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凱麟·德勒茲哲學中的思想與特異性(初稿)(6)

特異性尖銳化了關於實在的問題,其總是不斷地「雙重化」實在:其中,一個是由尋常點不斷再現的實在,另一個則是不可再現的特異性實在。究極而言,特異性就是一種偶然的分配(distribution du hasard);特異性是對偶然的肯定,這是特異性的第二原則。沒有偶然,便沒有特異性。而正是藉由這種由偶然所發射的特異性,思想一方面極迫近事件,同時也近似混沌。然而如果在德勒茲哲學中思想等同事件,那是因為在每一段「比連續可思考時間的最小值更小的時間」10都對應一個特異性分配,都是一種偶然產生器或「遊牧分配」,特異性透過此,彷如是源源不絕的微小事件般不斷產生出來。另一方面,如果思想總是滋生於混沌之中,那是因為「在比連續可思考時間的最大值更大的時間中」,特異點即等同於遊走變位於一切系列中的隨機點(point aléatoire),點=x,每個特異點都具備本體論意義,都迴響著同一個單義性(univocité)11。特異性的第三原則涉及時間:特異性是生機時間的(aiônienne )12。根據德勒茲,順序時間與生機時間時分別代表二種截然不同的閱讀時間法則:其中之一是歷時、現在、再現、穩定、日常、客觀且可透過運動間距所量測的時間,另一則是事件、變動、主觀、不可再現與不可預測的時間。然而,如果這二者的區辨在德勒茲哲學中具有無比的重要性,那是因為後者致使事件的可能。如果特異性涉及一種偶然的分配,我們已指出這個分配作用於「比連續可思考時間的最小值更小的時間」內,換言之,對思想而言,存在一個可思考的連續時間最小值,然而特異性的生成比思想的速度更快,亦即其必已隱含「不可思考」(impensable)。而生機時間就是時間的這個不可思考性,德勒茲因而指出在生機時間中,事件不是已經發生便是尚未發生,時間被無窮切分成朝過去與未來延伸的系列,而就時間的觀點而言,特異性便是這兩道系列的匯聚或歧異點,其「比可思考時間的連續最小值更小」。 


10關於德勒茲對「比連續可思考時間的最小值更小的時間」與「在比連續可思考時間的最大值更大的時間中」的討論,請參考《意義的邏輯》中的 « Lucrèce et le simulacre », 307-324。

11關於特異性與偶然的關係,參閱德勒茲對「純粹遊戲」的討論, Deleuze, 1969, 75-76。而「單義性」是德勒茲早期極重要的存有論概念,可參考 Deleuze, 1969, 208-211。

12 法文 aiôn 來自希臘文 aion,就如拉丁文 aevus 一樣,意指綿延的時間性,相對於 tempus。本詞首先指生命或生機力量,衍生為生命綿延。柏拉圖曾在《蒂邁歐》(Timée )37d-e 對 khrónos與aion 提出區辨。前者指可感世界所呈顯的時間,其僅是一個動態影像且必需符應標誌智性形式世界的後者。雖然德勒茲在《意義的邏輯》中承續柏拉圖這組詞彙,以許多篇幅嚴格區分兩種不同時間性:Aiôn 與 Chronos,但其並非柏拉圖式的(Deleuze, 1969, 190-197)。本文依詞源將前者譯為「生機時間」,後者則為「順序時間」。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