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Lan Fa's Blog (110)

唐小兵:沈從文——政治灰霾中的文化情懷

《沈從文家書(1966—1976)》是一份不可多得的關於“文革”中的政治、文化與知識人心態的史料,他在動蕩年代寫給妻子張兆和、兒子沈虎雛、兒媳張之佩等人的書信,呈現出晚年沈從文在面對政治摧折人情、真理毀滅常識的時代灰霾時,如何切實地守護讓生命的延續不僅僅是茍活的三重世界。…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August 21, 2017 at 11:38am — No Comments

不想知道是否有真相——佳話中的詩人

方娥真,本名廖湮,1954年出生於馬來西亞。中學時開始在馬來西亞詩壇嶄露頭角,17歲時參加溫瑞安負責的“綠洲詩社”,並任分支“綠林分社”區負責人。1973年兩人攜手創辦“天狼星詩社”,下設10個分社,除寫詩之外,習文練武,開設武館,發展空手道會員,在馬來西亞頗具影響。1974年,天狼星詩社主干人物聯袂赴臺灣留學,並在臺灣創辦了規模宏大的“神州詩社”。由於組織發展迅速,會員遍布臺灣、香港、新馬等地,引起臺灣當局註意,在1980年出動軍警以“涉嫌叛亂”、“為匪宣傳”的罪名查抄神州詩社,並將方娥真、溫瑞安逮捕。公開的罪行是“偷看國內風光錄像帶,偷唱大陸歌曲,偷閱毛澤東著作”等。後經文化界知名人士高信疆、余光中、金庸等力保,臺灣當局將二人驅逐出境,身無一物流落香港,多年後獲準歸臺。…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51pm — No Comments

亦舒·做人

草地上總是坐著兩只鴨子。扁扁的坐在草上,曬其太陽,非常舒服的樣子。看著心中羨慕,跟身邊的女友說:“做鴨子倒也好。”

她一下子就炸起來了:“做什麼都好過做人!他媽的,下世到陰間去賭輪盤,做豬也不做人!”

我只好翻翻白眼,原來我還算是溫和派,我想做海裡的動物,靜的、暗的、永遠可以睡的。像哈哩魚,忽然之間揚揚灑灑的,透明玲球的自沙間遊出來,逛一下,再去休息。或是做一塊粉紅色的海綿,或是做珊瑚,嘩,多享受。可惜我的輪盤賭得不好,下世再投股為人,可不是苦煞!…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5:47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春遊頤和園

北京建都有了八百多年歷史。勞動人民用他們的勤勞和智慧,在北京城郊建造了許多規模宏大建築美麗的宮殿、廟宇和花園,留給我們後一代。花園建築規模大,花木池塘富於藝術巧思,設備精美在世界上也特別著名的,是十七十八世紀康熙乾隆時在西郊建築的“圓明園”。這個著名花園,是在百十多年前就被帝國主義者野蠻軍隊把園裏面上千棟房子中各種重要珍貴文物及一切陳設大肆搶劫後,有意放一把火燒掉了的。花園建築時間比較晚的,是西郊的頤和園。部分建築乾隆時雖然已具規模,主要建築群卻在八十年前光緒時才完成。修建這座大園子的經濟來源,是借口恢復國防海軍從人民刮來的幾千萬兩銀子,花園作成後,卻只算是帝王一家人私有。

直到北京解放,這座大花園才真正成為人民的公共財產。…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5:02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跑龍套

近年來,社會上各處都把“專家”名稱特別提出,表示尊重。知識多,責任多,值得尊重。我為避免濫竽充數的誤會,常自稱是個“跑龍套”腳色。我歡喜這個名分,除略帶自嘲,還感到它莊嚴的一面。因為循名求實,新的國家有許多部門許多事情,屬於特殊技術性的,固然要靠專家才能解決。可是此外還有更多近於雜務的事情,還待跑龍套的人去熱心參預才可望把工作推進或改善。一個跑龍套角色,他的待遇遠不如專家,他的工作卻可能比專家還麻煩些、沈重些。…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5:01pm — No Comments

臺靜農·談酒

不記得什麽時候同一友人談到青島有種苦老酒,而他這次竟從青島帶了兩瓶來,立時打開一嘗,果真是隔了很久而未忘卻的味兒。我是愛酒的,雖喝過許多地方不同的酒,卻寫不出酒譜,因為我非知味者,有如我之愛茶,也不過因為不慣喝白開水的關系而已。我於這苦老酒卻是喜歡的,但只能說是喜歡。普通的酒味不外辣和甜,這酒卻是焦苦味,而亦不失其應有的甜與辣味;普通酒的顏色是白或黃或紅,而這酒卻是黑色,像中藥水似的。原來青島有一種叫作老酒的。顏色深黃,略似紹興花雕。某年一家大酒坊,年終因釀酒的高粱預備少了,不足供應平日的主顧,倉…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5:00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一點回憶一點感想

前幾天,忽然有個青年來找我,中等身材,面目樸野,不待開口,我就估想他是來自我的家鄉。接談之下,果然是苗族自治州瀘溪縣人。來作什麽?不讓家中知道,考音樂學院!

年紀才十九進二十,走出東車站時,情形可能恰恰和三十四五年前的我一樣,擡頭第一眼望望前門,“北京好大!”…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4:58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悼靳以

得到靳以逝世的消息,正和去年得到鄭西諦同志逝世消息一樣,一面感到沈痛,一面還希望消息是誤傳。因為兩個老友,都正當年富力強、精神飽滿,熱愛生活熱愛新社會,正當為人民事業獻身大有可為的時候,不可能忽然死去的!月前有熟人過上海時,只聽說靳以因工作勞累,心臟出了毛病,曾一度昏迷,入了醫院。在病院中,談起我們一代一定可以看到社會主義的建成,情緒還十分樂觀。《人民文學》十一月號發表的《跟著老馬轉》是他最後一個作品,為勞動英雄作的畫像,還充滿了愛和熱情。這裏朋友為他的忘我工作深受感動,正一再去信勸他注意健康,不意消息傳來,還是由於風濕性的心臟病猝發,終成古人,致使文學創作隊伍少了一位好戰士,朋友中失去一個真摯坦率、熱情洋溢、永遠能給人以鼓舞的友人,真是不可彌補的損失。…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4:57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湘西苗族的藝術

你歌沒有我歌多,我歌共有三只牛毛多,唱了三年六個月,剛剛唱完一只牛耳朵。

這是我家鄉看牛孩子唱歌比賽時一首山歌,健康、快樂,還有點諧趣,唱時聽來真是彼此開心。原來作者是苗族還是漢人,可無從知道,因為同樣的好山歌,流行在苗族自治州十縣實在太多了,…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4:54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過節和觀燈

端午給我的特別印象

說起過節和觀燈,每人都有一份不同的經驗。…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4:53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憶翔鶴

——二十年代前期同在北京我們一段生活的點點滴滴…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4:52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我所見到的司徒喬先生

我初次見司徒喬先生,是在半個世紀以前。記得約在一九二三年,我剛到北京的第二年,帶著我的那份鄉下人模樣和一份求知的欲望,和燕京大學的一些學生開始了交往。最熟的是董景天,可說是最早欣賞我的好友之一人。常見的還有張采真、焦菊隱、顧千裏、劉潛初、韋叢蕪、劉廷蔚等等。…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4:50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友情

一九八○年十一月,我初次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一個小型的演講會講話後,就向一位教授打聽一哥大教中文多年的老龍王際真先生的情況,很想去看看他,際真曾主持哥大中文系達十年,那個系的基礎,原是由他奠定的。即以《紅樓夢》五書研究而議論了,就是把這部十八世紀中國著名小說節譯本介紹給美國讀者的第一人。人家告訴我,他已退休二十年了,獨自一人住在大學附近一個退休教授公寓三樓中,後來又聽另外人說,他的妻不幸上逝,因此人很孤僻,長年把自己關在寓所樓上,既極少出門見人,也從不接受任何人的拜訪,是個古怪老人。…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2, 2017 at 4:49pm — No Comments

姚景源:中國經濟熱點與難點問題(4)

我說了幾次以後,人家三亞的領導,雖然我們是好朋友,他說你別再這麽說了,你這不是拆我們的臺嗎?當然,你們深圳還好,內地的都到三亞去了,我說以後別去,你去哪兒干啥,那一個賓館一晚上好幾千的房子,還有的上萬。我說你到柬埔寨去,我到柬埔寨住五星級的套房七十美元,五百多塊錢啊。後來我老伴兒說,你住這麽好的房子,你給點小費啊,給也行,不給也行,後來我說給一下,給多少?人家說一塊、兩塊都行。後來給一塊、兩塊美金,人家說給錯了,說給一塊、兩塊人民幣就行。在柬埔寨吃飯,我說這菜無汙染啊。人家回我一句,說你以為在中國呢?在柬埔寨絕對成本比這兒低得多。…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12, 2017 at 6:06pm — No Comments

姚景源:中國經濟熱點與難點問題(3)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8, 2017 at 12:46pm — No Comments

姚景源:中國經濟熱點與難點問題(1)

我知道各位高度關注中國經濟,中國經濟確實面臨一個十分復雜的局面。大家知道中央政治局會議在講到中國經濟的時候明確講從去年到現在我們取得了來之不易的成就。…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8, 2017 at 12:45pm — No Comments

姚景源:中國經濟熱點與難點問題(2)

回過頭來,我為什麽給大家要講這四個方面呢?第一,整個經濟形勢的緩中趨穩下行趨勢得以遏制,在緩中趨穩的下我們可以穩中求進。第二,物價穩定可以給今年宏觀政策創造一個良好的空間和環境。第三,我們兩個重要的指標由負轉正說明整個經濟內生的力量是在回升。第四,就業水平基本良好可以保證我們社會基本的和諧和穩定。所以大家要把握中國經濟的來之不易,我建議你把我這四個方面。…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8, 2017 at 12:45pm — No Comments

賈康:中國經濟“新”意明朗 今年有望進入“常”之年(下)

依托於這些大數據,在全國的版圖來看,施工量前20%紅色的區域顯然是一些又有發達特征又有經濟超常規發展勢頭的區域,前面紅色的是超過20%左右,平均以上的是黃色區域,在平均以下的是深藍色的區域,最後墊底的20%是淺藍的區域。很清晰的概念之下可以進一步細分到各種各樣的施工機械,比如混凝土設備、挖掘設備、吊裝設備、路面設備、港口設備、樁工設備等等,非常細致的數據。據當時的發布,三一重工形成5000多個維度的每天兩億條的數據,這些數據支撐下來的,可以給我們提供基礎建設行業的活力圖,由於這是最低層的核心數據,後面跟著的是大家可以判斷,無論其他信息說有多少投資,真正落實和施工的是在這些數據上表現出來的。…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5, 2017 at 11:35pm — No Comments

賈康:中國經濟“新”意明朗 今年有望進入“常”之年(上)

今日,由人民網聯合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等機構共同舉辦的“2017年第一季度宏觀經濟形勢分析會”在京舉行。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財政部原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在發言時表示,2016年,我國宏觀經濟增速出現了2010年以來絕無僅有的小平臺,一系列指標正表明中國經濟運行中的亮點在不斷增加。如果經濟能夠在2017年實現與中高速增長平臺對接,那麽所謂“L”型的轉換將在今年確認。同時,“新常態”“新”意明朗之後,“常”待實現,而今年有望進入“常”之年。

 他表示,從GDP、PPI挖掘機指數、工業增加值、企業利潤、用電量、貨運量、房地產業表現、居民消費等多項經濟指標可以看出,中國經濟運行中的亮點正在日趨明顯。…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5, 2017 at 11:35pm — No Comments

何懷宏:“失敗者”也寫史的新時代已來臨(下)

多元寬容的史學精神

我們即便從中國古代的歷史書寫中,也還是能看到這樣一種寬容精神的一些特征。不談各種野史筆記,即便是作為傳統正史的二十四史,司馬遷作為勝利者的漢朝的“太史公”,但同時個人又是政治上一個“失敗者”的“刑余之人”,他所寫的《史記》還是非常客觀和公允的,比如他對項羽的“悲劇式英雄”的描寫,對一些劉姓皇帝皇室劣跡的揭露和諷喻,以及在《史記》中所給予的從伯夷叔齊,到孔子、到陳勝吳廣這樣一些政治上並不成功者的較高地位,都可以看到他對許多僅僅從權力的觀點看的“失敗者”所體現的一種同情的理解和大度的精神。

這也許和漢代文網不密和他自己的道家思想都有關系,加上他的個人史學才華,遂使《史記》成為中國正史中一部最富有才情和獨創性,同時也最富有兼容並包精神的開山之作。…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ne 12,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