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神造人

神造人,其實也就是人造人,人由圖騰的子孫到人與物相結合,人為主、物為輔孕育人是一大進步;人擺脫物,能獨立造人,是更大的進步。人的自我創造,也是社會前進的表現。造人的神,最初是女性,然後才是男女神相結合,這就愈加接近了事物的本來面目。

女媧,是古神話傳說中著名的大女神,傳說她人面蛇身,表明她原是屬於蛇氏族的始祖母。在開天辟地、沒有人類的時候,她用一團團的黃泥捏成人。因為她想做很多的人,感到很吃力,便拿了一根繩子,伸入泥土中,一甩一甩地,凡是有泥掉落的地方,便有一個人。(見《太平禦覽》卷七八引《風俗通》)

用泥造人的想象不是毫無依據的幻想,說明人類已進入制陶階段。制陶術的造型藝術,在人類美術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這一發明者和操作者,開始都是婦女,後來才屬於男子。泥既然能夠制造各種實用美觀的日用器皿,怎麼就不可以造人呢。由於原始初民的萬物有靈論仍繼續在起作用,這樣,他們便認為泥人也跟真人一樣有靈魂、能活動,這就是他們把泥人視為能轉化為真人的心理依據。傣族有神用身上的汙垢造人之說,汙垢,不就是人身上的泥嗎,用汙垢搓成人和用泥造人,在原始人心目中,完全可以相通。

哈薩克族的神用泥造人是神創世活動的一部分。據說,他們的創世主叫迦薩甘。此神的形貌很具體,四肢、五官齊全,能說話,與人相似。他造完天地之後,在大地的中心栽了一棵“生命樹”。“生命樹”長大以後,結出的果實是“靈魂”,似鳥,能飛。迦薩甘用黃泥捏了一對小泥人,晾幹以後,又在泥人身上剜了肚臍眼,然後從“生命樹”上取下靈魂,往泥人嘴裏吹,這對小泥人便活了,一男一女,這便是人類最早的始祖。這一神話比女媧造人更完整,已進入男女相配階段。但它的起始部分,用泥造人,跟女媧沒有什麼不同。

再往前跨進一步,人神不但造人,而且還造出各種動物。真有意思,說明人已經不承認自己是什麼圖騰的子孫了,因為他們認為各種動物及其它物也是人神所造。氣魄越來越大,已經很有一些人為萬物之靈長的派頭。布依族的神話故事《人和動物怎麼產生的》便很形象地反映了人類發展的這一過程:

荒古之際,茫茫大地,沒有一個人。天神們厭惡天界的生活,決心去地上遊玩。可是地上太冷清。第一位神,用樹幹削成人形,向其呵氣,成了活人。便用此法削成了長短不等的千千萬萬的人。第二位神造出了牛和馬;第三位神造出了狗與貓;第四、第五兩位神也用樹幹造成了其他各種動物。從此,大地上熱鬧無比。

用木削人,是對能工巧匠的誇耀。壯族有一則傳說《巧匠造木人》,說到古時候因為人太少,有一位木匠便到大森林去造人。他造的人不但與真人分不清,而且跟他自己一模一樣。他的兒子去給他送飯,只要喊一聲“爹”,所有的木造人都齊聲回答。說明技藝之高超。

神話中的神造人,與原始巫教的模仿巫術分不開。巫術是一種文化現象,屬於原始宗教的一部分。最初的巫術是原始初民與自然作鬥爭時的一種補充手段。隨著人事關系的覆雜化,巫術後來也用於社會鬥爭,是人類祖先求生存的輔助手段。模仿巫術是施行巫術的重要的方法之一。舉個例子,人們要征服酷熱,希望射下炙人的太陽,他們便模仿太陽的形狀,造個或畫個人工的太陽,用箭去射,射中了,他們便認為太陽被射落了,能達到消暑的目的。一旦發生偶然的巧合,下了一場暴雨,降溫了,他們更加堅信巫術的力量。《紅樓夢》的趙姨娘,為了想害賈寶玉和王熙鳳,便請道婆行使過類似的巫術。這兩個例子,方法相同,目的意義大不一樣,前者是早期巫術,有積極征服自然的一面,後者則是巫術衰落期的活動,純屬於迷信,發生了本質的變異。所謂人神的造人類、造動物,作為原始宗教是信仰的表現,用語言加以描述、表達便是神話。前者是形式,積極性有一定限度,所以後來成為迷信的根源。後者是內容,後人可以盡力吸收它進取、積極的精神,增強生存的信念與力量。

無論是用泥造人,還是用木造人,或用其它的原料(瑤族分支布怒瑤的神話說,始祖母密洛陀是用蜂蠟造人),幾乎都沒有找到人類起源的正確答案。這類神話的價值,主要是折射了人類生產技能在不斷提高。

Views: 8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