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娃便感激地說:“黃掌櫃你看見,我不是不學好不舔碗,確確實實是我生下一隻賤舌頭,學不會這好習性。而今你不要我舔碗,我就按我剛才說過的少拿二斗糧……”

黃掌拒絕然說:“不行。年初說下多少我年底還給你多少,一顆糧食也不少。”

黑娃說:“那我拼死拼活給你幹,報答你的好處恩情……”

主僕二人終於得到了和解。

 

得到黃掌櫃的寬容和關懷,黑娃在家歇息了兩天,不到田地裏去做活兒,只在家裏餵牛墊圈,這使他很感動。口瘡稍為收斂之後,他強迫自己多吃飯,以期盡快恢復體力盡早到田間去幹活兒,吃人家熟的掙人家生的不給人家幹活算什麼長工呢!好在黑娃並沒有其它毛病,進食以後身體恢復很快,三五天後就又是渾身抖擻生龍活虎的原姿原樣了,捉犁扯耙挖土翻地起圈推土全部能夠承擔起來。不過幾天,卻又發生了一件意料不到的不大美妙的事——

這天早飯桌上,黃掌櫃給黑娃吩咐下來幾天內的幾項重大農事活路的安排,先幹什麼後幹什麼中間穿插捎帶著再幹什麼,安排得井井有條紋絲不亂,可以看出主家完全是一位精明細致的莊稼人。黑娃一一應諾一再表示遵從吩咐保證按時按質做完做好,絕對不會遲誤農時耽擱時機,而且主動大膽到甚至不無討好地向主家提出建議,給棉田壓施的底肥應該從每畝50車增加到80車——100車,因為棉花施足底肥比追施明肥的效果要顯著得多。主家黃掌櫃全面謀算過自家有限的糞肥,指令他每畝壓施50車,留下一部分給麥收後的包谷追施。黑娃說:“你甭愁給包谷沒糞上,我給牛圈每天多墊一兩回上就有了。我抽空打幾摞土坯給你把三個火炕換了,炕土烤上包谷再美不過了。”且不說黑娃的主意的合理性與可行性究竟如何,單是這種主動精神就使黃掌櫃深為感動,最難得長工和主家合成一股的心勁兒。黃掌櫃咧開厚厚的下嘴唇只是嗯嗯嗯地點頭笑著,沒有當即表示行與否,仰起臉舔起碗來。黑娃進一步解釋自己的意見,企圖證明這意見屬於萬無一失而不必擔心什麼。這時候,黑娃突然看見,黃掌櫃放下自己的已經舔凈了的碗,伸手又把他的飯碗抓起來,伸出黃牛一樣的長舌頭舔起來。黑娃楞呆了,啞然閉口說不出話了,幾乎閉了氣,看到黃掌櫃舔他吃過飯的碗,似乎比自個舔它更難以忍受,胃裏頭猛然痙攣了一下,嗚哇一聲又嘔吐起來,整個腹部像簸箕簸著又像篩子旋著,直到把吃進去的飯食吐光吐凈。

黃掌櫃問:“咋的又吐?”

黑娃囁嚅說:“你舔我的碗……”

黃掌櫃更奇怪了:“你舔你的碗,吐。我不叫你舔了,我舔你的碗與你屁不相幹嘛,你咋的還吐?”

黑娃依然歉疚地囁嚅著:“我也說不上來這究竟咋的了,看見你舔我的碗就吐了……”

黃掌櫃不滿地撇撇嘴,忍了忍說:“那好……下回我舔碗時你先離開。”

黑娃點點頭。

然而糟糕的是,晌午飯時情況更加惡化,不說舔不舔碗,也不說避不避開黃掌櫃舔碗,黑娃瞧見黃掌櫃吃飯時伸出唇來的舌頭就反胃就惡心就發潮就想吐。黃掌櫃吃飯時與眾不同,筷子挑起碗裏的麵條兒時,嘴裏的舌頭同時就伸出嘴來,迎接送到口邊的食物,而一般人只張嘴不伸舌頭的。黑娃看見那長舌頭接到筷頭上的食物便卷進嘴去,舌頭的邊沿赤紅而舌心裏有一片黃斑。他低下頭不敢揚起來悶著頭吃飯,仍然抑止不住陣陣惡心,一口飯也咽不下去,便悄然離開了飯桌。

隨後發展到更為嚴重的程度,黑娃一瞅見飯碗就惡心,他想到這碗也是黃掌櫃的舌頭舔過的,舌心裏有一片尿垢似的黃斑。

及至後來,黑娃瞧見主家黃掌櫃又厚又長的下唇也忍不住惡心反胃。

黑娃又犯了口瘡,身體迅即垮下來。

黃掌櫃終於火了:“我說舔碗舔下家當,是想讓你小夥往後學下好習性過好日子哩!你舔了吐我舔你也吐,我再沒法容讓你了嘛!我說乾脆還是你再舔碗,舔了吐吐了再舔,直到把你這壞毛病舔掉吐掉,像我娃他媽一樣學會舔碗。這叫以毒攻毒!”

黑娃根本談不上實施以毒攻毒的新方案,因為他看見黃掌櫃說話時閃動的下唇就又作起嘔來。黃掌櫃覺得受了侮辱,罵道:“窮小子窮命鬼賤毛病倒不少!”

是夜,黑娃給牲畜添過最後一槽草料,便逃走了,倆月的工價糧食自然是不敢索要的。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