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一个城市,我的习惯就是找这座城市有什么好的书店。比如南京的先锋、北京的风入松、广州的博尔赫斯、必得和六月,等等。

        07年我刚到深圳的时候,就在网上搜出了旧天堂书店,于是去探访。

        没有想到旧天堂书店居然大隐隐于市,混在外贸城那些杂乱的衣、鞋店之间,既不起眼,又很扎眼。

        一直觉得,旧天堂书店不应该如此低调,应该大一些,应该在一个文艺荟萃的地方。

       上次在OCT的凉茶铺看《马克》的时候,爵士猫跟我说,要不要去旧天堂书店看一下。我说不去了吧,那么远。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旧天堂书店仍然埋没在华强北的外贸市场那里。将回小津的时候,爵士猫才跟我说,旧天堂书店已经搬到华侨城OCT了。

       前天晚上,陪女友在OCT闲逛,特意去找旧天堂书店的新店,因为搞不清楚状况,问了断弦的耳朵,才找到的,谢谢耳朵兄啦。

      新的旧天堂书店让我眼前一亮,觉得这才是我多年来期待的旧天堂书店——严格来说,超出了我的期待。

     书店里的书,其品位明显是新华书店之流所望尘莫及的。

     深圳早该有这么一间书店了。(轉載自《新浪網》)

Views: 78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October 30, 2014 at 1:26pm

劉紹銘:素葉余韻

最近讀了許迪鏘為伍淑賢小說集《山上來的人》寫的“編後”記,知道苦撐了35年的素葉出版社和《素葉文學》收爐了。《山上來的人》是這個招牌出版的最後一本書。許迪鏘承認,他們在1979年創辦素葉時,也心裏有數,知道結束是早晚的事,因此能拖延到今天,一共出了75本叢書後才認了命,不能不說是個意外。

素葉出版社的宗旨人如其面。素是“素顏”,不施脂粉,頭發清湯掛面。只是文學創作,一旦成了印刷品後,就是商品,跟報道股市行情跑狗跑馬的資訊平起平坐。許迪鏘是個老實人。他在發行朋友不留余地的告訴他及早關門後檢討自己,“不得不有一點慚愧。一位朋友說得對,我是個失敗主義者。我覺得文學沒有市場,因此從來沒有把推廣、推動放在心上,這些年來,只是get things printed,not published。”

文學已死

會不會是許先生把“純文學”的作品看得太空靈,不忍當作出版社常稱為“出血大傾銷”的商品處理?其實文學本來就是商品。李白、杜甫名傳千古,就是因為他們有市場。“文學已死” 的傳說,幾十年來時有所聞,以美國學界吵得最轟轟烈烈。單聽這些學者一面之詞,文學老早就一命嗚呼了。美國文學嬉皮教授Leslie A Fiedler1964出版了一本文集,取名《Waiting For the End:the American Literary Scene From Hemingway to Baldwin》。題目先聲奪人,是不是?我相信這是出版商市場推銷學的一個“絕招”。書已上市,“預言”會否實現,反正塵埃已定,一轉眼已成歷史。

許迪鏘無緣識荊。素葉結業後,諒他有獨立蒼茫的感覺。我不會天真得對他祝禱說,期望將來的出版市場,有利素葉東山復起。我只想感謝素葉出版了這麼多本高水準的“純文學”作品,讓我們可以摸著書背對自己說,“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March 31, 2012 at 8:25pm

“二楼书店”,是港澳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指的是那些规模小、风格独立的书店。小书店因为租不起临街而立的店面,不得不落脚于二楼、三楼、甚至十一楼,故因此而得名。

那书就在灯火阑珊处

香港“二楼书店”最集中的地方大概就是旺角的西洋菜街。我们在夜里抵达,一走出地铁站,琳琅满目的霓虹灯招牌映入眼帘。

街上尽是名牌靓衫、金饰珠宝、资讯科技品、化妆品、饮食等店铺,街上还充斥着卖艺的江湖佬,人 潮熙来攘往,叫卖声此起彼落,热闹非凡。抬头仔细一望,“乐文”、“序言”、“田园”、“梅馨”等清丽脱俗的书店招牌从一片喧嚣势利中脱颖而出,那书,就 在灯火阑珊处呼唤着知音人啊!

小心翼翼迈上那陈旧而狭窄的阶梯,仿佛在穿越着一条时空隧道:门外,是全港商业气息最浓的繁华地段;门内,迎接你的则是一份跟书香纸墨亲密接触的悠闲。二楼书店就这样在闹中取静,顽强地维系着那一缕书香。

序言书室 设有咖啡雅座

找到68号7楼,序言书室的红色小门就出现在眼前。店主主修哲学,所以主要售卖人文及社会科的中英文书。在这里,你找不到畅销著作、菜谱、美容秘方或炒股指南,静静躺在那角落的,是捷克名著《过于喧嚣的孤独》,或是严飞《我要的香港》。

在这么局促的商业旺区,序言书店居然还设有咖啡雅座及舒适的沙发。店家定期举办读书会与讲座, 我们到的那晚就有个读书会,主题为:风骚微带咖啡因──谈古典诗中的新语词。一群文艺青年在雅座上高谈阔论,至接近午夜(书店营业至晚上十二时)还意犹未 尽,边走边谈。在书店一隅,还有读者寄卖的二手书,而书价则由购书者自订。

我好奇问了一下,看店的女孩说他们七楼的月租是一万多港币(约五千多令吉),而一楼店面则是四十万港币(约二十万令吉)!小书店的营利如此微薄,难怪没有能力享受临街而立的奢侈。我和友人各自买了几本书,算是为这片小小的文化绿洲尽一点绵力。

乐文书店 买台版书重地

从序言书室再往前走,就可看到乐文书店。乐文偏重台湾版文化学术类书籍,也卖香港、中国出版的书,种类十分丰富,是香港人买繁体书的重地。

香港的书贵,一本动辄上百港元,不过乐文的所有书籍都有七到八折,购满100元还送10元书券,算算兑换后的书价还比在大马买更便宜呢!

不过这里没有咖啡雅座,“理想性”就没序言书室那么强烈了。

人民公社 书店也卖奶粉

在铜锣湾时代广场的对面,出现了一间以火红色、毛泽东肖像及一系列红军海报作主题的楼上书店Cafe——人民公社。

这间书店大张旗鼓地标榜着售卖中国的禁书,另外,也卖奶粉!没错,书店卖奶粉,如此不可思议, 不过再想想却又合情合理。近年来,中国奶粉的品质频频出现问题,中国人开始涌向港澳购买奶粉。店家瞄准商机,就在书店显眼处摆放“日本奶粉”,让到这里淘 书的游客一举两得。据说,为了卖奶粉这件事,店家和工作伙伴还起争执,毕竟书店与奶粉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不过,最后基于不亏本的底线,一方还是让路了。 香港人的务实,由此可见一斑。

(Photo Appreciation: Bustle by Evan Mason)

中国游客游港必搜

入口墙上挂着《禁书销售排行榜》,高居榜首的是北京作家冯唐的《不二》,作者意欲“将一腔情色,全喷薄在纸张”,此书选在言论百无禁忌的香港出版,在中国则列为禁书,倒是意外成了中国游客游港必搜寻的书目之一。

公社很小,整个书店不足50平方米,店家还特设咖啡座,供人们在此读书和小憩。小小的咖啡杯印上了毛泽东的肖像,餐单改编自陈旧的《毛语录》,角落小柜台也有毛主席的胸章及纪念饰物,可谓“红”到十足!

边度有书 书种贵精不贵多

“澳门,边度有书?”

从香港跨海进入澳门码头,“金沙”赌场大大的招牌在黑夜中闪烁。进赌场的人,一般都忌讳“书”(与“输”同音也),可见书店在这里没什么市场。可是沙漠总会有绿洲,于是一间取名独特趣致的二楼书店——“边度有书”就出现了。

小书店位于赌城美丽的议事亭前楼上,书种贵精不贵多,店家都挑选自己喜欢的书来跟读者分享,多数为艺术、人文、绘本、设计及童书等。书店楼上还有一间“边度有音乐”,售卖来自世界各地的精彩独立音乐与电影配乐。

想象一下,在这日渐喧闹的赌城中央,点一杯咖啡,坐在靠窗的沙发上静静地读一本书,也许脚边还躺着一只慵懒酣睡的猫儿,享受片刻的闲暇与沈淀,舒服得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将梦想付诸行动者

离开前,我随手从免费赠阅的架上抽出几张宣传单,都是当地艺术团体演出的讯息,可见“边度有书”已经成为澳门人文艺术圈的交流平台。

但是,据说像这样的二楼书店在香港或澳门都是挣扎求存,就像之前在香港原本要造访的“阿麦书 房”,寻到原址才知已关门大吉。在这里,你永远不知道一家书店什么时候会结业。有人感叹地表示:“有多少爱书人,从开书店到关书店,从关书店到开书店,做 着西西弗式(注)的努力。”无论如何,将梦想付诸行动者最令人钦佩,开书店的人都是可爱、可敬的。

(注)古希腊神话,诸神处罚西西弗不停地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石头由于自身的重量又滚下山去,如此年复一年永无止境。(〈港澳二楼书店〉转载自30.3.2012《南洋商报》周刊,黄素燕撰,)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