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来个开场白,自我广告一下。

        我叫CERI,英文全名Chinese Entrepreneur Regeneration Initiative,中文是“华商再造计划”。在马来西亚文里,Ceri就是英文的Cherry,樱桃是也。很好记对不对?

        马来西亚文的Ceri,还有另一个意思,也就是Ceria。这个字可了不起啦,它的含义很广,既指纯洁、神圣、优雅、明净;又指国王加冕时所念的祷词。

        Ceri原来的另一个意思,就是玻璃腕环。优雅、明净的玻璃腕环,佩上一串纯净新鲜的樱桃,国王正在登基、戴皇冠,信誓旦旦祈祷着,多美的意象?

        对我们最贴切的,还是它包含了“教育、养育”的含义。这跟我们的再造努力,不必说就是同一条路上。

        马来西亚华商百年创业,来到创意、革新的世代,需要观念、资讯与技艺的传承、整理、转化与实践,结合上新浪潮的机遇,优渥报酬会属于下定决心、诚恳行动的人。

        我们的定位在于:传承、再造、创新;因为在动荡难测的年代,我们相信这是创造财富的不二条件。

        初步构想是汇合25、50或100位意见领袖,组成一个“华商共同议题委员会”,透过定期的圆桌会议,探索我们共同的未来。

        我们可以采取类似美国Story Corps 的做法,将这些意见领袖的创业智慧、做人体悟,用纪录片的方式摄录下来;也可以把一些值得借镜的企业故事,制作成方便传播的短片,以塑造华人社   会乐在工作、志在创业并勇于再造的良好文化。

         在“传承、再造、创新”精神下,朝四大共同议题贡献意见:

        (一)自动化:透过有计划的自动化与机械化,减低对劳工因素的依赖;

        (二)资讯化:商机与管理信息优化,掌握市场变动最有效的信息与行动;

        (三)行销化:充分利用文化创意与web 2.0工艺,提高对现有市场的渗透以及新市场的开拓;

        (四)人才化:鼓励大学生到中小企业就业,促进世代之间的智慧传承。由激励年轻一代明白工作的意义与乐趣,实况与需求开始;具体的做法包括鼓励大专生在假期时下乡、进入华商企业或工厂。

Views: 25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陳老頭 on August 21, 2011 at 7:10pm

       我这老头子过去也参与过不少义务团体,觉得最珍贵的资源是时间与向心力。有的组织好像是专为别的单位服务的,反而不是为它的会员效劳。例如,政府说要搞个什麽大蓝图了,整个会便找钱找人去组织有关的研讨会。这些蓝图十之八九是纸上作业,政府是不会当真的。我们跟着起哄团团转,是自讨苦吃。

 

      我们很难和政府合作的,一般民间团体只能听命于政府,让政策看起来有“草根”、“群众”基础。

 

     不如倒回去了解自己会员需要什麽,促进他们之间的合作吧。同德同仁、自力更生永远是华商立于不倒的良策。

 

      有的组织去拜会一些单位,作为给会员开开眼界的机会,做领导的回来却似乎充满使命感,要为这些单位招兵买马,以实现别人的目标。他们反而忘记了本身的使命,会员怎麽会有认同感、向心力?

 

      有的民间行业联合会,倒是值得关注,例如协调私办教育的团体,因为他们影响到人才的培育成长,他们天天都面对着新一代。不过,一个组织去为单一的学院招生,除非有很好的理由,例如他们的教育是免费的,有奖学金的,否则何须如此做?   

 

      另一方面也要关心,为了增加所谓某领域的人才,政府特别“网开一面”, Fast track通过某些课程,其结果只有像今天的护士课程那样。这许多乡下姑娘,向政府借了四十五到六十千马币的学费与生活费,因为课程素质出了漏子,mass production, 通街是护士的情况下,这些“护士”有的一个月薪金不到850马币。才踏入社会,便欠了一笔债。

 

      今天,在马来西亚做生意而受影响的,不只是华商而已,因为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连台商、日商与美商都要走了。除了部分既得利益者、集团或社群,谁没有问题?政府要是稍微尊重本身制定的政策,我们的问题就少掉一大半。

 

      政府本身就是最严重的问题,别期望他们来解决企业社群的问题。还要和他们谈政策?他们那有政策?连政策都没有了,就别谈什麽蓝图了。

 

      和别的团体合作,不是不好,要有共同点,借力使力,为别人做嫁衣的事,虽然看起来很热闹、很多活动,终是徒劳无功。

 

      当然,很多人参与组织,有他个人的议程,例如想挤进银行家俱乐部等等,那另当别论。我不是“再造者”,没资格说人是非。

 

 

Comment by CERI on August 18, 2011 at 10:08pm

 

 

 

       转型中的马来西亚经济,对华商的影响不小。许多议题有待进一步探讨,例如中小企业如何自动化、智能化;减少对外来劳动力的依赖;吸引更有素质的本地劳动力,包括大专生进入华资中小企业。

       另一方面,新一代也需要了解企业对他们的期望,以便他们很快的进入有生产力、想象力的就业状态,开拓个人的丰盛生涯。

       2012年是马来西亚科学年。马来西亚的一般华人家庭都感觉得,与国内其他民族对比,华校出身的孩子数理能力较强。

       可是,有孩子在国外念书者都清楚,在全球中华圈中,除了少数佼佼者以外,我们孩子的数理能力,面对新加坡、中国大陆、台湾与香港的同辈,恐怕都会缺少一份自信。

      不是他们不好,是别人家更好更好。数理是我们科学工艺研究与开发的基础,他们大专毕业后,就是我们工商界的人才资源,他们的素质高低,对我们的创新能力有一定的影响。

      而那些辍学或不想在正规教育体系中前进的华裔子弟,又如何像德国、澳大利亚的青少年那样,能在技术职业的轨道上把握一技之长?

     当然,我们的社群应该注重并尊敬技术人员,不能再以传统的“黑手”、“蓝领”的观念来看待他们。

     一个经济发展健全的社会,很需要大量的技术员工,而他们的收入是非常高的。

     商团对未来人才来源,总不能不操心。

     家庭企业第二代接班人如何做得更好?新一代华裔子弟,不管是国外或本地大专毕业的,怎样与整个企业社会结合起来,成为我们一代接一代、生生不息的社经建设大业生力军?

     服务业、制造业怎样借助文化创意观念与工艺,提高他们的附加价值?超商似乎只有兴趣售卖他们的卖场空间,小型供应商如何和他们打交道?这些超商也在一步步扩大他们对供应链的垄断,小型零售业者如何求存?

     华商在转型时期需要商业加速(Business Acceleration)、丰富化与增强化(Enrichment & Enhancement)等动作。这不是说做就能做的事,需要企业咨询师或带动师所提供的协助。

     类似日本JICA所培训的训导师,以第三者的身份,指导企业怎样解决人力资源、财务、行销、生产与管理的议题,立场独立客观、没有利益冲突,非常的有效率。

    此外,各种政府所提供的支援与低息贷款,也是中小型企业所迫切需要的。

    农畜业者如何面对农耕、畜养土地的短缺?马来西亚单靠出口猪只到邻国,便给国家赚进五亿多马币的外汇;今天,我们需要从外国人口冷冻猪肉。

    穆斯林占马来西亚人口的多数,猪对他们来说是禁忌。连养猪场的存在都让他们感到敏感,极端者甚至质问养猪场怎样处理其废料。

    他们忧虑,废料就算是有机的,进入水源、泥土,无形中也让他们在用水、农产物中“接触到”猪。

    猪农当然愿意科学化地处理这些废料。可是,猪的敏感性无限上纲后,决策者谁也不敢拨出土地给养猪场。

    没有法规的保障,只靠不同地方、不同关系,以不同的权宜方法打发,可以苟存于一时。

    我们不仅失去了这一大笔外汇,冷冻猪肉也使到我们的美食失去了传统美味。一位朋友说:“我们闻名于世的肉骨茶,用了冷冻肉后,怎么吃着像是在啃浸过中药的德国猪排!”

    华族做生意常谦称是“找吃”;现在,生意难做,吃在嘴里的东西也变了味道。

    可是,业者就算有能力与意愿,也无信心做任何长期的投资。别的地方不说,单是雪兰莪州,养猪场的数目便从400家降至眼下的130家。

    实际上,华商所投入的行行业业,面对类似的政策或行政弊端说来真不少。

     商团组织的挑战不小,需要稳定的收入来推动会务。在传统的会员费、认捐以外,幸而在剧变的年代,新商机也是不断涌现,前瞻性、有创意的团体,可以为他们的财务找到新来源。

     文化创意产业包括网路媒体,是其中的一个商机。

     我国企业无法与外国竞争主要归咎于整个国家的教育制度和家庭教育不完善,因为学习时死记硬背,导致工作时照虎画。说得对,唯有支援自己身边的人投入创意活动开始。其实,有创意的孩子,面对现在的社会状况其实也是挺困难的,要多鼓励他们。

     华商应该关注基本的技能培训,例如塑胶铸模、钢铁铸模等硬功夫;可是,我们也不好忽略新领域如绿色工艺、永续经营等等“软功夫”。

     说到“软技能”如管理,第三世界国家为何赶不上?因为大家不关注,连一些所谓的“管理杂志”,谁给钱谁当封面人物,“管理内容”都是东摘西摘下载网上材料,“近姻通婚”,生产不出有见地、有洞见的东西,启蒙不了企业界。

     同意你的看法。华商组织确实有这能力,若从事人资开发、人才储备的专业人 士能一道来设定标准,我们就可能自己来认证。反正,全马来西亚千余万就业入口中,扣掉吃公家饭的,其余在私人界上班者,其实都是华商的雇员,我们我们培养 自己要的人才就是了,哪怕是任何一个民族的子弟。

    最重要的是,进入技职教育系统的同学,在有机会的时候,可能继续升学到更高的学位,例如拿着外国学府承认的证书,到外国去升学。

    马来西亚政府对于土著的过分保护,使到他们无法在国外竞争。我们培养自己要的人才,华裔、马来、印度、卡达山或伊班族都好,都可能为华商远征海外效力,做得比政府好。

Comment by CERI on August 18, 2011 at 7:29pm

 

 

 

 

 

      马来西亚企业在未来十年要怎样调整?商团组织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作为马来西亚经济主干之一的华商,当然期望中华总商会发挥领导带头的作用。

      国家决策者来来去去,政策也常常举棋不定或朝令夕改;可是,百年来,千千万万各行各业的华商一旦碰上困难,首先想到的往往是中华总商会。

      一个更有效率的商团离不开其秘书处,毕竟,每个月的董事会、常董会以及各小组会议召开后,需要日常行政单位去执行。

     他们的工作效能与专业能力,是所有议决方案、计划落实的基础。

     自2009年开始,隆雪中华总商会人力资源发展组举办文化创意理念、智慧产权、资讯工艺、商用英文、自我开发、关键效能指标(KPI)、ISO等方面的培训。

     未来也会继续开办沟通方法、开会方法、思考与分析方法等基本面的培训,提升同人的管理能耐。

     参与者不只是商会本身秘书处的同人,也包括了属下其他数十个会员商团,例如摄影商公会、五金商公会、茶叶商公会以及各地方商会等的执行秘书。

     更自信、专业的执行团队,有助于代表董事部参与一些官方会议,或接见部分的国外商务代表团;让董事们可以集中于更重大的会议或活动。

    到底,董事们都是生意人,参与商会是义务工作;再热心,也不能丢下自己的企业或专业不管。

    值得鼓舞的是,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全国母会),以及吉隆坡雪兰莪中华总商会(总商会全国十七个属会之一),秘书处都设在吉隆坡安邦路同一栋大楼。

    前者是在中华总商会大厦六楼,而后者则在七楼。

    两个秘书处经过协调后,许多工作、活动可以避免重叠而提高效能。

    实际上,隆雪的许多董事也是总商会的中央理事。各项计划经过协调后,能减少他们的工作压力。

Comment by CERI on August 18, 2011 at 7:23pm

 

(13.04.2011)吉隆坡雪蘭莪兰莪中华总商会在召开董事会议前,花了半个下午先行举行脑力激荡会议。会长钟廷森先生首先说出,身兼马来西亚全国中华总商会总会长的他,对于商会运动未来10年的展望--

1.     网罗各领域专才,增强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阵容,并协助解决各行业面对的问题。

2.     引进企业界翘楚和领军人物,增强总商会阵容和代表性,并为年轻创业人提供学习的模范。

3.     鼓励各州属会增加会员人数。

4.     设立各功能小组为会员和社会服务,例如中小型企业小组、人力资源小组等等。可研究如何减少外劳人数;提升国人人均收入;在十年间把马来西亚生产力提高3倍等事宜

5.     吁请政府引进新农业技术,同时拨出更多土地给农民开垦,让农产在10年内增加一倍。

6.     协助政府与警方把犯罪率减半,让家家户户安居乐业,也让外国旅客及投资者放心。

7.     协助旅游部把马来西亚打造成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

8.     成立小组协助各族脱离贫困,早日进入小康境界。

9.     协助吸引逗留在国外的专业人士返回大马服务,同时引进外国专才以协助国家发展。

10. 由总商会带头推展守时运动,同时简化宴会,把八道菜降至4道。演讲人数无需太多,内容也应该精简。

 

对于处于马来西亚首要之区,也就是吉隆坡及雪兰莪本身的中华总商会,会长钟廷森先生的期望是--

 

1.     继续广招会员及附属会员。

2.     提高会员满意度。

3.     成立中小型工业小组。

4.     吁请政府拨地给各族农民以供种植、畜牧与养殖等等。

5.     协助政府成立工业研究院。

6.     吁请政府设立农产品开发研究所,把所开发的农产品项目介绍给农民经营。

7.     在政府的中小型企业机构内设立非土著小组,并由非土著小组自行处理贷款等事宜。

8.     吁请政府提高小学、中学、大学的学术水平,特别是英语水平;鼓励学生学习双语或三语。

9.     引进德国教育体制的学徒制和技术教育,培养更多掌握实际工作技能的人才。

10. 吁请政府由民间管理与经营生产力中心。

Comment by CERI on August 18, 2011 at 7:08pm

 

 

 

 

 

和新加坡一样,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国家中,是工业化走得比较早的国家。在电子与电器制造业方面,有很成熟的工业聚群。在服务业方面,回教金融体系也获得积极的推动。

       当然,地底下的石油,地面上的棕榈油,每年给我们赚了不少外汇。第三个“油”是旅游。丰富、多元而精彩的自然与文化遗产,吸引了不少各有所好的旅客群。地底下的石油,是自然遗产,老天给的;棕榈树则是人力打拼种植出来的。

       而旅游资源例如闻名于世的沙巴神山、砂拉越穆鲁洞,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世界自然遗产;近年来出现的众多主题乐园、休闲农场,则是人力打拼出来的。

       老天给的有些东西,有一天是会耗尽的;我们不可能永远都依靠石油赚口饭吃。人力打拼出来的东西,像棕榈油,价格高低也一直都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不可能天天都火红。

       像休闲农场、主题乐园等旅游产品,也绝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到来马来西亚观光的旅客群,很大比率是日本人;他们月前闹地震、海啸,旅游业马上就受到一定的冲击。

      马来西亚企业在未来十年要怎样调整?商团组织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作为马来西亚经济主干之一的华商,当然期望中华总商会发挥领导带头的作用。

Comment by CERI on August 18, 2011 at 6:04pm

 

 

 

 

 

       华裔大专生是华商再造计划一大资源。他们一方面可以在毕业後加入中小企业,加强其人才素质;一方面在下乡时,特别是到华人新村去,鼓舞辍学的年轻人到中小企业去工作学习,如此也可以改善中小企业所面对的人力资源短缺问题。

       据闻马来西亚整七百万的华裔人口中,四分之一住在450个新村中。可是,随着大量人口慢慢搬迁到花园住宅区去,而年轻一代也多到城市去谋生,许多新村变成了荒芜之地,由外劳进住。新村的渔农、民宿与生态旅游等潜能被忽略了。

       新村潜能的开发工程可行性多高,需要大量的调查研究,大专生在假期中,配合他们掌握软技能的需要,可以协助这些调研工作。调查结果可以作为进一步开发行动计划的根据。同时,年轻一代所擅长的资讯工艺,也可以协助新村改进现有的经济活动,并协助鼓舞新村青年、学生向上。

Comment by 陳老頭 on August 17, 2011 at 5:45pm

 

 

 

 

 

 

 

 

 

 

 

       好了,今天的”华商再造新闻“的主角应该是榴莲了。我们头一批冷冻榴莲昨天已经抵步中国。早在今年5月,媒体就在欢呼了:我们多了一个赚取外汇的商品了,那就是我们的热带果王。政府一如过往那样,没有好消息要炒作好消息,有个好消息,不管大小,都要无限扩大。所以他们说,中国市场庞大,我们的榴莲势将供不应求。

       这个订单,是中国总理温家宝先生访马时送给大马的礼物。我们没别的东西卖了,卖榴莲吧。

       报载,大马年产3亿吨榴梿,总值13亿令吉,出口到中国的主要是特种榴梿,例如猫山王、D24等。有生意做了,农业部好像有计划起来,他们说将协助农民翻种旧园,提高榴梿产量,以应付庞大的中国市场。部长也忽然也有见识起来,鼓励农民与国内外市场建立联络网,以便把农业商业化。并说,过去人们把农民视为贫穷的一群,事实上,许多农民也可以是成功的企业家和百万富翁。”“农业商业化,可让农民有更好的前景。”

        联邦农粮销售局指出,种植业者需获得农业部颁发的良好农耕农场鉴定证书,才有资格向中国出口冷冻榴莲。冷冻榴莲需要新鲜榴莲在采摘后取出果肉,在 零下30度冷冻3小时后,进行真空包装并注入氮气保持新鲜,在食用前需放在室温1小时或微波解冻,解冻后风味与新鲜榴莲相差无几。

 

Comment by 陳老頭 on August 15, 2011 at 12:37pm

亲爱的徐先生:

你好。我知道在斋戒月期间问你这些问题会令你十分为难,但是,我实在被大马回教发展局 (JAKIM)搞得鸡犬不宁,烦恼不已。得知我国政府要建立国际清真枢纽地位,我们这批中小型食品生产商都以拥有HALAL执照为荣,毕竟能扩大食品的销 售市场,又能赚取外汇,何乐而不为呢?

经营了数十年的清真食品生意,公司的营业也开始上了轨道,怎知一句“DNA Babi dikesan”, 清真执照就要被撤销。从要求公司必须要有马来回教徒当员工(印尼回教徒不算);到工厂的生产线必须要有马来人;现在则要成立一个清真食品团队,甚至需要请 一名回教科系的毕业生到公司内“摆设”(因为他对食品的生产毫无认识)。公司范围内不能安装神台,拆了;用了六十年的商标(狼)被说成像狗,也被逼换了。 怎知他们却得寸进尺,一句“莫须有”的罪名,就要撤销我们的执照半年。

大学化验报告也不承认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生产的食品,原料都来自植物,何来不HALAL?况且食材的生产商都是 由JAKIM所批准的,岂不是自打嘴巴吗?一系列的产品,都是由同样的原料生产;但只有其中的两种被验出有猪的基因,不能是Jabatan Kimia Malaysia 出错吗?为什么要求重验却不受理?为什么不接受外界化验室的化验结果报告(连UPM的Halal Products Research Institute化验报告也不会被承认)?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报告的影印本?更气的是,JAKIM代表一副不可一世,警告我们不能起诉他们的模样!

我的问题是:外头有一群回教徒常叫嚣清真食品要由回教徒制造,甚至有传言政府会发出回教徒生产的食品认证,会发生吗?我们还能在马来西亚的食品市场生存吗?(如果你觉得为难,可以选择不答。)

前途茫茫的食品生意经营者

 

亲爱的食品生意经营者:

你即失望,又愤怒的心情,我能深深地体会。对于这类似带有宗教及种族色彩的课题,我们开始时会愤怒,接着是无可奈何,然后会慢慢麻木,最后选择永久失忆。但除了这些,我们还能怎样呢?

首先,你得马上向JAKIM上诉,要求当局暂缓撤销你们的执照,并允许你们已上架的货物不受影响。同时,通过中小工业工会与当局会谈,重新检验那批“有问题”的食品(最好能由双方承认的第三方化验室来检验)及要求JAKIM派官员来彻查问题的起因。

其实,大马化验局用的检验是名为Real Tim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的基因测试方法。整个化验过程里,食品内能被抽取出来的DNA将会和猪的ribosomal RNA 对照,以检验出食品是否受到“污染”。这个方法最初由博大的一位教授Prof. Dr. Y.B. Che Man开始,其中的研究结果还刊登在一本国际食品研究杂志(Food Control 18 (2007) 885-889)。

虽然这个方法的探测灵敏度很高,但一般上已被烹煮的食品里是很难抽取到完整的DNA (DNA 很容易被热能破坏)。因此,在检验过程中出现食品样品交叉性污染(cross-contamination)的可能性很高。

自强提升市场生存能力

当然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JAKIM必须清楚地定下申请HALAL执照的准则,并确保有非常透明及标准的检验和认证程序。因此,我希望蔡细历能在国家经济理事会会议后给你们捎来好消息。

至于你所提的两道问题,我只能给你一些建议。第一,在你的工厂内实施GMP及HACCP的标准清洁体制;第二,坚持用可信赖的原料来源;第三,不断地提升食品的品质;最重要的是不断地扩大国际市场的占有率。

古人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唯有不断地自强及自我提升,我们才能在市场上生存。或许这次的危机,会是贵公司成为国际食品巨擘的契机呢!

祝你好运!

徐嘉亮

Comment by 陳老頭 on August 15, 2011 at 12:13pm

         读了以上新闻,感到本地华商以及外资的台商,好像对我们的工业前景不是很乐观,再翻出11日的南洋商报,却发现我们在主掌工商发展部门的长官,却好像不是这么想。我也搞不懂啦,政府是不是要透过外劳漂白计划来废去某些工业的功夫,给High Tech铺路?

       (吉隆坡10-08-2011日讯)尽管美国信用评级下调和欧洲债务危机拖累全球经济及股市表现,不过国际贸易与工业部有信心今年年底可达致所订下的私人界投资额830亿令吉目标。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秘书长拿督丽贝卡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认为,美国信贷降级风波的影响只是短暂,因为市场对负面新闻通常较为敏感,不过当投资者掌握更全面的资讯后仍会继续投资。

               不应该悲观看待

       她说,若欧美债务危机持续,肯定会影响全球经济成长,特别是我国第二季经济成长将受到一定影响,不过,暂时没有必要抱着过于悲观的态度看待这次风波。

       她补充,若欧美经济低迷问题没有解决,也许更多国际投资者会转移到经济稳健成长的亚洲及东协国家包括马来西亚投资。

       “我们订下今年吸引830亿令吉私人投资,至今取得的数据是理想及合乎预期。但我们也不能松懈,还是须努力,才能达致目标。”

       丽贝卡提到,贸工部有信心今年国家贸易表现动力持续正面,而贸工部及大马对外贸易发展机构已采取多项策略,包括提高出口意识、推广出口活动、开拓及多元化新兴市场。

             吸引有素质投资

       她说,目前政府专注在吸引有素质的投资,如有高价值、高科技、知识型、研发、提供高收入就业机会、出口为导向、集资、与本地业者有稳固的关系、带来数倍收益、提高国民总收入等的投资计划。

       她说,政府鼓励投资者参与新兴市场,如高科技电子业、医药器材、替代能源、太阳能、光电及研发领域,而政府不会再吸引低附加价值或劳力为主的投资计划。

      她说,政府至今主要专注来自中国、印度及中东的投资。

            对中国贸易持续增长

      丽贝卡强调,随着东协与中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在去年1月1日生效,不仅是东协国与中国的贸易额飙升,我国对中国的贸易也持续增长。

       她说,东协是在2001年提出与中国商讨自由贸易合作,当时没有任何国家理会中国,而自贸协定签署后,东协国家在经济,甚至政治上都能从中受惠。

       她说,大马与中国的历史渊源,马中两国贸易往来密切,中国总理温家宝今年初访问大马时签署经济合作协议,这加强了两国投资者的信心,希望未来有更多中国投资者到我国投资。

       不过,她坦承,要落实所有的备忘录内容是需要时间,而一些备忘录合作项目可能因为一些技术原因未必能执行,但最重要是本地业者可从中学习与中国伙伴合作。

               营造亲商环境吸引外资

        丽贝卡认为,马来西亚还是具吸引力的投资国家,政府已尽量简化及营造亲商的环境,包括简化执照申请、减少繁文缛节、让机制更透明等。

        她重申,政府同等重视外资及本地投资者,所提供的奖掖或便利都是供外资及本地投资,没有偏颇任何一方。

              尽量与业者沟通

       她也说,贸工部在过去几个月,与多个领域业者如建筑商公会、购屋者协会、房地产发展商协会等单位进行对话,了解业者的问题。

       她说,许多业者不清楚政府简化的申请程序,有些情况可能是私人界问题而使到手续延迟完成,但政府会尽量直接与业者沟通,解决业者的疑惑,确保本地或外国业者都愿意在我国投资。

              台商撤离我国 无关缺乏熟练员工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秘书长拿督丽贝卡驳斥我国缺乏熟练员工使到一些台商撤离大马的说辞。

        她向《南洋商报》说,虽然全球外来直接投资流入量放缓及竞争激烈,不过我国在去年仍能吸引许多外资,而我国仍然是外资所青睐的制造业投资地点。

               面临劳工不足

        她说,我国去年在制造业方面,成功吸引总值291亿令吉外资,比2009年221亿令吉多,而去年批准台商40项总值10亿1000万令吉制造业项目,2009年则只有7亿1610万令吉投资计划获批。

       近3年来,台商在我国的投资已放缓,中小型企业台商也越来越少,在外资排名已滑落到第四,与2002至2006年的57至70项投资项目比较,2007-2010年的投资项目仅有32至40项,主要原因是面临劳工不足及关税等问题。

               提高员工技能

        丽贝卡说,部门非常关注缺乏熟练员工问题,至今与高等教育部及人力资源部合作,提高国内本地员工的技能及符合市场需求。

        她说,政府提高业者与投资者奖掖和财务援助,如人力资源发展基金,以便业者可根据工业需求训练员工,同时也在大学推行“知识转移伙伴”计划,让大专生了解职场需求。

        她提到,人才机构将通过推行人才回流计划及居留权等,招揽大马人才回流及外国专才到我国工作。

        《南洋商报》独家报道:张慧敏

Comment by 陳老頭 on August 15, 2011 at 12:00pm

       早上读《南洋商报》,今天的头条新闻是《6P家具外劳慌:家具业喊苦,台商喊撤》,转载在这里让大家在谈华商人才化的同时,也不要忘记目前冲击华商最严峻的劳动力问题。

      (吉隆坡2011-08-14日讯)即使政府已极力营造亲商环境来吸引外资,但是立意良好的“6P登记漂白非法外劳计划”开跑后,却无可避免对亟需人力的外资企业造成更大影响,令人手短缺问题雪上加霜。

        国际贸易与工业部秘书长拿督丽贝卡日前在接受本报访问时,反驳台商因面对劳工不足及关税等问题撤离我国,因为部门非常关注缺乏熟练员工问题。

        不过据了解,一路来饱受劳工问题影响的不只是台商,也包括本地商家,例如家具厂就首当其冲。

因为早在“6P计划”8月正式执行前,移民局就严谨审批外劳申请,导致厂商为外劳更新准证受阻,严重影响生产作业,部分外资工厂早就选择外撤。

        6P计划目前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家具业许多行家都投诉这过渡时期,基于各种因素,外劳短缺的情况更严峻。

                100外劳只批10人

        台北驻马来西亚经济文化办事处副代表兼经济处主任林明礼向《南洋商报》透露一宗实例。

他说,一年多前,一间台资家具厂向移民局申请更新100名外劳的工作签证,但当局只批准10人。结果这名台商只好打消在我国扩厂,移师越南发展。

        林明礼说,该名台商在越南投下大笔资金,设立大规模家具厂。短短一年内,生产的家具已一跃占据越南家具总出口量20%。

        台北驻马经济文化办事处副代表·林明礼:减少外劳勿操之过急

        林明礼说:“如果当局伸缩性处理外劳政策,这20%的出口量是‘马来西亚制造’的家具,而非现在的‘越南制造’。”

        林明礼说,马来西亚政府要减少依赖外劳,原意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企业机构都希望当局逐步落实有关政策,因为“一刀切”的终止引进劳工,只会叫业者无所适从。

        “台商自1990年代便前来大马设厂,生产高品质手工家具如床头板、窗帘杆,为大马赚取巨额外汇。

        “如今缺乏工人,立足已久的中小型工业台商也被迫撤资。”

                须兼顾中小企业

        林明礼说,另一家设于马六甲的台商家具厂也被迫把三条生产线减至两条。

        他说,纵使大马政府致力发展高科技机械化生产,但也须兼顾中小企业及传统行业的生存及发展空间。

        “我相信除了台商面对劳工问题,大马中小型工业业者也遇到同样的障碍。”

                家具工业总会长·李天赐:全国工厂缺人手

        马来西亚家具工业总会长李天赐直言,6P计划实行后,当局甚至已经冻结审批外劳,他敢大胆的说,全国工厂皆缺乏人手。

        他说,6至8月是家具业订单旺季,如果政府不恢复开放引进外劳,业者有订单也交不了货。

“如果我们接不了订单,顾客就会到其他国家,到时想顾客回头就难了。”

        李天赐希望内政部能尽快批准业者引进外劳,否则无法承受亏损的本地家具生产业者恐将倒闭。

              110亿出口额恐难达

        “去年我国家具业出口额达78亿令吉,政府设下目标今年要达110亿令吉,但如果不恢复供应劳工,这个目标应该很难实现。”

       另一方面,李天赐批评政府实施的非法外劳漂白计划,让很多外劳走漏洞借机跳槽,加剧厂商人手短缺困境。

       他说,漂白计划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很多同业工厂指出,这项计划已导致20至30%的外劳落跑。

“我的工厂也跑了15%员工,导致留下来的全体被迫加班生产。这笔加班费也是一笔庞大开销。”

       他说,即使政府把非法外劳漂白后,再分配给各厂商,会逃跑的外劳也不会是好工人。会逃跑跳槽的外劳,哪会听从雇主管理?

             隆雪家具企业商会秘书长·陈明成:着重质量仍可获利

       面对劳力的短缺,家具业者只好从提高产品质量着手,即使产量减少了,但仍可获得不断成长的盈利。

       隆雪家具企业商会秘书长陈明成指出,我国家具出口额在世界排名第九,尽管近年产量减少,不过大马家具的价值及品质,却在国际市场有不断攀升的趋势。

       “劳工问题是导致厂商减产的原因之一,不过也有家具厂提高既有生产线的产品素质,挽回了产量减少带来的颓势,反而提高了本身产品的品牌声誉。”

              麻坡家具同业商会主席·巫英智:外劳薪酬机制不一

        率领我国出口家具生产业重镇的麻坡家具同业商会主席巫英智则点出外劳薪酬机制不一,是导致家具工业外劳流失的原因之一。

        巫英智说,相较于油棕业外劳一天50令吉、餐馆外劳一天30令吉,家具工厂的外劳一天工资只有20多令吉。

       “我国市场对各领域外劳制定不一样的薪酬机制,导致许多外劳乘着6P计划之便另谋高就,重新选择就业领域及雇主,令家具业流失不少工人。”

       《南洋商报》独家报道:刘为义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