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尼(Seamus Heaney)詩選《一九六九年夏天》

當提防群眾的警察

向法斯路開火,我只不過是在

馬德里遭強暴的太陽淩辱。

每個下午,在公寓那焙盤似的

酷熱中,當我汗流浹背一路

讀著喬伊斯的傳記,海鮮市場的腥味

撲鼻而來猶如亞麻坑的惡臭。

感覺就像呆在黑暗角落的兒童,

靠在敞開的窗邊的披黑巾老婦,

西班牙運河流出的空氣。

我們在星光下的平原上一路談話回家,

民防警察那專利的皮革

閃爍如亞麻汙染的水中的魚肚。

 

“回去吧,”一個說,“嘗試去接觸人民。”

另一個從山中招來洛爾迦的亡魂。

我們苦坐著聽電視上的死亡人數

和鬥牛報道,名人們

從真人真事仍在發生的地方到來。

 

我退到普拉達美術館的陰涼里。

戈雅《五月三日的槍殺》

占去一堵墻——那些揚起的手臂

和反叛者的痙攣,戴頭盔

和背背包的軍隊,槍支

齊射的有效斜度。在隔壁

他的夢魘,嫁接到宮墻——

黑暗的氣旋,集結,潰散;農神

用他自己孩子的血來裝飾,

巨大的混沌把他野獸的屁股

轉向世界。還有,那決鬥,

兩個狂暴武士為了榮譽而用棒

把對方打死,陷在沼澤里,下沈。

他用拳頭和肘作畫,揮舞

他心中的染色披風,一如歷史要求的。

 

(黃燦然譯)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