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興華︱跟着德勒茲搞文學(7)

07

我們也應該像小漢斯那樣,將我們自己的文學搞大,搞成史詩,搞成神話。

如今的青少年,也就是你們,也都有小漢斯的能力:萌、宅、基,如在當代藝術家的村上隆的動物作品中所表現的那樣 。

青少年的慾望是:絶不讓任何插足到他與慾望之間,父母也不行。

這是萌、宅、基本身帶有的力量。

萌、宅、基是青少年抗拒那個俄狄普斯三角的基本姿態。是你們搞自己的文學的起點。

卡夫卡和普魯斯特一樣,在其作品中也徹底排除了婚姻關係(德勒茲和瓜塔里,《卡夫卡》,p. 34。)。而今天的電視劇里全是誘惑你去結婚的套路。不光父母和七姑八婆催婚,連續劇更是催婚器。

在他的各封回信中,卡夫卡一直在與父親、未婚妻戰鬥。卡夫卡發現,他自己爲了不成爲受害者,而必須逃離,而變成了吸血鬼,成爲動物,甚至成爲女人,而不得不先吞吃未婚妻。

他越戰鬥,就越會成爲女人。冩,搞文學,將自己搞進文學,是成爲女人。

爲什麼我們一不小心就會被逼婚?德勒茲説,這是因爲我們下意識中就害怕婚姻市場。因爲,在婚姻市場中,我們像卡夫卡那樣,非常害怕被判決。

人人用器官去判決。因此,他們自己的器官也將被判決(德勒茲,《批判與診斷》,p. 164)。這就是逼婚對我們而言的真正可怕之處,逼婚或找對象,是任由我們的器官人的器官太隨意地判決(《城堡》、《法之間》)。

如何對抗這種你我必然陷入的判決和被判決,尤其是被逼婚時,幾乎是使自己的器官接受判決之狀態?德勒茲建議我們用殘酷戲劇和無器官身體來反抗。殘酷戲劇是:主動使無機的力量和權力穿過我們的的身體,使我們主人公成爲礦物,成爲植物,成爲動物,使我自己成爲無器官的身體(萌、宅、基)。在我自己身上找到那一個無器官的身體,才能躲開別人和我自己對自己的器官的判決,你對我的器官判決。

卡夫卡的作品是對這種判決的抵抗,用的是兒童般的慾望機器。卡夫卡用文學來與這種判決戰鬥。我們應該向他學這一招。他要與城堡、一個缺席的敵人戰鬥,就像到處找人來練拳,因爲他知道,來自未來的力量是惡魔一般的,他必須找各種對手來預練。

而這就是我們必須從單身機器走向文學機器的意思。


(2021-11-14;來源:法國理論;作者:陸興華;此文爲2021年3月23日上海二工大“半畝方塘讀書會”上的演講)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