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實觀·遊牧思想:德勒茲,懷特海與思考的冒險 (5)

換句話,對於巴特勒,女權主義的任務是通過這些重復,且不可被簡化的的結構尋找可能的可能性。簡而言之,巴特勒呼籲遊牧女權主義,或者正如她所說:

 

相反,關鍵的任務是找到這些結構所允許的顛覆性重復策略,通過準確參與構成身份的重復實踐,來確認干預的在地可能性,從而提出與其競爭的內在可能性。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巴特勒的敘述的核心是這樣一種觀念,即性別的同一性和連貫性預示著多種實踐行為,這種實踐與其所帶來的身份和一致性是不可分割的。

我們將在下面看到,巴特勒在他關於自我敘述的討論中也有類似的觀點。這種說法的自我預設,使用德勒茲的術語,這種多樣性對於一個或多個是不可減少的。多樣性的概念對於德勒茲的哲學至關重要,但是隨著這個概念出現了一個新問題——多樣性如何成為一個系統?或者超驗領域先於個人的分叉點(如德勒茲所指的那樣)如何形成一個統一,從而形成一或多(unite´s)?多種實踐等如何成為預設的身份?


在這裏協助德勒茲的概念是“事件”,他在“理智的邏輯”中定義如下:

 

對於每一個事件,確實存在其實現的當下時刻,即事件體現在事態、個人或個人的時刻。我們指定的那一刻,“在這裏,此刻已經到來”,事件的未來和過去,只是針對這個明確的現狀進行評估。

另一方面,事件的未來和過去本身,具有非在場、無現狀、非個人、先於個體、中立化的限制。


換句話說,事件是兩面性的,一方面,它與我們與事態相關的現實,是統一不可分割的,同時它還有另一個方面,即“沒有被事物的狀態所限制'',這種先驗領域中前所未有的分叉點,是由這些遊牧般的逃逸事態所捕獲的。

舉一個例子,大衛·蘇德諾(David Sudnow)在他的《手之道》(Ways of the Hand)一書中,詳述了他曾試圖學即興爵士樂的經歷。演奏即興爵士樂的挑戰,在於它是即興發揮的,不遵循過去已寫好的樂譜。然而當蘇德諾坐下來演奏時,在他用手尋找旋律時出現的反復出現的問題是:“Where?”

(收藏自 《知乎》平台)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