宋江讀了,口中不說,心下思量:這四句分明是說了我裏姓名;又把開天書一卷,仔細看覷,見有三十六將的姓名。那三十六人道個甚底?

智多星吳加亮、玉麒麟李進義、青面獸楊志、混江龍李海、九紋龍史進、入云龍公孫勝、浪裏白條張順、霹靂火秦明、活閻羅阮小七、立地太歲阮小五、短命二郎阮進、大刀關必勝、豹子頭林沖、黑旋風李逵、小旋風柴進、金槍手徐寧、撲天鵰李應、赤髮鬼劉唐、一撞直董平、插翅虎雷橫、美髯公朱同、神行太保戴宗、賽關索王雄、病尉遲孫立、小李廣花榮、沒羽箭張青、沒遮攔穆橫、浪子燕青、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鐵鞭呼延綽、急先鋒索超、拚命三郎石秀、火船工張岑、摸著云杜千、托天王晁蓋。、宋江看了人名,末後有一行字寫道:「天書付天罡院三十六員猛將,使呼保義宋江為帥,廣行忠義,殄滅奸邪。」

於是江率朱同等九人亦赴山寨,會晁蓋已死,遂被推為首領,「各人統率強人,略州劫縣,放火殺人,攻奪淮陽,京西,河北三路二十四州八十余縣,劫掠子女玉帛,擄掠甚眾」,已而魯智深等亦來投,遂足三十六人之數。

一日,宋江與吳加亮商量,「俺三十六員猛將,並已登數,休要忘了東嶽保護之恩,須索去燒香賽還心願則個。」

擇日起行,宋江題了四句放旗上道:

來時三十六,去後十八雙,若還少一個,定是不歸鄉!

宋江統率三十六將往朝東嶽,賽取金爐心願。朝廷不奈何,只得出榜招諭宋江等。有那元帥姓張名叔夜的,是世代將門之子,前來招誘;宋江和那三十六人歸順宋朝,各受大夫誥敕,分註諸路巡檢使去也;因此三路之寇,悉得平定。後遣宋江收方臘有功,封節度使。

其五,為徽宗幸李師師家,曹輔進諫及張天覺隱去;其六,為道士林靈素進用及其死葬之異;其七,為臘月預賞元宵及元宵看燈之盛,皆平話體。其敘元宵看燈云:

宣和六年正月十四日夜,去大內門直上一條紅綿繩上,飛下一個仙鶴兒來,口內銜一道詔書,有一員中使接得展開,奉聖旨:宣萬姓。有那快行家手中把著金字牌,喝道,「宣萬姓!」少刻,京師民有似云浪,盡頭上戴著玉梅,雪柳,鬧蛾兒,直到鰲山下看燈。卻去宣德門直上有三四個貴官,……得了聖旨,交撒下金錢銀錢,與萬姓搶金錢。那教坊大使袁陶曾作詞,名做《撒金錢》:

頻瞻禮,喜升平又逢元宵佳致。鰲山高聳翠,對端門珠璣交製,似嫦娥,降仙宮,乍臨凡世。恩露勻施,憑禦闌聖顏垂視。撒金錢,亂拋墜,萬姓推搶沒理會;告官裏,這失儀,且與免罪。

是夜撒金錢後,萬姓各各遍遊市井,可謂是:

燈火熒煌天不夜,笙歌嘈雜地長春。

後集則始自金人來運糧,以至京城陷為第八種;又自金兵入城,帝後北行受辱,以至高宗定都臨安為第九第十種,即取《南燼紀聞》《竊憤錄》及《續錄》〔7〕而小有刪節,二書今俱在,或題辛棄疾〔8〕作,而宋人已以為偽書。卷末復有結論,云「世之儒者謂高宗失恢復中原之機會者有二焉:建炎之初失其機者,潛善伯彥偷安於目前誤之也;紹興之後失其機者,秦檜為虜用間誤之也。失此二機,而中原之境土未復,君父之大仇未報,國家之大恥不能雪,此忠臣義士之所以扼腕,恨不食賊臣之肉而寢其皮也歟!」則亦南宋時檜黨失勢後士論之常套也。

〔1〕《青瑣高議》及《青瑣摭遺》即《青瑣高議別集》,參看本卷第108頁註〔19〕。

〔2〕《流紅記》見《青瑣高議》前集卷五。《趙飛燕外傳》,見《青瑣高議》前集卷七,「外傳」一作「別傳」。《韓魏公》,見《青瑣高議》後集卷二。《王榭》,見《青瑣高議別集》卷四。

〔3〕《大唐三藏法師取經記》一名《大唐三藏取經詩話》,三卷。日本有德富蘇峰成簣堂藏大字本《取經記》、三浦觀樹藏小字巾箱本《取經詩話》(後歸大倉喜七郎)。二者各有殘缺。一九一六年我國有影印本。《大宋宣和遺事》,簡稱《宣和遺事》,分元亨利貞四集,或前後二集。此書與《大唐三藏法師取經記》均出宋元間,撰者未詳。

〔4〕《燈花婆婆》等十五種參看本卷第16頁註〔49〕。

〔5〕呂省元疑即呂中。《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大事記講義》:

「宋呂中撰,中字時可,泉州晉江人。淳祐中進士,遷國子監丞,兼崇政殿說書,徙肇慶教授。」

〔6〕剽取之書當有十種這十種書大約是《續宋編年資治通鑒》、《九朝編年備要》、《錢塘遺事》、《賓退錄》、《建炎中興記》、《皇朝大事記講義》、《南燼紀聞》、《竊憤錄》、《竊憤續錄》、《林靈素傳》。

〔7〕《南燼紀聞》一卷。《竊憤錄》、《續錄》,各一卷。二書皆記述宋徽、欽二帝被擄北行之事。

〔8〕辛棄疾(1140-1207)字幼安,號稼軒,南宋歷城(今山東濟南)人。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等地安撫使,主張積極抗金。撰有詞集《稼軒長短句》等。(愛思想)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y 10, 2022 at 11:39pm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二篇:神話與傳說

誌怪之作,莊子謂有齊諧,列子則稱夷堅,〔1〕然皆寓言,不足征信。《漢誌》乃雲出於稗官,然稗官者,職惟采集而非創作,「街談巷語」自生於民間,固非一誰某之所獨造也,探其本根,則亦猶他民族然,在於神話與傳說。

昔者初民,見天地萬物,變異不常,其諸現象,又出於人力所能以上,則自造眾說以解釋之:凡所解釋,今謂之神話。神話大抵以一「神格」為中樞,又推演為敘說,而於所敘說之神,之事,又從而信仰敬畏之,於是歌頌其威靈,致美於壇廟,久而愈進,文物遂繁。故神話不特為宗教之萌芽,美術所由起,且實為文章之淵源。惟神話雖生文章,而詩人則為神話之仇敵,蓋當歌頌記敘之際,每不免有所粉飾,失其本來,是以神話雖托詩歌以光大,以存留,然亦因之而改易,而銷歇也。如天地開辟之說,在中國所留遺者,已設想較高,而初民之本色不可見,即其例矣。

天地混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一萬八千歲。天地開辟,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後乃有三皇。(《藝文類聚》一引徐整《三五歷記》)

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媧氏練五色石以補其闕,斷鰲之足以立四極。其後共工氏與顓頊爭為帝,怒而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絕地維,故天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滿東南,故百川水潦歸焉。(《列子》《湯問》)(下續)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y 8, 2022 at 11:41pm

(續上)迨神話演進,則為中樞者漸近於人性,凡所敘述,今謂之傳說。傳說之所道,或為神性之人,或為古英雄,其奇才異能神勇為凡人所不及,而由於天授,或有天相者,筒狄吞燕卵而生商〔2〕,劉媼得交龍而孕季〔3〕,皆其例也。此外尚甚眾。

堯之時,十日並出,焦禾稼,殺草木,而民無所食。猰貐鑿齒九嬰大風封豨脩蛇,皆為民害。堯乃使羿……上射十日而下殺猰貐。……萬民皆喜,置堯以為天子。(《淮南子》《本經訓》)

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以奔月。(《淮南子》《覽冥訓》。高誘注曰,姮娥羿妻。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未及服之。姮娥盜食之,得仙,奔入月中為月精。)

昔堯殛鯀於羽山,其神化為黃熊以入於羽淵。(《春秋》《左氏傳》)

 

瞽瞍使舜上塗廩,從下縱火焚廩,舜乃以兩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瞽瞍又使舜穿井,舜穿井為匿空,旁出。(《史記》《舜本紀》)〔4〕中國之神話與傳說,今尚無集錄為專書者,僅散見於古籍,而《山海經》中特多。《山海經》今所傳本十八卷,記海內外山川神祇異物及祭祀所宜,以為禹益作者固非,而謂因《楚辭》而造者亦未是;〔5〕所載祠神之物多用糈(精米),與巫術合,蓋古之巫書也,然秦漢人亦有增益。其最為世間所知,常引為故實者,有昆侖山與西王母。

昆侖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西山經》)

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發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同上)


昆侖之墟方八百里,高萬仞;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面有九井,以玉為檻;面有九門,門有開明獸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際,非仁羿莫能上。(《海內西經》)

西王母梯幾而戴勝杖(案此字當衍),其南有三青鳥,為西王母取食,在昆侖墟北。(《海內北經》)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豐沮玉門,日月所入。有靈山,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禮巫抵巫謝巫羅十巫從此升降,百藥爰在。(《大荒西經》)

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侖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尾皆白處之。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然。有人戴勝,虎齒豹尾,穴處,名曰西王母。此山萬物盡有。(同上)

晉咸寧五年,汲縣民不準盜發魏襄王冢〔6〕,得竹書《穆天子傳》五篇,又雜書十九篇。《穆天子傳》今存,凡六卷;前五卷記周穆王駕八駿西征之事,後一卷記盛姬卒於途次以至反葬,蓋即雜書之一篇。傳亦言見西王母,而不敘諸異相,其狀已頗近於人王。

吉日甲子,天子賓於西王母,乃執白圭玄璧以見西王母。好獻錦組百純,[]組三百純,西王母再拜受之。[]乙丑。天子觴西王母於瑤池之上。西王母為天子謠,曰,「白雲在天,山?〔7〕自出,道裏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復來。」天子答之曰,「予歸東土,和治諸夏,萬民平均,吾願見汝,比及三年,將復而野。」天子遂驅升於弇山,乃紀丌跡於弇山之石,而樹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卷三)

有虎在乎葭中。天子將至。七萃之士高奔戎請生捕虎,必全之,乃生捕虎而獻之。天子命之為柙而畜之東虞,是為虎牢。天子賜奔戎畋馬十駟,歸之太牢,奔戎再拜稽首。(卷五)

漢應劭〔8〕說,《周書》為虞初小說所本,而今本《逸周書》中惟《克殷》《世俘》《王會》《太子晉》〔9〕四篇,記述頗多誇飾,類於傳說,餘文不然。至汲冢所出周時竹書中,本有《瑣語》十一篇,為諸國卜妖怪相書,今佚,《太平禦覽》〔10〕間引其文;又汲縣有晉立《呂望表》〔11〕,亦引《周誌》,皆記夢驗,甚似小說,或虞初所本者為此等,然別無顯證,亦難以定之。(下續)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y 7, 2022 at 6:46pm

(續上)齊景公伐宋,至曲陵,夢見有短丈夫賓於前。晏子曰,「君所夢何如哉?」公曰,「其賓者甚短,大上小下,其言甚怒,好俯。」晏子曰,「如是,則伊尹也。伊尹甚大而短,大上小下,赤色而髯,其言好俯而下聲。」公曰,「是矣。」晏子曰,「是怒君師,不如違之。」遂不果伐宋。(《太平禦覽》三百七十八)

文王夢天帝服玄禳以立於令狐之津。帝曰,「昌,賜汝望。」文王再拜稽首,太公於後亦再拜稽首。文王夢之之夜,太公夢之亦然。其後文王見太公而訆之曰,「而名為望乎?」答曰,「唯,為望。」文王曰,「吾如有所見於汝。」太公言其年月與其日,且盡道其言,「臣以此得見也。」文王曰,「有之,有之。」遂與之歸,以為卿士。(晉立《太公呂望表》石刻,以東魏立《呂望表》補闕字。)

他如漢前之《燕丹子》,漢楊雄〔12〕之《蜀王本紀》,趙曄之《吳越春秋》〔13〕,袁康,吳平之《越絕書》〔14〕等,雖本史實,並含異聞。若求之詩歌,則屈原所賦,尤在《天問》〔15〕中,多見神話與傳說,如「夜光何德,死則又育?厥利惟何,而顧菟在腹?」「鯀何所營?禹何所成?康回憑怒,地何故以東南傾?」「昆侖縣圃,其凥安在?增城九重,其高幾裏?」「鯪魚何所?鬿堆焉處?羿焉弓畢日?烏焉解羽?」是也。王逸〔16〕曰,「屈原放逐,仿徨山澤,見楚有先王之廟及公卿祠堂,圖畫天地山川神靈琦瑋譎佹及古賢聖怪物行事,……因書其壁,何而問之。」(本書註)是知此種故事,當時不特流傳人口,且用為廟堂文飾矣。其流風至漢不絕,今在墟墓間猶見有石刻神祇怪物聖哲士女之圖。晉既得汲冢書,郭璞〔17〕為《穆天子傳》作註,又註《山海經》,作圖贊,其後江灌〔18〕亦有圖贊,蓋神異之說,晉以後尚為人士所深愛。然自古以來,終不聞有薈萃融鑄為巨製,如希臘史詩〔19〕者,第用為詩文藻飾,而於小說中常見其跡象而已。

中國神話之所以僅存零星者,說者〔20〕謂有二故:一者華土之民,先居黃河流域,頗乏天惠,其生也勤,故重實際而黜玄想,不更能集古傳以成大文。二者孔子出,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等實用為教,不欲言鬼神,太古荒唐之說,俱為儒者所不道,故其後不特無所光大,而又有散亡。


然詳案之,其故殆尤在神鬼之不別。天神地祇人鬼,古者雖若有辨,而人鬼亦得為神祇。人神淆雜,則原始信仰無由蛻盡;原始信仰存則類於傳說之言日出而不已,而舊有者於是僵死,新出者亦更無光焰也。如下例,前二為隨時可生新神,後三為舊神有轉換而無演進。

蔣子文,廣陵人也,嗜酒好色,佻撻無度;常自謂骨青,死當為神。漢末為秣陵尉,逐賊至鍾山下,賊擊傷額,因解綬縛之,有頃遂死。及吳先主之初,其故吏見文於道,……謂曰,「我當為此土地神,以福爾下民,爾可宣告百姓,為我立廟,不爾,將有大咎。」是歲夏大疫,百姓輒相恐動,頗有竊祠之者矣。(《太平廣記》二九三引《搜神記》)

世有紫姑神,古來相傳雲是人家妾,為大婦所嫉,每以穢事相次役,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故世人以其日作其形,夜於廁間或豬欄邊迎之。……投者覺重(案投當作捉,持也),便是神來,奠設酒果,亦覺貌輝輝有色,即跳躞不住;能占眾事,卜未來蠶桑,又善射鉤;好則大儛,惡便仰眠。(《異苑》五)


滄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枝間東北曰鬼門,萬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壘,主閱領萬鬼,害惡之鬼,執以葦索而以食虎。於是黃帝乃作禮,以時驅之,立大桃人,門戶畫神荼郁壘與虎,懸葦索,以禦兇魅。(《論衡》二十二引《山海經》,案今本中無之。)

東南有桃都山,……下有二神,左名隆,右名窌,並執葦索,伺不祥之鬼,得而煞之。今人正朝作兩桃人立門旁,……蓋遺象也。(《太平禦覽》二九及九一八引《玄中記》以《玉燭寶典》註補)

門神,乃是唐朝秦叔保胡敬德二將軍也。按傳,唐太宗不豫,寢門外拋磚弄瓦,鬼魅呼號。……太宗懼之,以告群臣。秦叔保出班奏曰,「臣平生殺人如剖瓜,積屍如聚蟻,何懼魍魎乎?願同胡敬德戎裝立門外以伺。」太宗可其奏,夜果無警,太宗嘉之,命畫工圖二人之形像,……懸於宮掖之左右門,邪祟以息。後世沿襲,遂永為門神。(《三教搜神大全》七)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December 5, 2021 at 8:12pm

(續上)

〔1〕齊諧《莊子•逍遙遊》載:「齊諧者,誌怪者也。」後人有以齊諧為誌怪小說集書名的,如劉宋東陽無疑《齊諧記》、梁吳均《續齊諧記》。夷堅,《列子•湯問》載:溟海有鯤、鵬,「禹行而見之,伯益知而名之,夷堅聞而誌之。」後人有以夷堅為誌怪小說集書名的,如宋洪邁《夷堅誌》、金元好問《續夷堅誌》。

〔2〕簡狄吞燕卵而生商見《史記•殷本紀》:「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商,即契,商朝的始祖。

〔3〕劉媼得交龍而孕季見《史記•高祖本紀》:「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於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蛟龍,《漢書•高帝紀》作「交龍」。季,漢高祖劉邦,字季。


〔4〕關於瞽瞍欲害舜事,《史記•五帝本紀》原作:「瞽叟尚復欲殺之,使舜上塗廩,瞽叟從下縱火焚廩。舜乃以兩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後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為匿空旁出。舜既入深,瞽叟與象共下土實井,舜從匿空出,去。」

〔5〕關於《山海經》作者,稱它為禹、益所作,見漢劉歆《上山海經表》:「禹別九州,任土作貢,而益等類物善惡,著《山海經》」;漢王充《論衡•別通篇》:「禹、益並治洪水,……以所聞見作《山海經》。」《山海經》因《楚辭》而造,見宋朱熹《楚辭辨證》(下):「大抵古今說《天問》者,皆本此二書(按指《山海經》和《淮南子》),今以文意考之,疑此二書,本皆緣解此《問》而作。」

〔6〕不準盜發魏襄王冢《晉書•武帝紀》載:鹹寧五年(279)冬十月,「汲郡人不準掘魏襄王冢,得竹簡小篆古書十余萬言。」

不準,人名。魏襄王冢,一說安釐王冢。據《晉書•束皙傳》載:從汲冢中得竹書數十車,「其《紀年》十三篇,記夏以來至周幽王為犬戎所滅,以事接之,三家分,仍述魏事至安釐王之二十年。……《瑣語》十一篇,諸國蔔夢妖怪相書也。……《穆天子傳》五篇,言周穆王遊行四海,見帝臺、西王母。……又雜書十九篇:《周食田法》、《周書》、《論楚事》、《周穆王美人盛姬死事》。」


〔7〕陵的異體字。下文的「丌」、「稽」分別為「其」、「稽」的異體字。

〔8〕應劭字仲遠,東漢汝南南頓(今河南項城)人。曾任泰山太守。撰有《風俗通義》、《漢書集解音義》等。〔9〕《克殷》見《逸周書》第三十六,記周武王在牧野戰勝殷紂事。《世俘》,見《逸周書》第四十,記周武王滅殷後,繼續追擊殷諸侯國及以俘虜祭祀事。《王會》,見《逸周書》第五十九,記周成王大會諸侯,各國進獻奇珍異物事。《太子晉》,見《逸周書》第六十四,記周靈王太子晉與晉大夫師曠對話時能言善辯事。


〔10〕《太平禦覽》類書,北宋李昉等人奉旨編輯,太平興國八年(983)書成。共一千卷,分五十五門,引書多至一六九○種。該書引有《瑣語》十七則。

〔11〕晉立《呂望表》石刻碑文,一名《太公碑》。宋趙明誠《金石錄》載:「晉太康十年三月,汲縣令盧無忌立。」表內引有《周誌》「文王夢天帝」一段文字。《周誌》,《左傳》文公二年:「誌者記也,謂之《周誌》,明是周世之書,不知其書何所名也。」下文「東魏立《呂望表》」,據清畢沅《中州金石記》載,晉立太公碑損裂後,於東魏武定八年(548)四月再立。由穆子容書寫。

〔12〕楊雄(前53-18)亦作揚雄,字子雲,西漢蜀郡成都(今屬四川)人,成帝時為給事黃門郎。其著作有明人所輯《揚子雲集》,六卷。所撰《蜀王本紀》,一卷,記蜀國開國至秦時諸蜀王的異事。


〔13〕趙曄字長君,東漢山陰(今浙江紹興)人。所撰《吳越春秋》,《隋書•經籍誌》著錄十二卷,內容記述吳國自太伯至夫差,越國自無余至勾踐的歷史故事,其中有不少民間傳說。

〔14〕袁康東漢會稽(今浙江紹興)人。吳平,字君高,東漢會稽人。《越絕書》,內容記述吳越的歷史地理及夫差、伍子胥、文種、範蠡等人的活動。《舊唐書•經籍誌》著錄十六卷,題子貢撰。按該書記事下及秦漢,撰者不可能是子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推斷為「會稽袁康所作,同郡吳平所定。」

〔15〕《天問》《楚辭》篇名,屈原撰。全詩由一百七十多個問題組成,對某些古代史事、神話傳說和自然現象提出疑問。魯迅《摩羅詩力說》稱此詩「懷疑自遂古之初直至百物之瑣末,放言無憚,為前人所不敢言。」


〔16〕王逸字叔師,東漢南郡宜城(今屬湖北)人。安帝元初中為校書郎,順帝時進侍中。所撰《楚辭章句》,系《楚辭》最早註本。下文「本書註」,指王逸《楚辭章句》中《天問》章句序,這裏有刪節。

〔17〕郭璞(276-324)字景純,晉河東聞喜(今屬山西)人。曾任著作佐郎、王敦記室參軍。圖贊,《隋書•經籍誌》著錄郭璞《山海經圖贊》二卷,是以《山海經》內容為題材的圖畫的贊詩。

〔18〕江灌字道群,晉陳留(今屬河南開封縣)人,官至吳郡太守。據《舊唐書•經籍誌》、《新唐書•藝文誌》,江灌所撰系《爾雅圖贊》。

〔19〕希臘史詩指長詩《伊利亞特》、《奧德賽》,相傳為公元前九世紀盲詩人荷馬所作,經過長期的口頭傳誦,公元前六世紀整理成書。作品串聯許多神話和歷史傳說,為後世的文學藝術創作提供了豐富的素材。

〔20〕說者指日本鹽谷溫。他解釋中國古代神話很少的兩個原因,見他所著《中國文學概論講話》第六章(孫俍工譯)(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二篇: 神話與傳說)


延續閱讀 》

狂熱迷戀中國文化的高羅佩(R. H. vanGulik)

王新禧·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November 2, 2021 at 11:41am


談羅伯特·希勒的《敘事經濟學》

延續閱讀: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羅伯特·席勒: 疫情叙事會如何影響未來的經濟生活?

敘事經濟學》這本書的觀點很新鮮,口口相傳的故事如何對經濟產生影響。作者羅伯特·希勒是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大名鼎鼎,然而我並不知道。這本書虎頭蛇尾,前面非常生動,後面枯燥無比,最終我只是潦草地翻了一遍。此外,推薦序是高瓴資本的張磊寫的,非常意外。

廣為傳播的錯誤認知和敘事

看完艾倫的書之後,我的個人感覺是股市和經濟的變化軌跡,以及大蕭條的發生肯定都與這一時期的報道、錯誤認知和敘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什麽是錯誤的敘事呢?可以理解為歪曲的描述,或者虛構的故事。例如,大家在談論股票時,經常提及的幾個故事:


故事一:“某某買了兩萬塊錢的騰訊股票,然後忘記了賬號和密碼,十年後變成了600萬,在香港買了棟房子。”

故事二:巴菲特的價值投資,與長期持有。


這兩則故事,都是在慫恿大家進入股市,並進行長期持有。但是這都是個例,也許輪到你進入時,就只能一直被套牢。


流行短語有何特別之處

在使用“敘事經濟學”這個術語時,我的側重點有兩個:

(1)以故事為載體的觀點被人口口相傳;

(2)人們努力生成新的可傳播故事或是讓故事更具傳播力。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我想研究一下敘事傳播如何影響經濟事件。

當人們感覺自己與故事中的人物——無論是固定人物形象還是真正的名人——存在關聯時,故事的傳播力會達到最強水平。

例如,前面故事一中的主人公,你很容易把他跟你自己聯系到一起。誰都會覺得騰訊的股票靠譜,再者誰還買不起兩萬的騰訊股票啊?這就具有了很強的代入感和操作性。

預測的目的

歸根究底,預測的目的是在當下進行干預,以改變未來的結果,從而造福社會。

比特幣的絕妙故事

比特幣敘事講述的是充滿創意的國際化年輕人的故事,他們與乏善可陳的官員形成了鮮明對比;這是一個關於財富、不平等、先進信息技術的故事,裏面充滿了深奧難懂的專業用語。對大多數人來說,比特幣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它的首次發行就是一個意外,然後,隨著全球關注度的迅速提高,它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人們的認知。比特幣的總價值一度超過3000億美元。但是,除非人們認為比特幣具有價值——其支持者就欣然接受了這一點——否則它就是沒有價值的。


然而你可能對比特幣的技術原理一無所知


造成這一差距的必然是比特幣這一更大規模敘事的傳播力。“數字簽名算法”這個術語聽起來就像是學生時代為了應付考試而費心背誦的東西:帶有專業性、令人痛苦、枯燥乏味。而比特幣的故事則遠比它精彩得多。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它講述的是比特幣投資者僅僅因為了解了最前沿的新事物就發家致富的故事。比特幣是面向“未來”的。這樣的漂亮話很容易被人記住,是可以在社交聚會上熱烈探討的話題。簡而言之,比特幣是一個美妙絕倫的故事。

比特幣的狂熱追捧者可能會認為,嘗試參與比特幣會讓他們與那些將要成為新世界贏家的人建立起聯系,並讓他們深入了解如何保持(或獲得)控製權。只要購買一些比特幣,就可以輕松快速地啟動一個人與這種新現實的鏈接。最重要的是,人們在購買比特幣時用不著做到對它了如指掌。現在,便利店的自動售貨機都出售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這種“參與未來”的敘事使比特幣具備了價值,與此同時,比特幣價格劇烈波動的日常消息也在對之推波助瀾。這一敘事使比特幣價格相對於國家貨幣出現波動,而這些波動既借勢於傳播性敘事,又會生成傳播性敘事。

我們正身處人類歷史上一個特殊的過渡時期,很多全球成功人士都將自己視為更廣泛的國際文化的一部分。有些時候,相對於我們的雄心壯志而言,我們的民族國家似乎越來越無關緊要。比特幣沒有國籍,因此兼具了民主化和國際化這兩方面的吸引力。它的泛國家敘事中有一個與生俱來的觀點,那就是,任何政府都無法控製它或阻止它。與之形成對比的是,老式紙幣上通常都印有一國歷史名人,它代表了一種過時的國家主義,一種適合輸家的東西。從某種程度上說,紙幣就像小號的國旗;它是一個人國籍的象征。比特幣錢包則讓擁有者成為世界公民,從某種意義上說,也使他在心理上擺脫了傳統的依附感。


疫情宣傳對餐飲行業的影響

有些敘事星座可能在高峰期只影響了一小部分人群,但如果這一部分人群大幅削減支出,那這一敘事就有可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舉例來說,如果敘事僅傳至一國20%的人口,但這部分人口決定推遲購買新車或修理房屋,那麽其支出減少產生的影響可能足以讓該國陷入衰退。

今年疫情期間的新聞報道對普通民眾的消費習慣及消費行為的影響,大家有目共睹。

空蕩蕩的餐館,搶口罩的長隊,大米麵粉囤積,中藥的搶購無不是一個個片面的敘事引起的。(大象筆記:羅伯特·希勒《敘事經濟學》2020-05-18)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October 7, 2021 at 11:03am


我們為什麽旅行

人們常常在旅途中,猛地想起湮滅許久的往事,憶起許多故人的音容笑貌。好像旅行是一種溶劑,融化了塵封的蓋子,如煙的溫情就升騰出來了。——《願你與這世界溫暖相擁》

旅行教給我最大的一個道理是:世界上原來真的有很多很多種人,用五花八門的方式生活著他們擁有不一樣的價值觀,讓這個世界顯得紛繁復雜又有趣,讓理解他們的人有共鳴,不理解他們的人有話題。——《辭職,去旅行》

就算過幾天就得回去,依舊上班,依舊吵鬧,依舊心煩,可是我對世界有了新的看法。就算什麽改變都沒有發生,至少,人生就像一本書,我的這本也比別人多了幾張彩頁。這就是旅行的意義。——《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旅行就是,離開自以為是的生活,串聯起以前的回憶,並以開放的態度結識,日常生活之外的有趣之人,至於風景,那只是附贈品。——《我就是想停下來,看看這個世界》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靜靜坐著思維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尋、觸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論是風土的,或是心靈的,都是一種旅行。——《玄想》

只有一個人在旅行時,才聽得到自己的聲音,它會告訴你,這世界比想象中的寬闊。——《魔女宅急便》

旅行之於我,就是讓夢想照進現實的一種可能,我們必須適時地讓自己走出去,與陌生人友善地微笑,換一種和這個世界打交道的方式,去重新學習愛。——《香蕉哲學》

旅行是為了可以大聲抒發自己心底期待已久的聲音。——《親愛的伽利略》

那時,青年人不斷思考,卻什麽答案也得不到,於是他們去流浪;這天,青年人不去思考,無數答案和觀點就已將我們包圍,於是我們去旅遊。——《逍遙騎士》

旅遊和旅行的最大區別在於:旅遊僅僅是用雙腳與眼晴,而旅行還要帶上靈魂和夢想。——《花開半夏》

世界旅行不像它看上去的那麽美好,只是在你從所有炎熱和狼狽中歸來之後,你忘記了所受的折磨,回憶著看見過的不可思議的景色,它才是美好的。——《在路上》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