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9)

“奴隸”說:“你並不愛打架。可是別人也不敢欺負你。”

“我是裝瘋賣傻。這一手也管用,人家制不服你。假若你不張牙舞爪地自衛,馬上就會有人撲上來。”

“你將來要做詩人嗎?”“奴隸”問道。

 

“你真是個傻瓜? 我要做工程師。我父親準備送我去美國唸書。我替別人寫情書,編小說,是為了賺錢買香煙。那沒有什麽意思。你呢,將來幹什麽?”

 

“我一度想當海員。”“奴隸”說,“可是現在已經不想了。我不喜歡軍隊生活。也許我也想當個工程師。”

 

夜霧越發濃重,路燈顯得也更小,燈光也更微弱。阿爾貝托在衣袋里摸索著。兩天前他就沒有香煙了,但是,每當他想吸煙的時候,两隻手便下意識地重復這個動作。

 

“你還有煙嗎?”

 

“奴隸”沒有做聲。可是幾秒鐘後,阿爾貝托感到有只胳膊伸到胸前。他觸到一隻手,手里遞過來滿滿一包煙。他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用舌尖舔舔那芬芳的煙絲。他點燃一根火柴,火焰在雙手圍成的小洞里輕輕地搖曳。他把火光湊近“奴隸”的面孔。

“你他媽的哭什麽?”阿爾貝托說道,一面張開手,讓火柴頭落下去,“他媽的,又燙了一下。”

他又劃了一根火柴,點燃香煙,吸了一口,然後從口鼻中把煙噴出來。

 

“你怎麽啦?”他問。

“沒有什麽。”

 

阿爾貝托又吸了一口。火星閃閃發亮,香煙與霧氣混合在一起。這時濃霧壓得很低,幾乎到了地面。五年級的院子已經模糊不清,宿舍那片建築成了黑魆魆的一團。

“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了。夥計,不要哭嘛!”阿爾貝托說。

“我的軍裝……”“奴隸”說,“他們搗鬼,想不讓我外出。”

 

阿爾貝托扭頭望望,看見“奴隸”身上穿著卡其襯衣,上面套著一件栗色毛背心。

“奴隸”說:“本來明天我可以離校上街。可是他們把我的軍裝給撕壞了。”

“你知道是誰幹的嗎?”

 

“不知道。他們是從衣櫥里拿走的。”

“會讓你賠一百索爾,也許還要多。”

“這個我倒不怕。明天有檢查,甘博亞會把我記到懲戒簿上。我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上街了。”

 

“幾點鐘了?”

“十二點四十五分。”“奴隸”說,“可以回去了。”

“等一下。”阿爾貝托站起來說,“還有時間,咱們去掏一件軍裝。”

 

“奴隸”像彈簧似的跳起來,但是,一步也沒有邁出,只是站在原地不動,仿佛期待著什麽即將來臨而又無法躲避的東西一樣。

“快點!”阿爾貝托催促道。

“那夜間哨兵……”“奴隸”低聲耳語道。

 

阿爾貝托說:“真見鬼!你沒看見為了給你搞一件軍裝,我可能丟掉外出的假日嗎?我討厭膽小鬼。夜間哨兵都在七班的洗澡間里。他們在那里賭錢。”

“奴隸”跟在他後面。夜霧越發濃重了。他們一直向看不清的寢室走去,靴子上的鐵釘踏彎了潮濕的野草。海風伴著有節奏的濤聲嗚嗚地吼著,吹進教室和軍官宿舍之間那些沒有門窗的建築物里。

 

“咱們到九班或十班去。”“奴隸”說道,“小傢伙們睡覺像死豬。”

“你缺什麽?制服還是短大衣?”阿爾貝托問道,“那麽到三班去吧。”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