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4)

「哦,我早已在這一帶的樹木上刻好了記號,萬無一失的!」他暢快地說道:「我們森林裡的同胞,自有獨特的生存方式。打個比喻來說吧,你們靠手錶來看時間,我們卻可以憑鳥聲而知時辰。」

說著,他停下腳步,側耳傾聽林中鳥叫,一會兒,他雙目含笑地說道:

「現在是八時一刻。」

我把手錶湊到眼前來看,果然,一分不差!他得意地解釋道:

「鳥兒在不同的時間內,往往有不同的叫法,聽久了,自然能夠分辨。」

我信疑參半,然而,後來多次試他,居然沒有一次不準!

好不容易的,才走出了那個黑黝黝的大叢林,來到了河畔一排三四間茅屋前。茅屋裡點著煤油燈,令我驚愕得難以置信的是:其中一間茅屋裡的幾個土著居然躺在地上,享受由手提收音機播出來的音樂!

「這是叢林裡極少數開化了的土著之一。他們的家庭裡有人長年在城裡工作,給他們帶回來這些奢侈品。」朱略西撒說。

很意外地,我發現他的聲音和神情都有些悒鬱。不待我發問,他就繼續說道:

「我雖然也在城市工作,但是,我絕對不要我的家人或者我的族人接受太多現代文明的影響,因為他們不了解文明進化的真正意義,只是盲目的接納那些不該學的。比如說:我們生長在亞馬遜叢林,自小由亞馬遜河哺育成長,我們喝河水,也用河水來煮飯、洗衣、洗澡。我覺得沒有任何的水可以比得上亞馬遜河的清甜和潔淨。但是,那些從城裡回來的土著,卻不要喝這些河水──嫌它骯髒、嫌它不衛生。他們要喝的是瓶裝澀硬的礦泉水,你說,可笑不可笑!還有,更可惡的是:在城裡生活了幾年而回返叢林的土著,不要耕種、不要捕魚,整天只會躺在地上聽收音機、抽煙、喝酒,你說,可氣不可氣!」

無情地拋棄自己優良的傳統而盲目地吸收他人生活的渣滓,的確可笑復可氣!

朱略西撒越說越氣,不願再留在茅屋旁看這些被「文明」腐蝕得失去自我的土著,率先朝亞馬遜河的方向走去。一葉小舟靜靜的繫在岸邊,朱略西撒解開繩索,輕描淡寫的說:

「我們從這裡划舟回去,河裡可能有鱷魚,不過,萬一遇上了,你們千萬不要驚慌,因為河這邊的鱷魚全都很小,還不會侵襲人類。」

看到我臉色發青,他笑著補充道:

「我靴子裡藏有殺鱷魚的匕首,利得不得了,可以剖鐵破鋼,一刀就能夠取牠性命了!前三週我剛殺了一隻小小的,拿牠的肉來熬湯,可真美味!」

大白狗想跟著我們上小舟,朱略西撒用土語大聲喝斥牠,牠不敢妄動,站在岸邊,悲聲猛吠。

「你為什麼不讓牠跟我們一道回去呢?」

「我叫牠自己走回去。」朱略西撒一邊扶我上船,一邊答:「小舟位子窄,礙手礙腳的!」

河水平靜無波,在這片柔和的黑暗中,只聽得木槳划動時所發出的那種「欵乃、欵乃」的聲音。單調,但是,非常有詩意。兩邊的叢林裡,飛出了許多螢火蟲,忽明忽暗,閃閃爍爍的,好像許許多多雙鬼眼在窺視,四周靜得有如地球已停止了轉動,而整個世界在倏忽間只剩下我們三個人。那種感覺,也美麗、也悲愴。我靜靜地感受,默默地在淚裡微笑。

就在這種「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情景當中,突然,「撲通」的一大聲,一個白色的物體飛躍入水,快速的向我們的小舟游過來。我驚駭欲絕的大聲驚叫,整顆心在這一剎那間差點跳出口腔來!原本闃靜無比的河水,也驚擾不安的喧嘩不已,水花四濺,小舟搖晃,朱略西撒高聲喊道:

「鎮靜!鎮靜!坐穩,扶緊!」

說時遲,那時快,白色的東西已游到了小舟旁邊,把牠帶爪的腳伸進來。

「哎呀,瓜拉!瓜拉!」

朱略西撒伸手入水,把那隻大白狗抱上小舟來。大白狗一方面冷得直打哆嗦,一方面卻又滿足地依偎著朱略西撒。

我驚魂甫定,對這隻為求跟著主人而不顧自身危險、冒死泅水而來的大狗,真是又恨又愛──恨牠讓我受此驚嚇,愛牠的忠心耿耿。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