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追蹤塞尚》(80) 完

狄諾伊凝視著身旁四張專注的臉龐,再瞧一眼油畫一一偽造者畫得實在太傳神了——聳聳肩。“你們不會期望我馬上回答吧?” 

我當然期望,塞魯斯心想。“當然不會。”他說。 

門廳的電鈴響起,狄諾伊告退去應門。他返回房間時,一臉的困惑。“有人說他和魯道夫·霍爾茲在一塊,”他說。“我沒有開門。”

 

經由打開的窗戶,他們聽到連續兩聲槍響,然後又一聲。“我想他已經自個兒動手了。”安德烈說道。“這里有沒有別的出路!” 

猶諾伊望著窗戶。車道的盡頭,一個身影正踢大門的鐵柵。“跟我來。”拿起油畫,他引領他們來到房子的後面,穿過外頭的露台,進入通往碼頭的隧道。“我必須報警,”狄諾伊說道。“太過份了。” 

那個可怕的傢伙對著大門一口氣射完一彈匣的子彈,卡米拉吃驚地縮在一旁。她可以感覺得出,嚴重的偏頭痛即將在她身上發作。‘魯弟!魯弟!阻止他這里是法拉特岬!老天!”

 

霍爾茲沒有理她,看著帕拉多又向門鎖端一腳。法國人搖搖頭。‘你想不想用車子撞開它?” 

霍爾茲咬嘴唇,隔著大門的欄桿望向里面,試圖接受“已經太遲了”這種事實。狄諾伊也許早就報了警,而他們只有一條路可退:就是他們的來時路。是離開的時候了;他可不想被警察逮個正著。而且他了解到,他無法把那幅畫搶回來——即使能,也不是在這里。但是派因會回紐約,一旦他回到紐約……經由樹梢,可以看到遠處有物體在移動,霍爾茲瞇起眼睛,望太陽光中。他看到一個小東西劃過如鏡的深色海洋,在海平面留下長長的白色切痕,自房子下方以一條直線延伸出去。他步出大門。“算了,”他說。“載我去機場。” 

他們屏住氣息,一直等到所乘的水境船駛離岸邊有二百碼遠,才又恢復呼吸。露西放鬆她緊抓住安德烈的手。“我實在不想告訴你,”她說,“但是我會暈船,除非有能讓我分心的事情。”

 

安德烈掛著微笑,凝視著她。他一生中從未看過這麽一張柔弱的臉。“那麽在巴黎再待一個禮拜的想法,能不能使你分心呢?” 

“會有幫助。”她伸手擦掉他臉上的水花。“要是待兩個禮拜,就鐵定能把我治好。”

 

狄諾伊將船速減慢下來,關掉油門,轉頭望向他的房子。“太過份了,”他又說一次。“槍!黑社會跑到法拉特岬來撒野!真是太過份了。我可以告訴你,派因先生。我們直接到聖美的警局報案,然後我再也不要和霍爾茲有任何的瓜葛。”他對著塞魯斯微笑,後者以夾克蓋在兩幅油畫上。“當然,如果這世界上少一幅假畫,那我將會快樂些。” 

“的確,”塞魯斯說道。“絕對。我完全了解你的意思。尼可?” 

荷蘭人嘆了一口氣。他的身體傾向塞魯斯,選出一幅油畫。他把它帶近臉龐,吻吻它,然後手臂往後一用力一扯——力道之猛差點使船翻覆——將它丟擲過他的肩膀。它平平地著陸,溫柔地漂浮在水面上,《女人與瓜》仰望著天空,海水沖洗過她的臉龐。

 

“我希望他沒有丟錯。”塞魯斯說道。不過他是在心里對自己說。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