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子的做生意,是很有趣的,只是同姑娘們孩子們開著玩笑,一會兒伸著手掌摸摸小孩子的下巴,一會兒尖起指頭撫撫女孩子的頭髮,全不板起面孔講生意,活像白髮的老祖父在逗孫兒孫女玩耍一樣。有些年紀大的姑娘或是女人,抓著竹箱子里的貨,翻來覆去地看時,老頭子還是一面向孩子們扮鬼臉, 吐舌頭,一面同她們講價錢,稱讃著貨色。等到有人還了價錢, 不管合式不合式,他總是立刻走上前去,一把抓著貨物,抱在他的胸上,做出保護什麽東西似的躲開,嘴里故意說著:

“那不行!  那不行!  ”

樣子並不嚴厲,倒是很滑稽的,如同撒嬌的孩子一般,惹得女人們姑娘們大聲笑著起來。我也樂得想打滾,覺得這真是一位有趣的老滑頭。

就在這些時候,老人也不會忘記我的。只聽見他在笑聲中, 高聲向著我喊:

“口渴了嗎? 小夥子!  ”

一會兒,一個年輕的赤足姑娘,端著一碗清水走到我的面前來了。這於走路人是很好的,我便趕忙坐起來,接在手里大口大口地喝著。她蹲在我的面前,睜著一雙大大的黑眼珠子, 定定地釘著我喝水。喝完了,遞碗給她的時候,便說聲:

“謝謝你啦!  ”

“謝? 這是水呀!  ”

她接著高聲笑了起來,喊道: “有趣的人呀!  ”

等著我再要說什麽時,又帶著一陣笑聲,野貓兒似地忽然溜開了。

息了一陣,我也走到貨擔子那里去。看見剛才拿水的一位姑娘,正把一排花緶子,解脫一節來,時而比在破爛的胸襟上, 時而又比在掃刷似的褲腳上,不住地望望一位年長的女人── 大概是她的母親吧,現出懇求而又可憐的樣子,女人搖搖頭, 她便紅著臉,仍舊把花緶子放進箱子里去。隨又抓起一個洋線團來,放在手掌心里,前後左右地瞧著這洋線團,有一半是我在晚上挽的,繞得很好看,很整齊,里面卻充塞著襤布絲搓成的舊線。另一半倒是全新的,但因放久了,樣子松散散的,既不光生,又不入眼。這位姑娘選了一陣,正是選著我在晚上做的成績。並且在媽媽的那樣好眼色之下,生意快要作成了。我看著她那天真的樣子,心里倒很難過起來,便鼓起勇氣,把她手里的一個來抓丟在竹箱內,另外檢起一個松散散的,塞在她的手里,說道:

“這個要好些!  ”

她看見我塞在她手里的東西,正是她所不要的,大概就以為我在同她開玩笑吧,便對著我皺著鼻頭笑了起來,喊道: “真是有趣的人!  ”

跟著俯下身子換掉了,仍舊抓一個齊整而好看的。老人站在側邊,不說話,微微地笑著,點點頭。 晚上喝酒的時候,他打趣起我來了。        

“哈哈哈,年輕人!  ”

我照例不理他,知道他又在發酒瘋了。        

“哈哈哈,年輕人,太不行了……太不行了。” 我擡起頭來望他,看他究要說些什麽。

“生意像你那樣做,就糟了!  ……還能養活兒女麽? ……哈哈哈,年輕人,見了姑娘就變傻了……哈哈哈,你得老實點!  ……”

“該老實點的,怕不是我吧? ……你……”

我氣忿起來,但見他是個醉了的人,便不再分辯下去。心里卻決定離開他了。

次晨,老人看見再也留不住我時,乾枯的眼睛上,淚也滾了出來,像老祖父那麽似的低聲泣著。

我終於硬著心腸走了。

他老人家做的事情,是可原諒的,但我卻不能幫他那樣做了。因為,我以為同情和助力,是應該放在更年輕的一代人的身上的。

爬上一個坡,回頭來看,老人還無力地依在門邊,望著我去後的背影。

四山靜寂,松林無聲,牛羊的鈴子,在朝霧濛濛的遠處, 幽微地叮噹著。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