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框沈甸甸地放在夾克口袋中,他坐著觀賞大道上的晚間遊行,心里期盼看到露露在收到禮物時,臉上的表情。他對著這個念頭微笑,一陣幸福感溢了上來。能看到她愛上巴黎,實在太美妙了。 

“交通狀況總是這麽糟嗎?”露西和塞魯斯坐在計程車內,車子慢吞吞地行駛於聖奧納瑞街上,司機以不悅的單調語氣,抱怨其他駕駛的愚蠢、讓擁塞更加惡化的警察,以及這樣的情形,要養家活日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不需要了解他的話;這是計程車司機的悲嘆,一首國際共通的哀歌,全球各大都市皆同。 


塞魯斯在皇家街的轉角處付完車費,以步行來完成剩下的路程,把司機留在動彈不得的車陣當中。在他們後面一百碼的地方,帕拉多從車子里面出來,瞥到他們左轉入凡都姆廣場。無法移動,無法離開,他坐回車內,氣餒地大鳴喇叭。
 

“現在,親愛的,”塞魯斯說道,此時他們正走向紀念拿破侖軍事勝利的大柱子,“我不想把你帶往任何靠近‘亞曼尼’”的地方,相信我,這完全是為你好。有沒有看到他在那邊的店?真不知道毀了多少人的信用。我經常很吃驚的——” 

“塞魯斯,等一下。”露西抓住他的手臂,將他拉入一扇門。她的頭朝向麗池酒店的入口處,在那邊,一輛黑色奔馳停在門階。有個男人和戴太陽眼鏡的女人站在打開的行李箱旁,看著行李被卸下車子,女的比她的男伴高一個頭。“我認識她,”露西說道。,“她就是經營雜誌社的那個女人,卡米拉。”

 

塞魯斯仔細瞧一服那對男女。“嘿,快把我嚇死了,”他說。“我認識她旁邊那個男的。他就是魯道夫·霍爾茲。”他一邊摩擦下巴和皺眉頭,一邊望著他們爬上階梯,進人酒店。“如果我們省掉麗池的節目,你會不會很失望?我想我們最好趕快回酒店,和安德烈會合。來吧——路上我會跟你說說霍爾茲的事情。” 

帕拉多開車繞了兩圈凡都姆廣場,停下來,再走一圈,然後只好接受他跟丟他們的事實。他在麗池前面停住,看看手錶。除非霍爾茲有所耽擱,否則他現在應該已經到了。他和他的七萬五千美金。他媽的,今天真背!挺起胸膛,詛咒著腿肌,他沖上階梯,進入酒店。 

卡米拉正在打那兩通她一到達飯店便習慣打的電話:向“客房用餐服務”點香檳,以及請服務生幫她把重要的衣服拿去快速洗燙。在一趟令霍爾茲的心情改善許多的旅程之後,她現在感覺起來自在多了,如往常般,只要事情順他的意,他的性子就會變好。雖然他未曾提到詳細的情形,顯然他是在期待好消息。旁人可以從他的所作所為看出來:他會把小費賞給飯店的服務人員,而不是裝作沒看到他們。香檳送到時,他正在講電話,以流利的法語喋喋不休。卡米拉把一杯香檳放在他面前的桌上,順道瞥一眼窗外她最喜歡的景色;這里的亞曼尼精品店真是賞心悅目。等明天魯弟去做馬殺雞時,她要抓住機會造訪。

 

當他結束談話,伸手拿香檳時,電話響了起來。“對,”他說。“讓他上來。” 

“現在,甜心,”卡米拉說道,“今晚你想去哪吃飯?” 

霍爾茲拾起杯子,帶到自己的鼻下。“啊,一個簡單的地方。‘泰風’或是‘康維富’。你決定好了。櫃枱會幫我們弄到桌位。”當第一口香檳還在他的舌頭上時,有人在房外敲門。

 

卡米拉把門打開,帕拉多如一隻羞怯的螃蟹般走進來,打招呼的頭幾乎還沒點完,便要求借用洗手間。 

卡米拉等廁所的門關起來,問道:“他到底是誰?他走路一直是那個樣子嗎?” 

“他在幫我做點事情。”霍爾茲覺得沒有告訴卡米拉的必要;越少人知道,越好。他露出帶有歉意的笑容。“恐怕他不會說英語,親愛的,所以你會發現我們的會面很無聊。”

 

“你的暗示我了解,甜心。我會到樓下去,跟櫃枱安排一下。”她斜眼瞅著跑出來、正在拉拉鏈的帕拉多,對他禮貌性地微笑,走出去,安靜地將門帶上。 

“好了,帕拉多。”霍爾茲穩穩地坐在椅子上。“自己倒杯酒喝,然後把好消息告訴我。” 

說話之前,帕拉多飲下一大杯的香擯。等他真的開口說話時,語調是“外籍兵團”的風格,簡短有力、不帶感情,不管是報告勝利或失敗。時間、細節、環境,每樣東西都按照先後順序,沒有意見,一大堆事實。他說話時,看到霍爾茲的表情自和藹的期望轉變成硬梆梆的不悅。他的報告結束之後,接下來是凝重的沈默。

 

“所以,”霍爾茲終於說話,“我們知道他們住在哪里。有沒有辦法在那邊設計設計?”

 

帕拉多搖搖頭。“不可能。” 

“不可能。”霍爾茲嘆氣。“十萬美金能不能克服呢?” 

“霍爾茲先生,如果一個人不怕被抓,那他隨時可以殺人。狂熱分子就是這麽做。是的——我當然可以在他們走出飯店時,開槍射他們。殺人很容易。脫逃就不同了。最近由於阿爾及利亞人亂搞,現在整個巴黎到處都是警察。”他把雙手合在肚子上。他的話已經說完。

 

霍爾茲站起來,開始在房間里踱步。這是挫敗,很嚴重的挫敗,不過沒有什麽事情是不能彌補的。爆炸事件只是一場意外,巴黎每天有上百次。完全牽扯不到魯道夫·霍爾茲。法蘭岑過來時,他必須編個合理的故事來應付他,不過這並不難。但是派因和他的朋友……他們畢竟太靠近了。無論如何,他們必須消失。在此同時,還得派人監視他們。 

霍爾茲站在窗戶旁,雙手合抱於胸前,往外凝視凡都姆廣場的燈光。“我要你守著他們。早晚你會逮到機會的。不過要記住,你必須對付他們所有的人。我可不想留下活口,讓他到處去張揚我們的事情。”他轉身盯著帕拉多。“了解嗎?” 

“全天候?”帕拉多換個坐姿,感到腰酸背痛。“我必須找人跟我一塊辦事。不過新費用可以包涵這個。”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