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6)

這樣的揣測如果有一點道理的話,我們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麽其他亞洲生殖女神也都由閹人來侍奉了。這些女神需要從代表她們神夫的男性祭司那里,獲得履行繁殖職能的手段:她們本身需要受精,以得到賦予生命的能力,然後才能將這種能力傳輸給世上萬物。

女神們從自閹的祭司那里得到這樣的供役或幫助,她們是埃菲撒斯的阿爾忒彌斯,和希拉波利斯的“敘利亞的阿斯塔特”。她們的聖所經常有無數的信士弟子前去朝拜,並受亞述王國和巴比倫王國以及阿拉伯和腓尼基等地的奉獻而富饒起來,在它們全盛時期,馳名東方。


這位敘利亞女神的閹過的祭司,跟庫柏勒的閹過的祭司非常相似,所以有人就把他們等同起來。這些祭司獻身於宗教職司的方式也是相似的。希拉波利斯每年這一盛大節日,恰好是新春的開始,人群從敘利亞以及敘利亞鄰近地區湧來女神聖所。在笛聲高奏,鼓樂喧囂之中,祭司們自己拔出刀來進行閹割。這種宗教激情像浪潮一樣在觀眾中擴散著,很多人忘了自己是歡度節日前來看熱鬧的觀眾,竟情不自禁地也效法起來。

男人們的脈搏隨著音樂跳動,他們的目光被噴出鮮血的景象所眩惑,一個接一個地扔下身上的衣服,大叫著跳向前去,抄起場上事先預備好的利刃,就地割下自己的陽物,血淋淋地拿在手中,跑遍全城,最後隨意扔進路過的任何人家屋里。於是這戶人家受此尊榮,就得向他提供婦女服飾,他便穿戴這些服飾過此一生。

激情過去,冷靜下來,對於這樣無法挽回的獻祭,此人將終身為之痛悔長恨。卡圖魯斯 [約前87~54,古羅馬詩人,為羅馬抒情詩的創作奠定了基礎。] 在他的一首著名的詩篇里,對蒙昧的人類情緒在迷信的宗教狂熱中引起的劇烈反應,曾經作了有力的描述。


這些敘利亞信徒的類似行為證實了這種看法:對於庫柏勒的相似的敬奉中,也在春天女神祭祀儀禮的“血日”,進行男性生殖能力的獻祭。這時節紫羅蘭花正在松樹林中盛開,人們認為這些花正是從她受傷愛人的血滴中綻開出來的。阿蒂斯在松下自閹的傳說,顯然是人們想像出來用以說明他的祭司們,在祭祀他的節日里,于神聖的掛滿紫羅蘭花圈的樹下也自我閹割的緣故。

不論怎樣,我們很難懷疑,人們在“血日”對著阿蒂斯的塑像哀悼的正是阿蒂斯,然後將塑像埋葬。埋在石棺里的塑像,也許就是掛在樹上的那一個。在整個哀悼期間,信徒都不吃麵包,名義上是因為庫柏勒在悲痛阿蒂斯的死亡時也是這麽做的,但實際上也許是與哈蘭婦女哀哭塔姆茲時,不吃任何磨出來的東西出於同樣的原因。


在這樣的時候吃麵包或面食,可能被認為是對受傷破碎的神體的任意褻瀆。齋戒,也可能是為聖餐作準備。

但到了晚上,信徒們就轉悲為喜。黑暗中突然一道閃光:墳墓開了:神死而復生;當祭司給悲悼者嘴上塗油的時候,他對著他們的耳朵低聲地報道了神已得救的好消息。神的信徒們歡呼神的復活,認為這是一種許諾,他們也可以從墳墓的腐朽中勝利地脫出身來。


第二天,3月25日,這天算是春分,一片狂歡,祝賀神的復活。在羅馬(別處也許也一樣) ,慶祝活動采取狂歡的形式。這一節日被稱為歡樂節——希拉利亞。一切禁忌都暫時解除。每個人願意說什麽就說什麽,願意做什麽就做什麽。

人們化裝在街上到處走。最低下的市民也可以不受責難地表現出再高、再神聖不過的尊嚴。看來每年春天紀念阿蒂斯死亡與復活的大典就是如此。不過,除了這些公開的儀式而外,對他的崇拜據說還有一些秘密和神秘的儀式,其目的也許是使信徒、特別是新入教的信徒更加接近他們的神。

關於這些神秘儀式及其舉行日期,我們掌握的材料可惜很少,不過其中好像有一次聖餐和一次血的洗禮。在聖餐上,新入教的人用鼓吃飯,用鐃鈸喝水,以此參與神秘儀式,這兩種樂器在阿蒂斯的激動人心的樂隊里都是很突出的。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