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衛平:美與殘酷相互轉折(6)

心誠之至,金石為開。小小的奇跡伴隨著他們,他們周圍不時出現一些幻象。“公主”出場之前,那隻在屋子里飛來飛去的白鴿子,伴有“滴——滴”的人聲哼哼,立即將觀眾帶入另一個奇異的世界。當他們夜歸回來,感情達到極致時,音樂中房間里走出了一頭小象、一個美麗的印度舞女、一個拋撒花瓣的花童,他們圍在一起含笑跳舞,“公主”也暫時擺脫了殘疾。由於整個影片是嚴格的紀實風格,這些幻境只是高濃度情感的積累和釋放,因此並不顯得突兀和煽情,而是十分協調,感人之至。

他們只能生活在自己的秘密世界里。周圍人越是將他們放棄和遺忘,他們才越是能夠守護自己的秘密和美好。不管是“公主”的哥嫂,還是“將軍”的家人,他們看上去從身體到頭腦都是健全的,然而心靈卻是殘缺的,那麽冷漠、勢利。一旦他們粗暴地闖入這二人世界,這份美好就被徹底打碎。他們做愛時被發現,“將軍”再度入獄。


他從警察局逃走,爬上“公主”的窗戶外面的那棵樹,剪掉樹上的枝椏,因為“公主”多次表示,夜間這些枝椏的影子投在她房間里一副叫做“綠洲”的畫像上面,令她十分害怕。前來追捕他的警察完全不知道他在幹什麽。

最近看完這部電影,令我白天夜晚走在路上看到地上的樹影,都會怦然心動。真理與個人(秘密)相隨,殘酷和美並存,是李滄東影片的特色。

 

 

2010年李滄東的這部新作叫做《詩》。在被問及這樣的題目不會影響票房時,他答道:“我想電影既需要觀眾,也需要一個夢想。”電影需要“夢想”,這聽上去有點古怪,因為由光影構成的電影本來就不是“實際”的,觀眾去電影院也不是為了得到二兩黃金,然而在這個功利主義的世界上,電影的本性以及其他許多事情的本性被人們一一拋棄。有評論說,李滄東的電影是針對後現代消費主義的一種回應,是十分中肯的。《詩》獲戛納電影節最佳編劇獎。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