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5)

小舟靠岸後,我們又步行了一大段路,才回到茅舍,由於晚風清涼,倒也不覺得疲累。

茅屋立在幽深的黑暗裡,似乎已和叢林融成了一個整體。只有一絲微弱的光從廚房悄悄的溜了出來,像一縷難以捉摸的輕煙。我這才猛然省起,亞馬遜叢林,是沒有電力供應的。

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拿出四根大蠟燭,以火柴點燃,黃兮兮的火花軟弱的閃了閃,才淡淡的吐出一圈光暈來。朱略西撒讓四根蠟燭巍巍然地立在桌上的燭淚裡,又轉到廚房去幫助炊婦為我們兩人準備晚餐。

我望著燭光呆呆的出神。此時此刻,滿山滿谷,盡是猿猴淒厲的叫聲,氣氛怪異而詭譎。

端上桌來的晚餐,是雪白的棕櫚樹心和一隻「小東西」。稱它為「小東西」,是因為我實在看不出它是什麼,雞又不像雞,說是鸚鵡嘛,也不似。

問朱略西撒,他賣了個關子,說:

「我想你們在吃以前最好不要問。」

肉很軟,略帶苦味。我用河水泡成的那杯濁黃的茶,把肉硬生生的沖進喉嚨裡,心裡七上八下的疑神疑鬼──噫,希望不是人肉哦!

把最後一團肉塞進嘴裡後,朱略西撒才臉露調皮笑意,說道:

「你們吃的,是蛙肉!」

蛙肉?我難以置信的睜大雙眼:「怎麼這蛙那麼大!」

「哦,這是亞馬遜叢林的特種蛙,牠們有些比四、五斤重的雞還大哩!」說到這兒,不知怎的,他突然笑了起來,笑了好一會兒,才勉強止住笑意,說:「告訴你們一個有趣的小故事。有一回,有個日本人到這裡來,他就住在你們現在住的那間房。那晚我們談到凌晨一點,他拿著蠟燭回房去。一關上房門,便驚叫不已,呵呵呵,一個大男人,發出那種叫聲,真是好笑極了。我拿著槍衝進去,發現他縮在床邊,指著房門後那一團東西,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我一瞧,噯,原來只不過是一隻肥大的特種蛙罷了!我一伸手就把牠抱了出去。第二天中午,日本人用過午餐後,順口問我怎麼處置那隻大肥蛙,我指著他吃了個精光的盤子,說:『你剛才把牠吃掉了!』想不到這一說又闖禍了──他的臉立刻變得又青又白,撲到欄杆那邊,吐得好像連腸子也會掉出來!」

我和J都大笑起來。坦白地說,剛才我也有要嘔吐的感覺,然而,經過這樣一笑,腸胃反而舒暢了。

朱略西撒談得興起,滔滔不絕的告訴我們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

「又有一個早上,我被一名加拿大旅客的驚叫聲喚醒,衝到他房裡去,發現他臉無人色的指著地上一條不斷扭動的蛇,口吃地說:『蛇,蛇,沒,沒有頭的蛇!』我仔細一看,哎喲,原來他驚嚇過度,雙腳正死死的踏住蛇的頭,蛇頭吃痛,蛇身當然不斷掙扎,看起來,就好像是一條無頭蛇在扭動!」

在愉快的笑聲裡,我要求朱略西撒告訴我們他本身所碰見過的最驚險的經歷。

「驚險的事,常常都有。」朱略西撒雙目炯炯生光地說:「不過,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遇上老虎那一次。記得當時是傍晚六點多,我在叢林中行走時,忽然聽見一陣又一陣怪異的哀叫,我用手電筒四處照射,就在一棵樹下,我看見了一隻小老虎,牠全身黑得發亮,目光如炬,爪很尖很銳,是屬於虎類當中最凶猛的。根據以往的經驗,我知道老虎通常會在傍晚六、七點回返虎穴餵虎子,現在要逃,恐怕太遲了一點,所以,我不動聲色地爬到樹上去。果然,不多久,母老虎就回來了。很大很大的一隻。牠嘴裡銜著一大塊肉,在樹下和小老虎分食。我躲在樹上,連大氣都不敢透。原以為第二天一早牠們便會離去,但是,我怎麼也沒有料到,那塊肉足夠牠們吃三天,而牠們也在樹下待了三天!」

「那你怎麼逃走?」我緊張地問。

「哪裡還能逃走!」他餘悸猶存地說:「我在樹上坐了三天三夜,靠喝雨水和嚼樹葉活命的!三天後,牠們母子離開了,我才從樹上溜下來,飛奔回去。」

唉!沒有練就一副銅皮鐵骨,如何能在叢林裡討生活!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