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大陸先鋒詩歌的語言之路(8)

B2 浪漫遊戲 作者:余怒

一個女人在鐘樓里生孩子

拼命用力

抖動著一身橡皮

 

鐘聲響了一下:當

她嘴里吐出魚乾

 

蝸牛睡著了

動物都走光了

 

鐘聲再響:當

她向外擠果汁

 

她全身埋在玻璃渣里

她不說話

玩著空心球

 

 

B2 的意念軌跡是推論式,有兩個前提:一個是"浪漫遊戲",一個是"女人生孩子",推導出兩個結論:一個是動物走光了(孤獨),一個是她全身埋在玻璃渣里(痛苦)。孤獨痛苦與浪漫遊戲是自相矛盾的,這樣便推論出本詩意義探索的指向:浪漫遊戲的背面——遊戲責任之探問與浪漫愛情之空虛。反諷語調之掌控冷靜成熟,直刺人心深處。

 

 

B2 烏鴉的命題 作者:楊煉

烏鴉的語言里每個早晨再死一次

烏鴉用黑暗 炫耀光

綠色的墓地就再次被踩實

森林顯出輪廓

死者的肉在松樹里發胖

而耳朵又薄又透明 連掛滿枝頭

死後的寂靜 把你們警醒 

 

辯證式的探索比較曲折,相對來說也顯得複雜難懂,最需要注解的是這種詩,閱讀者必須繞得完其中的思路,不然就迷路了。思維通過無數次的正面陳述反面辯駁,逐漸顯現輪廓。概念套在形象的感覺模型中運作,而非只是概念推理。《烏鴉的命題》有三節,上引是第一節,本段可從第六行試著啟解:耳朵——葉子,死者的肉——樹幹,死亡——森林——墓地,烏鴉——死亡使者,黑暗——光明,死亡訊息——解構清晨,腐爛驅使你們更呱噪——死的森林像徵生存。依上述的思路,辯證式的意義探索題示出錯綜性的循環論證,不一定是前後遞進,語言被重新組織過了,這是解讀的關鍵。

意義詩學的基本命題是"意義實體",所以經常造成一種誤解,以為越龐大密實就越優勝,形成無人擡得動的局面,意義成為負擔。意義實體的沈厚感根源是什麽?我認為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必有一道存有之光,照射,瞬息閃露的秘密側影方屬沈重,是意義的質感而非意義的數量。另外一種是意義的實全被大方的托盤盛住,必有形制的托襯方顯端莊,是意義的威儀而意義的權勢使人尊重。意義絕非高不可攀,析離的意義讓人更虛脫,不能歌唱的意義有何詩意可言?

意境詩學與意義詩學的空間質性確有大異其趣之處,不過並非無法相涉,先鋒詩歌文本也逐漸出現了混型的新貌,本文暫不予以討論。從有限選本可見的作品觀察,仍以意義詩學為主流,不過本論文選列作者如馮傑、匡國泰、張士甫、蔡天新,不在或極少出現在選本中,從這個角度思索,先鋒詩歌的美學特質應有更多潛伏在隱匿文本中,期待進一步探掘發現。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