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達·關於三寶太監下西洋的幾種資料(5)

(二)《星槎勝覽》(天一閣兩卷本、東方學会復刻天一閣兩卷本,紀錄匯編四卷本、格致叢書本、百名家書本、歷代小史本、古今说海本、學海類編本、借月山房匯抄本、廣州中山大學印本)

《星槎勝覽》,昆山費信撰。書成於正統元年,即西曆1436年。費信所著的書,據黃虞稷《千頃堂书目》所載,尚有《天心紀行錄》一卷,不知有無傳本。此書現今通行的有前後集兩卷本和四卷本。两卷本為天一閣藏抄本,罗振玉曾用珂欏版印行過。四卷本則自紀錄匯編本以下俱是(中山大學印本未見,不知為幾卷本)。據兩卷本的自序,“前集者親览目識之所至也;後集者采輯傳譯之所實也。”又紀他於永樂七年、十年、十三年、宣德六年四次隨鄭和下西洋之回往年歲甚詳。至於文字更是樸僿已極,每一國後並附五言詩一首,所謂“逐國分序,詠其詩篇”是也。以二卷本與四卷本較,四卷本文彩爛然,遠勝二卷本,每國後附詠的詩篇也沒有了,就連費信自序也繁簡各異,文質不同。所以四卷本一定是經過修飾來的,而二卷本大約乃是原書。但是刪訂費信原著的两卷本《星槎》,易為四卷,究竟是誰的大手筆呢?按《乾隆昆山、新陽合誌》卷三十五“藝文”有周復俊“星槎勝覽序”,序末說道:


予屏居多暇,稍加刪析,錄一凈本置大梅齋中,他時隱囊臥遊,又何必說九州而臨五嶽也!


據此,是《星槎勝覽》一書,周复俊曾加刪析,刪是删其繁蕪,析是析其篇章。周氏是一位選學大家,費信那種樸僿的文字,自然看不上眼,要加刪析了。同書卷二十四“人物文苑”有費公曉傳,傳文大概采自周復俊“星槎序”,傳末提到《星槎勝覽》有云:“邑人周復俊得之頗加刪析,附《玉峰詩纂》行世。”

《玉峰詩纂》是周復俊所輯昆山人的詩,按費公曉傳,《玉峰詩纂》有一種刻本,後面還附有《星槎勝覽》刪析本。可是長沙葉氏觀古堂所藏明刻本《玉峰詩纂》後面並未附有刪析本《星槎勝览》,大約不是原刻了。所以現在通行的四卷本《星槎勝覽》刪定的人只好假定是周復俊,留待明刻足本《玉峰詩纂》出来證明。歸有光《星槎勝覽文》謂:“餘家有《星槎勝覽》,辭多鄙蕪,上海陸子淵學士家刻‘說海’中有其書而加刪潤。”

歸氏自藏的大約是兩卷本,“說海”所收是四卷本,歸氏未說是否陸氏所刪潤。不過周復俊生在陸楫之前,在當時頗有一點文名,或者“說海”所采即是周氏刪本,也未可知。总之四卷本《星槎勝覽》,尚须別的證據,才能確定是否為周復俊所刪定之本。

前後兩卷本《星槎勝覽》雖屢見各家著錄(如《千頃堂書目》、《振綺堂書目》),我卻只看見羅振玉影印的天一閣鈔本和東方學會復印本。影本钞手雖精而訛謬百出,復印本稍為校正了一些,錯誤仍是不少,所以《星槎》足本,仍待精细的校勘,方才可讀。四卷本《星槎勝覽》傳世最多,但是比較起來,要算沈節甫“紀錄匯編”中所收为最好。像“歷代小史本”,無費氏自序,無分卷目,且脫去“真臘”一條,自不足取。

兩卷本《星槎胜覽》前集共計二十二國,是為親覽目識之所至,後集也是二十二國,是為采輯傳譯之所實。其間分卷,都有道理。可是四卷本就不同了,次序與兩卷本全然有異,親覽、采輯的分別全然看不見。兩卷本有四十四國,而四卷本只有四十一國。兩卷本有而四卷本無者为龍牙菩提、琉球國、三島國、渤泥國、蘇祿國五國;四卷本有兩卷本無者為阿魯國;兩本都有的,名稱亦不盡同。如兩卷本作龍牙菩提,而四卷本作龍牙加貌;两卷本作大小暝喃,而四卷本作大小葛蘭。所以四卷本之改刪,不是僅僅刪削原书,一定還參考其他書籍的。此外,四卷本因刪削時沒有詳細推尋原書語意,以致錯誤的也不少。例如“賓童龍國”一條,两卷本作“其國隸與占城,山地連接”。意思是賓童龍國隸屬占城,而以山地互相接連,可是四卷本作“其国與占城山地連接”,隸屬占城的語氣便全然不見了。所以,歸有光題《星槎勝覽》以为“當時所記雖不文,亦不失真”云云,真是名言。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