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5)

阿蒂斯自行閹割的傳說,明明是要說明他的祭司的自行閹割,祭司在開始服侍女神之前一般都要先閹割。他之死於野豬的傳說,是要解釋他的信徒、特別是珀西納斯人不吃豬肉的原因。同樣,阿多尼斯的信徒也不吃豬肉,因為野豬殺害了他們的神。據說阿蒂斯死後變成一棵松樹。

羅馬人在與漢尼拔 [約前247~約前183,迦太基名將,曾對抗羅馬並侵入意大利。] 長期戰斗行將結束的時候,於公元前204年采納了弗里吉亞人對“諸神之母”的敬奉。因為有一個預言湊巧振奮了他們沮喪的心情,人們宣稱這個預言,得自《西彼拉佔語集》那本簡便的胡說八道的大雜燴,預言說如果把東方的這位偉大女神帶到羅馬來,外國的侵略者就會從意大利被趕走。


因此羅馬人派出使者到女神的聖城——弗里吉亞的珀西納斯去。表示這個強大神的一小塊黑石頭送給了他們,運回羅馬,受到極尊敬的接待,珍藏於巴勒登丘的勝利神殿里。女神到達的時間是4月中,她立即著手工作。因為那年的莊稼收成是長期沒見過的那麽好。而且第二年漢尼拔和他久經征戰的士卒便上船回非洲去了。

當漢尼拔最後看著遠遠消逝在他後面的意大利海岸時,他不可能預料到擊潰他的軍隊的歐洲竟會皈依東方的神。敗軍的護衛還沒來得及撤出意大利的海岸,征服者的前驅已經在意大利的心臟安了營了。


雖然,我們沒有聽說過,但我們可以推測出諸神之母,隨身把對她年輕的愛人或兒子的敬奉,也帶到她西方的新居來了。羅馬在結束共和國之前,一定已經熟悉阿蒂斯的凈身祭司伽里。

看來,這些去勢的人們,穿著他們東方的服裝,胸前掛上小像,是羅馬街上常常能見到的,他們列隊穿過羅馬,隨著鐃鈸和手鼓、笛子和號角的音樂,唱著贊美歌。他們的奇裝異服引人注目,人們被他們粗野的歌曲所打動,慷慨施舍,並紛紛向小像和戴像的人投擲玫瑰花。


克勞狄斯皇帝 [前10~54,羅馬皇帝,自公元41年即位。] 更進一步把弗里吉亞對聖樹的敬奉摻入已經建立起來的羅馬宗教,隨著對聖樹的敬奉還可能引進了阿蒂斯的狂歡禮拜儀式。關於庫柏勒和阿蒂斯的春日節會,我們最熟悉的是羅馬舉行的方式;不過我們從資料里可以知道,羅馬的儀式就是弗里吉亞的儀式。因此我們可以斷定,羅馬的儀式與亞洲的原來形式如果有所區別的話,那個區別也是微不足道的。

節會的程序似乎是下面這樣的。


在3月22日到樹林里砍一棵松樹,拿到庫柏勒神殿里去,當一尊大神供起來。運聖樹的責任交給一個運樹的行會。樹幹像屍首一樣用羊毛綁帶纏起來,掛上紫羅蘭花圈,據說紫羅蘭是從阿蒂斯的血液里長出來的,一如玫瑰和秋牡丹之出於阿多尼斯的血液;把一個青年人的偶像(毫無疑問,就是阿蒂斯) 綁在樹幹的正當中。節日的第二天,3月23日,主要的儀式似乎是吹喇叭。第三天,3月24日,叫做“血日”:阿契蓋勒斯或祭司長把自己的手臂割出血來,作為祭品上供。

奉獻鮮血作祭品的還不止他一人。

鐃鈸撞擊,鼓聲轟鳴,號角嗚咽,笛聲尖叫,下級僧人受到狂野音樂的刺激,飛旋地跳著舞,搖著頭,散著髮,等到歡樂進入狂熱狀態,感覺不出痛苦了,他們用磁瓦片或刀子將自己的身體劃破,讓祭壇和聖樹染滿他們流下的鮮血。

這種可怕的儀式也許是對阿蒂斯悼念的一個組成部分,目的可能是為了增強他的復活的力量。澳大利亞土著在他們朋友的墳墓上,也這樣割破自己的身體,目的也許是要使他們能以再生。


還有,我們雖然沒有明確獲悉,但我們可以推斷,就是在這個“血日”,為了同樣的目的,新僧人進行自我閹割。當宗教激情鼓動起來進入高潮時,他們便動手割閹,並把自身割下的東西,向殘忍的女神像上猛砸。然後把割下的生殖器官虔誠地包起來,埋於地下或藏於庫柏勒的聖室之中,跟人們奉獻鮮血一樣,這些也被認為有助於阿蒂斯回生並促進大自然普遍復蘇。

節後在春天和煦的陽光下,大地透出綠葉、綻開鮮花。上面這種猜測,可從未開化人的另一故事中獲得一些佐證:據信阿蒂斯的母親將一顆石榴放在懷里,後來就生了阿蒂斯,那顆石榴則是從類似阿蒂斯的一種人妖(名叫阿吉斯蒂斯) 身上,分割出的生殖器中迸出來的。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