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27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3, 2022 at 10:59pm

晴朗李寒《一件事,一個人……》

一件事,一個人,突然想不起來了。

想不起來了,就算了吧,

以後這樣的時刻會越來越多。

要學會平靜地接受,慢慢地

習慣。就像

 

老年這塊巨大的石頭壓下來,

要一點點塌下腰身,

 

用力撐住,

而不是讓它猝然降落。

2015.05.08草稿


晴朗李寒《晨風沖蕩著楊樹林……》

晨風沖蕩著楊樹林,新葉的喧嘩

模仿著大海的波浪。

初夏細碎的陽光,刺透激動不安的

葉子,照臨地上的花草。

那些沖著虛空舒展拳腳的老人,那些

以背撞樹的老人,那些以清水

在石板上書寫詩句的老人,

我無法知道

 

他們是否已經

與世界達成了和解?

而我行走在林間,從容地

走過他們身邊,葉子的喧嘩充滿耳廓,

面對塵世,我還有那麽多的不甘。

2015.05.18


晴朗李寒《抖空竹的老者》

他創造了自己的小宇宙——

這個白發的老頭子,在林間

讓一隻空竹,隨手臂的舞動,上下翻飛,

以他為圓心,嗡鳴,旋轉,

一條細線,近於虛無,

但它牢牢地扯住了那個飛旋的輪子。

這老頭子多麽從容,淡定,

他只需要抖動手中的小棍,面對

這片林子,像指揮家,

操控著龐大的樂隊,這小小的宇宙

就環繞著他這顆恒星,

不停地旋轉,與腳下的地球,初升的

太陽,保持了相同的軌道。

2015.05.18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3, 2022 at 10:41pm

晴朗李寒《低頭走自己的路……》

低頭走自己的路,這麽多年,

我撿到過閃閃發光的釘子,也撿到過

銹跡斑斑的。我能輕易

分辨出哪些是被錘子敲打過,哪些

深入過木頭,墻壁,哪些

還保留著處子之身。

當然,我並不否認,我也用同樣的眼神兒

觀察過

從我身邊掠過的每一個人。

 

我撿到過一張白紙,更多的是

寫滿了模糊的字跡——

情意綿綿的書信,義正詞嚴的

公文,責權分明的協議……

看一看,我會輕鬆地再次讓它們

嘗試被拋棄的命運。

 

我曾撿到過一個

少了手臂的布娃娃,她的小臟裙子,

空洞的眼神兒,

讓我久久羞於直視。自從做了

一個女孩的父親,我的內心越來越脆弱,

聽不了病痛的呻吟,看不了

傷心的眼淚。

 

我還撿到過更多無用的東西——

一個個空瓶子,它們裝過

善變的液體:水,酒,油,毒藥,

有些清淡,有些

濃烈。如今它們空下來,

像我一樣,清高而頹廢,

肚子裏裝滿風聲,側身用一隻眼睛

不安地打量著這個世界。

2015.05.20草稿

 

晴朗李寒《陽光被細密的枝葉……》

陽光被細密的枝葉

又過濾了一遍,斑駁的光影

讓穿過林間的小徑

像繡上了明暗閃爍的花紋。

地上這些謙卑的花草,開了,謝了,

才不在乎有沒有人欣賞。

 

我的腳步,在晨風中乾淨,輕盈,

那林外的車流喧嘩,

和我有什麽關係?

 

速朽與永恒,不過如此。

仇恨與迷戀,不過如此。

誰能說得清,生是短暫的清醒,

死,是漫長的昏寐?

 

晨風吹過樹林,吹透了我

虛長了四十多年的肉體,

也沒有忽略任何一片葉子。

在廣闊的塵世,我的愛與恨,

顯得多麽偏狹和幼稚!

 

2015.05.20草稿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3, 2022 at 5:54pm

晴朗李寒《麥芒泛黃,芒種將至……》

麥芒泛黃,芒種將至。一年

又快過去了一半。

鄉村很近,但是故鄉遠了。

什麽叫芒刺在背?一年年空度時光,

看見田園,農人,

我總會為自己失敗的人生,

感到羞愧。我是農民的兒子,

但是,我種了多年的文字,

有什麽用!?有幾個人能讀到它,

它能否讓人透過淚水微笑,

能否讓他心中漸熄的火,重新燃起。

甚至我的技藝,無法比喻出

那些田野間的小鳥,它們的鳴叫聲,

花樣翻新,聽來讓人

心中充滿歡喜。

人群使我緊張,在人的叢林中,

多少人變成了野獸!而只有

在空曠的原野上,

我感覺自己

才更像一個人。

 

2015.05.21晨散記。


晴朗李寒《華北平原》——致敬姚爺

1

黎明的平原上沒有風。小滿剛過,

正是麥子灌漿的季節。

我看見,遼闊的原野上,只有一個農人

彎腰在麥田裏,

用鐵鍬平整著壟溝,在他的身後,

機井裏抽出的水,沿著溝渠

正清亮地向著這邊流來。

 

再澆上一遍水,麥子就該熟了。

 

2

麥芒又黃了些,一片片,從遠處看,

仿佛被晨光照亮。

麥田上空,是燕子翻飛,麻雀爭鳴,

喜鵲拍打著翅膀,間或是遠處村莊傳來的

一兩聲犬吠雞鳴。

這麽多的聲響交織在平原上,

加深了它的寂靜。

 

3

這個時節,如果你蹲在地頭,

眼看著,麥粒就會一點點兒漲滿,

麥芒子炸開,像等候臨產的孕婦,

讓人有些激動,又有些焦灼。

不過,你稍微一走神兒,

整片麥子刷拉拉就會變得金黃,

到那時節,從洋溢著芳香的麥子地裏,

飛出雲雀的歌唱……

2015.05.24草稿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3, 2022 at 5:00pm

晴朗李寒《初 夏》

二月蘭都熄滅了,現在林間空地上,

盛開的是

石竹,蒲公英,石榴,苦苣,酢漿草,刺兒菜。

今天,還看到了第一朵

綻放的萱草,金黃耀眼。

平生第一次看到了開花的七葉樹,

 

在樹杪之上,像玲瓏的花塔。

紫荊結了豆莢,核桃,杏子

還是綠皮的,像青澀的二楞子。

那一大片蛇莓熟透了,點點紅艷地

誘人,我偷偷摘下,品嘗了三枚,

 

酸甜,入口融化,牙齒間只留下

咯吱咯吱的籽粒。

 

這片林子是一群灰喜鵲的領地,

作為一個陌生的闖入者,我讓它們

感到緊張不安,它們在我頭頂的樹枝上,

拍打著翅膀,嘶啞地鳴叫,

噴射出糞便,

我聽得出,那叫聲中充滿恐懼與憤怒。

每次從這裏走過,我總是加快腳步,

直到把我趕到林地邊緣,

它們才會罷休。我曾在心裏向它們保證,

 

對任何人,都不會泄露

這片林子的所在。

 

2015.05.25散記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3, 2022 at 2:47pm

晴朗李寒《生活小區》

清晨,叫醒我的,是對面窗口籠中

那一對白色的斑鳩;

黃昏時,從臨街的那間小門診裏,

常常會飄出煎熬中草藥的苦香。

 

隔壁有個孩子,每逢周末

都會練習鋼琴,開始磕磕絆絆,

現在已能流暢地彈奏《長江之歌》。

小區裏孩子那麽多,

我至今不知道,她是哪一個。


從外面歸來,在一家的窗子下,

我總會停留片刻,有隻小貓

喜歡蹲坐在那裏,

瞪著憂郁的眼睛朝外張望,我每次

都要和它打個招呼。

 

看到單元門口堆滿了雜物,聽到

錘子和電鋸陣陣響起,我知道,

又走了一家舊戶,搬來了新的鄰居。

今天,這家門口停了長排迎親的喜車,

明天,那家門前擺滿了

花圈挽帳,響起哀樂。

 

來來去去,我都沒認清他們是誰。

 

時常啊,我會被樓下

小女孩兒的哭啼吵醒,還聽到她的媽媽

有時是勸慰,有時是呵斥。

偶爾樓上傳來那對仇人般夫妻的吵罵,

和乒乒乓乓的摔打,

 

間或夜半時分也能聽到床榻吱嘎,女子呻吟……

 

而我和妻子,每日書堆間吃飯,睡眠,

在自己狹小的王國裏,勞動,做夢,

生活平淡,清靜而自足。

黃昏時,我們到樓下散步,說話,

 

汽車已經填滿了樓間的縫隙,

我們不得不側身走過。

 

2015.05.27晨草稿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3, 2022 at 11:36am

晴朗李寒《良晨》

我走累了,坐於叢林之畔歇息,

沒有什麽事,值得我

在這樣一個美好的清晨

憂慮和奔忙。

 

黎明的爽風攜來花草的清香,

楸樹結出如絲的豆莢,松樹加深著

濃密的綠意。

 

鳶尾花停止了歌唱,那又怎麽樣?

 

一大清早,我就遇見了

成群的月季、蜀葵、波斯菊和鼠尾草,

它們燦然的笑臉,讓我忘記了

自己是一個:人。

 

(我似乎天生喜歡掉隊,

總會忘記趕路,而輕易沈迷於

路邊繁花的顏色與芬芳。)

 

一早上啊,我就被這麽多

喜鵲、戴勝、斑鳩、灰雀的鳴叫聲

包圍,甚至它們

在枝葉間的爭吵都悅耳動聽。

 

如今還有什麽想不開的? 太陽已經照臨

生命的右肩,你只需盡享

人世這短暫的自由。

光影在身邊流轉,時間放慢了速度,

仿佛有大把的時光容你虛擲。

 

走吧,時候不早了!

且慢,一隻小小的細腰蜂

忽然落上了右手的無名指上,我擔心一起身,

眼前的良辰美景,

便會紛然破碎……

 

2015.05.28晨散記於東環公園。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2, 2022 at 11:20pm

晴朗李寒《初夏的細雨最先淋濕了石頭……》

初夏的細雨最先淋濕了石頭,然後

才是花香與鳥鳴。

晨風被雨絲層層過濾,我的肉身

也輕易被靜謐的時光淘洗。

 

雨中舞劍的人,樹下揮拳的人,

他們都還有虛空的對手。

我,垂下雙肩,只剩下

茫然四顧。

 

四十五年,我不斷被生活修正,

終於修煉成了一名合格的

看客,嘴巴上打了三層的鉛封。

有些家夥可以放心了——

 

如今我只剩下了漫步,賞花,望氣,

匆匆暴走的人,翩翩起舞的人,

誰也不會再聽到

一個孤寂的靈魂的叫喊。

 

走得越遠,丟下的東西越多,

除了時間,已沒有可以讓我屈服的敵人,

我也並不奢望

包裹骨肉的這具皮囊存世太久。

 

像眼前斜風細雨中滌蕩的

樹木,花草,盛開罷,就安然凋零,

我會平靜而緘默,

帶走許多不為人知的隱秘。

 

2015.05.29晨散記


晴朗李寒《到芒種還剩下七天……》

到芒種還剩下七天——

這條林蔭大道把麥田分成了

南北兩片,南面的麥子黃了,北邊的麥子

比它黃得

 

一點兒也不遜色。

 

這條大道,晴天裏還是塵土飛揚,

雨天滿是車轍與泥濘。

白楊樹的枝葉在空中相連,

東頭是宋村,西側是成片的樓群。

 

離芒種還有七天時間了——

風雨之後,壟邊路畔的野草長了起來,

掃帚苗,大葉莧,艾蒿,灰灰菜……

鳥雀叫得也顯得歡實。

 

我習慣了在這條大道上漫步,看看

莊稼的長勢,聽聽雞鳴犬吠從村巷裏傳來。

然後,重又回到鋼筋水泥的樓上,

侍弄自己散漫荒蕪的文字。

 

2015.05.31早晨漫步散記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2, 2022 at 8:34pm

晴朗李寒《上帝的奶羊》

這是位母親!她被行刑者再一次

帶到了廣場上。

人群在此處匯集,眼神中滿含饑渴。

 

她的乳房被暴露出來,眾目睽睽之下,

飽滿的雙乳,被那老家夥的手

反復揉搓,擠壓……

 

直到潔白的乳汁噴射出來,直到

注滿一隻只白色的小桶,

空氣中蕩漾著新鮮的母親的清香。

 

她不年輕了,必定有自己的孩子,

並且不止一個。但是,在黃昏,

她再次被押解到了廣場之上。

 

人們早已等在了這裏,這也是些母親,

她們拿著杯子,瓶子,水壺,

排隊從另一位母親身上取走奶水。

 

那老家夥微笑著招攬生意,都是老主顧,

他用接過錢的手,又去擠壓乳頭,

他們都愛這新鮮的,泛起泡沫的乳汁。

 

光線暗淡下來,而她身體中擠出的奶,

還是那樣白。她仿佛一座長著四足的奶罐,

鮮奶可以源源不斷地流出。

 

這是位母親,她站在狹小的三輪車上,

站在人群中間,嘴巴蠕動,不是說話,

是在反芻,茫然的視線不知投向哪裏……

 

2015.06.03早晨草稿

 

 晴朗李寒《突至的暴雨洗凈了石頭……》

突至的暴雨洗凈了石頭。然後把一條彩虹

丟在了河谷的上空,

天藍得仿佛一隻驚飛的小鳥,

就會把它撞碎。

 

這個人不知為什麽,忽然遠離了人群,

試探著走下河灘,要穿越

高高低低的卵石,他的身體並不比石頭

大多少,當然更談不上硬度。

 

但是,他好像執意已決。河對岸是叢林,

一層層漫上山去,飛鳥消失在那裏,

白雲飄過向山後,究竟是什麽

誘惑著他,讓他和一灘的大石頭較量?

 

汛期還沒到來,河水還懸停在上遊。

現在河套裏流動的只有風。

但是,隨著這個人腳步的移動,跳躍,

空氣緊張了起來,卵石也繃得更為堅硬。

 

這個人,這個遠離了眾人的人,

瞬間變得那樣單薄,渺小。他

像是在卵石間沖浪,

時而被石頭顛起,時而又被石頭淹沒。

 

為什麽他要和那麽多那麽大的石頭

較勁兒?沒人能把他叫回來。

同行者望著他的背影被卵石蓋住,搖搖頭,嘆息一聲,

沿著盤山公路繼續向上前行……

 

2015.06.04-05草稿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21, 2022 at 3:04pm

晴朗李寒《山中》

我走累了。坐到一塊粗糙的石頭上。

群山擁圍過來,山谷的縫隙

瀉下一縷陽光,照亮了

一隻灰喜鵲扇動的翅膀。

 

松風輕拂,鳥鳴悅耳。

我坐在一塊石頭上,

清涼從我的臀部傳遍全身,

躁動的靈魂,溫馴地蜷縮進肉體。

 

我一個人,低於一叢灌木,

小於一塊石頭,

在群山茂林之間,我放下了做人的榮耀,

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人。

 

如果再有一陣裹挾了花香的微風吹來,

我就會慢慢融化,如果再有一聲

浸潤了露水的鳥鳴響起,

我就會倏然破碎……

 

2015.06.08晨草稿

 

晴朗李寒《一半》—給小芹

櫥櫃裏的衣服,有一半不用穿了,

一天天大半的時光

我們都是在家中度過。

 

偌大的飯桌,一半就夠了。孩子兩周回家一次。

 

冰箱減去魚肉, 飯桌減去杯盤,

一天兩餐, 我們活得足夠輕鬆。

 

話說到一半,我們彼此

就心領神會了,一起生活了十七年,

我們交談,早已不再單靠語言。

 

雙人床,一半就夠了,睡眠與歡愛,

夢境和鼾聲,此消彼長。

許多該放下的,都放下了。

 

房間的一半都留給書籍,我們每日

側身其間,變得比紙張還平靜,

比文字還安然。

 

過了這麽多年,我們越發覺出

自己的殘缺,我是一撇,你是一捺,

只有相互支撐,才能成為一個「人」。

 

太陽俯臨頭頂,人生已至中年,

我們要省下一半的力氣,

用來對付後半輩子的生活。

 

2015.06.10晨草稿

Comment by Paris En mémoire on May 15, 2022 at 4:44pm

晴朗李寒《夏晨》

時間進入六月,晨光早早透過窗簾

把我喚醒,哦,當然,還有

那些由稀疏到密集的鳥鳴。

我起身到陽臺上給花澆水,剪掉敗葉,

從我的五樓,眺望一下

不遠處的田野,白楊大道和靜謐的村落。

 

又是一年,麥子收割盡了,

閃亮的麥茬,為什麽總會讓我的心

再一次感到陣痛?

 

而我的鬍子比它們生長得還要快,

在剃鬚刀的嗡鳴中,我收割著

空虛,收割著一點一點的衰老。

 

過不了多久,玉米長起來了,青紗帳

重新綠波蕩漾,在盛夏的蟬鳴聲中,

我的心,會再次被時光的利刃刺痛。

 

2015.06.15晨記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