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45)

“當然, 我琢磨( 這是最後一次訪問紹肯斯時他的敘述, 當時他還肯談) , 是什麽人啊, 這個女人? 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 還有一輛漂亮的汽車。我想她一定是某位黨魁的太太或女友——那時誰能有自己的汽車呀——不是黨, 就是產業界。“當然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的, 我把她偷偷帶進園子, 經過我這間小屋, 讓她出來時也走這里, 但結果還是叫人發現了, 因為他們在上面那個修女的房間里將煙頭發現了, 而且聞到了香煙氣味。有一次, 我同防空員還大吵了一架, 他硬說看見一個窗口有亮光——這只能是她們在樓上一起抽煙時劃火柴——如果四下里漆黑一片, 這在幾公里外都能看見。事情鬧得不愉快了, 小個子被關進了地下室。( 小個子麽? ) 對, 就是那個小個子老修女, 是在她搬到地下室去時我就見過她一次——她有一張禱告椅和一張床, 耶穌受難像她不肯要, 她說: ‘這不是他, 這不是他。’這就夠令人毛骨悚然了。可是, 那個漂亮的金髮姑娘還是老來, 她很固執, 我可以告訴您, 她企圖說服我幫她把那小個子修女拐走。她想乾脆把她帶走。嘿, 我幹下了一件蠢事, 接受了她的賄賂——香煙、黃油、咖啡——總是放她進院子, 也讓她進地下室。她們在那兒抽煙, 至少不會被發現, 因為地下室的窗子低於小教堂的基準面。後來, 她有一天死了, 我們把她埋在園中小墳場里。( 有棺材、十字架、教士嗎? ) 有棺材, 沒有教士, 沒有十字架。我只聽到修道院長說: ‘現在, 至少她不會再為她那討厭的香煙配給證叫我們為難了。’”

 

紹肯斯的介紹到此為止。這個並不怎麽討人喜歡, 不過他的快嘴倒讓人抱有希望, 但並未實現最終的希望; 碎嘴子的情況介紹只是從總體上說有一些價值, 而且要能發現他們在什麽地方“泄露天機”, 而紹肯斯剛剛開始泄露天機, 就被強行與筆者分離了, 就連筆者感到彼此都持有好感的和藹可親的采齊莉婭修女也閉口不談了。

 

萊尼的確, 在一九四一年底和一九四二年初達到少言寡語、守口如瓶的高峰。對普法伊弗家她公然表示蔑視, 只要他們一露面, 她就馬上走出屋去。他們的訪問, 他們對萊尼的虛情假意, 甚至使范多爾恩這樣精細的人也是在六個星期之後才發覺他們所關心的事情: 不僅是將萊尼的守節監視——他們一心想抱孫子。老普法伊弗的“得意揚揚的悲哀阿洛伊斯死去六周以後, 竟達到了這樣一種地步, 連他的另一條腿——究竟是左腿還是右腿沒毛病, 我也不清楚——也由於弄虛作假地瘸著走路開始得意和悲哀了, 可他終究得有一條好腿, 才能拖著另一條腿走路, 是嗎? 嗯, 他們老來, 帶著自己做的令人噁心的未烤透的蛋糕, 由於沒有人理睬他們, 格魯伊滕太太、萊尼或老頭子, 就更不用提洛蒂了, 這一家子都看不慣, 他們只好到廚房里來找找。不瞞您說, 他們問起萊尼有什麽‘變化’時, 我總以為他們是在問萊尼是否守寡, 是否另結新歡等等。我沒有理解, 我最後才明白他們是想看一看萊尼的換洗衣服。原來他們是想知道這個, 當我知道他們的用心時便把他們戲弄了一頓。我說, 萊尼有了很大的變化。當他們像鴨子似的張大著嘴向我沖擊, 追問她發生了什麽變化時, 我從容不迫地說: 她心靈深處發生了變化。於是他們又縮了回去。那個托爾策姆婆娘過了八星期, ——您要知道, 我們都以‘你’相稱, 因為都是一個村子的老鄉——竟差一點冒冒失失去將萊尼的衣服掀開。我看不下去, 便說: ‘別這樣, 我可以向你們打保票, 她根本沒有懷孕。’他們是多麽想偷偷弄一個小普法伊弗到自己家里來啊——奇怪的是, 胡貝特也顯示了類似的好奇心, 不那麽露骨, 而是有一點悲傷。他很想抱個外孫, 即使是那個人的種也無妨——嗯, 他最後果然抱了個外孫, 而且甚至還姓他的姓呢。”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