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發佈《陳楨: 札記2001》

《陳明發的詩與詩想》

《陳明發論故事》

《旅遊·把故事說好的快意》

我想將老子、莊子同後現代的領導美學聯繫上來。

不僅這樣,老莊鮮活的創意領導,必須替代現代管理思想中的理性中心主義。

讓它成為後現代人在知識社會中學習、工作和耕耘生活的基礎。

我希望這不是一種技術,而是一種人生抉擇。


創意人·故事人 精進計劃 》》

《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本事
《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生活&旅遊札記
《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攝影輯
文創玩家記事本 2001~2013
陳楨: 札記2001

說好的俳句 I
說好的俳句 II

馬來西亞微博
白垚經典: 中國寡婦山~~史詩的變奏

(Feature Photo: Are you searching for your soul? Then come out of your own prison by Avnish Dhoundiyal, http://avnishdhoundiyal.com/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12 hours ago


陳明發《旗手傻子》


物體是記憶的載體,我想拿竹子來說明這件事。別看竹子虛心,它可把我對傻子的記憶收藏得紮實。


打我懂事以後,傻子大概是我最早認識的人之一。長得瘦瘦小小的,就像個小學生似的,沒人猜得透他究竟幾歲,好像每一年都是那個樣子。聽聞他小時候發了一場高燒,腦子就不行了,連說話也說不清。

每一回他走過,村裏的孩子們遠遠就喊他:“傻子!傻子!”他只是傻乎乎地笑,若無其事地繼續走他的路。要是遇上我家鄰居老奶奶,她會罵那些小孩幾句:“幹嘛叫人傻子?幹嘛搗蛋人?”回頭又對他說,傻子,你等等,我有餅乾,你拿去吃。

小孩們就笑嘻嘻道:“阿婆,妳也是叫他傻子啊!”老奶奶理直氣壯地說,人家不懂得他叫什麼名字嘛。帶頭的孩子應道:“我們也是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看他沒親沒戚的,哪家人需要人幫忙就叫小孩去喊他來,他也隨喊隨到。不論清理布袋蓮池塘泥濘,或更換豬寮的亞答屋頂,他當然無法主持全局,幫頭幫尾卻從不叫人煩心,也從不跟人講價錢,給多少拿了就走。有的人家可能覺得虧待人了,他沒走幾步就喊住他:“傻子,我這裏有些雞蛋,你拿去吃吧。”


遇上紅白事,不必通知他會在第一時間自動報到。擺桌倚、鋪桌布,放汽水、瓜子或花生,都有條有理。小孩躲在桌下趁沒人注意爬出來偷喝汽水喝,給他逮到時對他例外的客氣,求他別告訴大人免得被鞭。只有這時刻,看得出他臉上有三分滿意自己所為的神色。



遇上喪事,他永遠是出殯時給死者女婿、孫婿舉銘旌幡的那位。人雖矮小,走在棺木車前面,總是把那根青竹做的長長的旗竿很莊嚴地舉得高高的,像是後面整個儀陣的領軍旗手。很多年後,我的學校組織了一支銅樂隊,第一次看見樂隊的指揮是那麼的威風凜凜,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他來。忽然發現,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不在了。

别看他傻乎乎的,離開村子好幾英里外有人辦喪事,他都有辦法得到信息而徒步去打雜。還砍好兩根十餘尺長的竹竿扛在肩上走去。他知道這十方里範圍內,就只有我們村子長竹子。


有一回,有一家老人過世,沒有兒子捧香爐。道士說:“傻子,你給他做兒子吧!”他二話沒說放下手頭的工作,穿上孝服。自此,有那位孤零零的老人過世,他就不再是雜工,而是往生者的兒子。有的小孩還是愛作弄他,笑他:“傻子,你有好多爸爸、媽媽啊。”

道士說他是最稱職的職業孝子,每一回都哭得很投入,感動了到來上香的親友,罵那些孝子孝女,怎麽好像沒一回子事,在那裏和坐夜的友人嬉鬧打麻將,甚至脫了孝服上街去宵夜。 只有他靜靜地徹夜在給死者燒上路錢。

鄰居老奶奶說:“他一定是想起自己也是孤零零一個人在世界上,所以哭得特別傷心。”


老奶奶死的時候,他哭得比她的滿堂子孫還要傷心,而且拒絕收下喪家給他的庶務酬勞。他說: “她是我的婆婆。”大家很奇怪,傻子這一回說的話,每一個字居然都聽得清清楚楚。
(12.4.202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Saturday


陳明發40年出土散文

六月? 今天父親節,讓我自我陶醉一下好嗎?

先說六月十那天,為詩社回去拉曼講課,感覺特別好。


四十年前,我在這地方生活過,寫過好些文字,老老少少結交了吉隆坡當時活躍的許多寫作人,留下很多美好的記憶。

最近為寫詩社散文選集,重看了很多年不翻的剪報,發現“六月”對我曾是很有感覺的月份。

謝謝那時候往來的人兒,都是食字獸,給了我超過“鼓舞”二字所隱含的激情。年華虛幻,當時卻執著 。

分享40年出土文字一篇,《走在六月的流煙裏》。 (2018年6月17日)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Thursday


陳明發《世說新語 2021》18


年紀大了,少了很多床間樂趣。——我的意思是說,過去可以躺在床上看書,累得迷迷糊糊,把書蓋在臉上就睡著了。老来,没老花眼镜看書像瞎子,但自從因為睡著翻身砸壞兩副眼鏡,就沒敢再躺下閱讀。夢裏許久沒書香味。(8.4.202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pril 6, 2021 at 10:32am


夢是一種不由自主的詩

李希特(Jean Paul Richter)說:“夢是一種不由自主的詩”。Oneiropoiesis (夢之形成)是由希臘字Oneiros(夢)與Poiesis(創造)組成的,而Poiesis 也是“詩”的字源。

一般夢的解析都太注重資訊處理,卻忘了做夢是高度發揮創造力與想象力的行為。

榮格說過:“夢是靈感。”

有些夢的確與靈感扯不上關係,但每個夢都能把事實編成不只是事實而已。

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1889-1976)說:“按嚴格意義界定的詩,從來不僅僅是日常語言的較高等模式。其實正相反,日常語言是一首被遺忘且被耗盡的詩,再也發不出任何回響。”(《夢:私我的神話》193頁)

                                                      (Photo Appreciation: Twig Snow Faerie by Jaime Ibarra)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9, 2021 at 2:20pm


陳明發詩想《目眩》


目眩,是絕大部分人初到大都會的感覺;像是有懼高癥的人,從高樓上下往下看,心頭有幾分畏怕,腳似乎站不住了,一心卻很想挨前一些,以把腳下的街道看仔細。然而,大都會能看得清楚嗎?

有關城市的沉思,浮出的關鍵詞是約定俗成動態的:發展。好像不這樣就無涉生命力了


照片是靜止的,故事卻在不斷在說着,影響着我對一個城市的審視。


多線的劇情交叉、匯合又走散,以致於以目眩告終。


城市有它的脈搏,我的心跳大多數時候跟不上它,所以常常想嘔吐。



我不是說我感到噁心,恰恰相反,它是一種血壓不諧調、神經難平衡的現象。

酒喝多了,不也嘔吐嗎?正是那種情況。

有人坐過山車、乘飛機,不知所措的就嘔吐了。正是那種情況。


嘔吐,仿如牙痛與女朋友跟人走,我們控制不了。



仿如高樓上墜下也好飄下也好的物體也好人也好,一旦發生了就無法控制。

在城里,人人在說“發展”;很多時候,那發展誰控制得住?

我們只可能想方設法與它的脈搏一致;不可能改變它的脈搏;因為它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脈搏,常常嘔吐。
(May 31, 2012)

                               (THE LIGHT OF CITY: INTERSECTION NYC BY NAVID BARATY)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8, 2021 at 11:05pm


陳明發詩想《情緣》

這輩子遇上好伴侶

一定要修行

來生你們才會再遇上


這輩子遇上壞伴侶

更要修行

免得你們來生又遇上


旅遊的心情也是這樣

說完了,

人生何嘗不是一趟旅遊?

2016年7月25日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8, 2021 at 12:32am

陳明發解字《廟》

在馬來西亞,許多華人學校與社團,都是從神廟開始的,因爲廟宇是南來移民最早建立起來的公共場所。它的功能是多重的,不只是拜祭在飄洋過海時保佑大家平安無恙的神明與祖先而已,更多時候,它也是民眾會堂,過年過節時相聚歡慶;平時有事則共同商議。


擡頭三尺有神明(神像在看著大家),所說的話一句句都聽在祂們耳裏,一舉一動逃不過祂們的眼睛。所以,彼此都得坦蕩蕩、開誠布公,若有欺詐,天理不容。



這莊嚴情況,就像是一個鄉裏的小朝廷,審議並主持村裏百姓祭祀、公益與民生等事宜,凝聚民心、共襄盛舉。


實際上,在最早的中文裏,廟字寫成“朝”字。這樣的用法,可以從古代文物上的刻字(金文/銘文)找到。例如在西周(約公元前1046年至公元前771年),便出現以下這廟字。


它的左旁是個“卓”字,由“匕”與“早”組成,望文生義,就是“比”別人“早”;這樣來了解“卓越”、“卓然”、“卓見”,就能明白祖上造字,這“卓”字在“朝”、“廟”裏有份量的蘊涵,超然、高明、挺立,一點也馬虎不得。

馬來西亞很多神廟都是建在河邊、海邊。為什麼?因爲當初遠赴重洋,一路艱辛危險,能安抵異地開始新生活,一下船燃香跪下除了感恩天地,繼而許願盼望接下來的奮鬥年歲能平平安安、一切順利,先立個神龕日夜上香,一旦大家手頭稍微寬鬆,再立個小廟;隨村子的經濟慢慢好起來,廟宇也越建越大;越建越多。

回頭看周朝時的“朝”字,“卓”字右旁那水流符號,是多少的移民敘事的暗示在內?祖上造字是不是深具遠見;早有奧秘?(28.3.2021)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6, 2021 at 8:57pm


陳明發短篇〈太空人〉(上)

老人在頂著巍巍顫顫的大太陽,向商店走來。清美老遠就認出他是誰,走出來向他打招呼:“董事長!” 

老人家楞了楞,覺得好像是叫他,又好像不是。唯一的反應,是在猶豫要往前走,還是掉頭走。

 

清美趕緊上前扶他到店裏坐下,給他倒了杯茶。

 

這村子,不時有隨孩子搬走的老人家,三五不時摸回來東轉西看。不知怎的走啊走就忘記了來時路,鬧得兒孫驚慌失措到處找。  

陳清美眼前這老人家,曾在村裏的小學擔任多年董事長。究竟有多少年,沒人記得清楚。反正清美的母親上學時,他就已經是董事長。小姑結婚時,還邀請過他做證婚人,後來村人就得到一個印象,證婚人是要兼作宴會大廚的。

 

學校有何大小慶典,大家從不憂愁,董事長總是親作親為,前前後後打理得妥妥當當。聽說他並不是特別有錢,但總有辦法在這小學校裏,該開心的時候,讓大家都有得吃喝又有小禮物拿。  

校長初來時,辦中秋聯歡晚會,除了師生和家長,還來了很多回鄉的校友與村人。她對董事長說:“今天大日子,妳說幾句話吧。”他慌張地說:“妳來妳來,要不叫副董事長吧,以前都是他們說話的。”自此,任何典禮不是校長就是副董事長說話。 



盡管如此,在大家眼裏,從校長到家長,他似乎就是一位外號叫“董事長”的校工。女校長一聲“董事長,籬笆壞了,山豬進來把花園搞得一塌糊塗。”不必再說第二句,他下午就帶著人來擺平。大家一看,那面籬笆是新的;花園整修好了,還多了幾大盆新花草。 
 

校長說,董事長從沒給學校開過一張賬單;反正有任何賬單,最後也是由他付了。

 

有一天,他到學校修水喉,校長說:“董事長,有兩間課室讓白蟻蛀了,恐怕耐不了多久。”他第二天一早開著老車子,去到三十公里外的政府大樓求見議員。之後又去了十多次,每一次都等上幾個小時才見到議員。 

議員給他鬧煩了,撥款總算批准。可是拖了一年多,造價漲了,錢不夠用,他在鎮上一間店一間店去募捐。大街人家的孩子都上鎮上的學校,有的說,我們也在籌錢建大禮堂呢,只能給你們捐一點表示心意。即使如此,他把所有的錢湊上來,許多工作都自己動手,居然讓他建出三間新教室來。 

 

有一天,董事長忽然心血來潮,說要坐在課室裏看看師生上課的情形。做了那多年董事長,他其實從未踏進過課室考察;一位校工,能考察出什麼名堂來? 

在他隨意走進去的那間課室裏,城裏新來的一位年輕老師正在發回作文簿,一聽說董事長要看看孩子上課的情況,馬上叫陳清美站出來唸唸她拿到高分的新作文。 

 

清美猶疑了好一陣子才站起來,拖著沈重的腳步走到課室前面,鞠了個躬,也忘了稱呼董事長、老師和諸位同學,雙手不聽使喚地直發抖,勉強開口說了一句:“人人都有志願,身為萬物之靈的我也有志願。我的志願是成為一位太——空——人——”。最後三個字,是她從電影裏學習到的,為表示決心,語氣要拉長、誇大。 

清美這才開始感覺自己有信心了,手不再那麼抖,正想繼續唸下去,董事長卻站起來,以從沒有過的清晰肯定的口氣急促說道:“鄉下小孩,做人要踏實;妳可能做太空人嗎?” (下續)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6, 2021 at 8:56pm



陳明發短篇〈太空人〉(下) 

大家都呆了。首先是清美立即大哭,手腳無措的女老師許久才醒過來,叫她先去洗把臉。董事長也給自己嚇壞了,自己到底想說什麼呢?看看班上的其他同學,鄉下孩子誰也不敢看他,他唯有默默走出課室,走了幾步,倒回來打開清美的作業簿,歪歪斜斜寫了幾個字。

 

不久,大家好像都忘記了這件事,或努力不去提這件事。

 

第二年,董事長換了住在街上的一位保險代理,一來便給多位老師優惠的賣了一些保單,還招了兩位老師做他的下線。他不修籬笆、裝水喉,但把議員請來了為那三間新課室剪彩,而且在發表了一篇激勵人心的歡迎辭。主題是“有了大志向,千斤百擔我敢挑!”師生和家長都覺得自己不僅風光了,而且前景美好。何況,在場的議員臨時大贈送,也做了多項振奮人心的承諾,讓村民談論與盼望多年,直到換了三位新議員,大家才淡忘曾有那麼一件事。 

 

清美給幾個老同學打電話,兜兜轉轉找到老董事長住在衛星市的孫女來接他回去。 

陳清美一直沒忘記這件事,雖然她一直沒弄懂是怎麼一回事,直到在村子裏長大,嫁人,生孩子,上網讀點育兒心理學,開始接觸到“童年陰影”這四個字。但她的了解是,她的陰影是,老董事長給了她一個很好的教育。他沒誤導她:“鄉下孩子,做人要腳踏實地,太空人?未免太空洞了吧?” 

 

“腳踏實地”四字,大概是她整個小學所學到的最好的功課,比那位校長說的“妳可以的,太空人不是夢”,更貼近心窩。 

董事長的孫女找到了清美的店來載他。臨上車,老人家忽然轉頭對清美笑笑,清晰有力的說了三個字:

 

“太——空——人——”。 

 

她蹲下來哭了。 

清美一直還保留她小學的那本作文簿。因爲,有董事長那歪歪斜斜的三個字:“對不起”。

(14.6.2020 夢裏得到的故事)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5, 2021 at 6:21pm


陳明發短篇《感動》

這輩子,我沒感動過任何人。忘了誰說過,我的誕生純粹是一場意外。單聽那語調,就知道這場意外多麼不受歡迎。即使我那時嚴格地說,是多麼地勇敢而純潔。整個環境都對我充滿敵意,我還是來到了這世界。再說,初来乍到,我也没蓄意傷害過任何一個人。萬萬料不到的是,居然沒一個人為這份勇气與無邪而感動。


大家寕願為其他没點道理的事而感動。社会上多少落空的承诺,誰懊悔過?细聽各方事後的自我解讀,話語中像袋子裏塞满鑽石似的满足:“連我這麽會想而且想得格外客觀格外仔细的人,都看不出這承諾有何理由泡湯?一定是有預想不到的變数在里面,且给他們多一點時間。”“ 變数”那两個字說得特别地高深莫測。末了,還補上一句:“人非聖哲,誰能無過?”這句話,雖然聽似因為某種感悟而動了真情,但我不確定這“人”說的是他自己呢;還是欺詐他者。


我曾嘗試參加電視真人秀。他們說:“打動我,我說你有魅力!”可是海選時,我才開口說了一句:“我的誕生是一場意外”,陪審團馬上就喊停。一位據聞是網紅的女子反問我:“誰的誕生不是意外?”其他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評審開始笑成一團,其中一位還補充了莎士比亞說過的一句什麽名言。為什麽我知道是名言呢?因爲他(也可能是她)一說完,大家便笑得更厲害。大家要是没聽過這句話,為何笑得那麽天公地道的自信?


我出現在真人秀引起我有生以来聽過的最大笑聲,但我知道他們一點也不為我的誠懇而感動。如果有必要提高收视率,網红叫大家把鞋子扔上台,他們反而會感動得渾身颤抖急着脱下鞋子。免得引起大家不快的蠻動,我趕緊走下台。

人家都識趣要走了且走了三步,那位網紅還耍一招:“我給你一次機會,你會唱歌嗎?不會!?天啊,連唱歌都不會,怎麼感動人?你應該多上我的網站,看我為何唱得那麽好。”這回,全場爆發我有生以来聽過的最大掌聲,穿插最响亮的口哨。我邊說謝謝、對不起,對不起、謝謝,邊走下臺。害怕鞋子随時在“唱歌!唱歌!唱歌!”叫喧聲中羣飛而至。


我明白問題不在我,而是莎士比亞太厲害了。可那位不男不女的評審究竟引述了名人那一句名言,我沒聽清楚,只記得其中有個“台”字。有個字就得了,我可以用它作關鍵詞,上網查查看。查了好幾個星期,始终没找着那個我覺得符合當時情景的“台”。也許,他們是為了拆我的台,随口就把莎士比亞抬出来。提“我父親的朋友”或“有人”,效果也可能一樣的好。反正就是臨時胡謅一句,名言不名言都無所謂;被偶像感動到激動、衝動得不可以的男女,不是集體哭得呼天搶地,就是笑得驚天動地。完全無法自我;根本没了自我。

我要是認真,就真的輸了;所以我决定放下,為了走更遠的路,讓腦筋有餘地可想别的事。這些話大家都在網上看過,我也是剛剛上網看到的。正想拿騰出来的腦子空間,去想其他讓人感動的途徑,朋友給我抖音一支視頻。


看似歌臺,看清楚,却見一片亢奮的旗海。唱歌的人不好好地唱,每唱一段就嘶喊一大段話才繼續唱下去,唱完把嘜克風交给某人說請他說幾句話。那人當真只說幾句話又開始唱歌,唱一段又繼續說下去。人生確實充滿意外。官老爺要感動人得唱歌,而歌手要感動官老爺得戴天履地的嘶喊。不管唱歌或講話,每當聲浪裏出現性器官與咒詛,飄揚在旗海中脚不着地的人潮便翻天覆地狂歡起來。

這不就是啃藥後的狂歡,算感動嗎?

騰出一些空間的腦子,有那麼一刻,那麽一個角落,忽然冒出一個念頭:總算,有個人為我感動了;那就是我自己。


能想到“狂歡,不是感動”,我不應該為自己而感動嗎?

以後,我可以理直氣壮詰問人們:“莎士比亞感動過無數人;他可曾感動過自己?”(10.10.2020)

                              同步發佈 》https://iconada.tv/profiles/blogs/3600580:BlogPost:985015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