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詩選《J·阿爾弗瑞德·普魯弗洛克的情歌》(中)

而且我已熟悉那些眼睛,熟悉了她們所有的眼睛——

那些眼睛能用一句成語的公式把你盯住,

當我被公式化了,在別針下趴伏,

那我怎麽能開始吐出

我的生活和習慣的全部剩煙頭?

我又怎麽敢開口?

而且我已經熟悉了那些胳膊,熟悉了她們所有的胳膊——

那些胳膊帶著鐲子,又袒露又白凈

(可是在燈光下,顯得淡褐色毛茸茸!)

是否由於衣裙的香氣

使得我這樣話離本題?

那些胳膊或圍著肩巾,或橫在案頭。

那時候我該開口嗎?

可是我怎麽開始?

 

是否我說,我在黃昏時走過窄小的街,

看到孤獨的男子只穿著襯衫

倚在窗口,煙斗里冒著裊裊的煙?……

 

那我就會成為一對蟹螯

急急爬過沈默的海底。


啊,那下午,那黃昏,睡得多平靜!

被纖長的手指輕輕撫愛,

睡了……倦慵的……或者它裝病,

躺在地板上,就在你我腳邊伸開。

是否我,在用過茶、糕點和冰食以後,

有魄力把這一刻推到緊要的關頭?

然而,盡管我曾哭泣和齋戒,哭泣和祈禱,

盡管我看見我的頭(有一點禿了)用盤子端了進來,

我不是先知——這也不值得大驚小怪;

我曾看到我偉大的時刻閃爍,

我曾看到我的外衣暗笑,

一句話,我有點害怕。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