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44)

可想而知, 總是極其不穩定的人間事物計算機的指示器, 因為它要記錄的差距太大了——完全同樣的服務, 有的代價是二十二點五芬尼, 有的是大約二百萬馬克。

如以生活中所需要的火柴為例: 晚上抽煙一個囚犯不是用一整根, 不是用半根, 而是用四分之一根火柴, 而別的人——並且是不抽煙的人!——卻在自己的寫字臺上有兩個握緊的拳頭那麽大的丁烷打火機握著。毫無用處, 毫無意義。這又怎麽去計算其感光度呢?

什麽世道這是? 公道何在?

唔, 這里只是想提一下, 有許多問題還沒有答案。

 

人們知之不多, 關於萊尼探望拉黑爾的情況, 因為住在這座修道院里的修女們,不太願意讓萊尼同拉黑爾的親密關係過於曝光, 其原因在於瑪格蕾特已經將但尚需進一步的計劃揭露。提到這里也得考慮到一個證人, 此人對筆者相當坦率, 並為此吃了苦頭。他是花匠阿爾弗雷德紹肯斯。殘疾人( 一條胳膊、一條腿) 他, 一九四一年被分配到修道院當花匠兼門房助理, 那一年他還不滿二十五歲, 對萊尼的來訪情況一定知之頗多。但是, 只找他談過兩次, 他第二次說話後就被調走了, 而一位年約四十五歲、態度十分強硬的名叫薩平蒂婭的修女向筆者相當明確地表示, 對於教團的人事政策, 她沒有提供情況的義務。由於在時間上紹肯斯的失蹤與采齊婭修女拒不接待筆者進行第四次談話——拉黑爾這一次專門談到了——相距甚近, 因此筆者猜測有人從中弄手腳、搞詭計, 他後來才知道了底細: 教團企圖制造對拉黑爾的崇拜, 甚至準備行宣福禮或祝聖禮——在這種情況下, “密探”( 這是對筆者的稱呼) 就不受歡迎了, 當然萊尼更不在話下。還在紹肯斯被允許講話——因為人們沒料到他會講什麽——的時候, 至少他還證實, 一九四二年年中以前, 他曾偷偷放萊尼進院去找拉黑爾, 每周兩次, 有時三次, 穿過他住的門房, “到了院內, 就相當熟悉了她”。洛蒂對這個“神秘玄妙的修女”從來不以為然, 對此無可奉告, 而瑪格蕾特看來只聽萊尼說過拉黑爾之死。“她瘦成皮包骨, ”萊尼曾對她說, “她是餓死的, 雖然我最後常給她送吃的東西”她死後, 他們把她草草埋在園子里, 沒有立墓碑什麽的。當時我一進門就感到她已不在了, 紹肯斯對我說: ‘小姐, 沒有用了, 沒有用了——您難道想用手把土刨開麽? ’於是我就去找修道院院長, 堅決要求說明拉黑爾的去向。她說拉黑爾出門去了, 我又問去哪兒了, 這時院長緊張起來, 說: “‘孩子, 難道你神經錯亂了? ’”瑪格蕾特繼續說道: “喏, 我很高興自己沒有再去過, 並且還成功地勸阻了萊尼去告發, 這有可能造成惡果——對萊尼、修道院和所有人。‘主降臨了’, 我已聽夠了這話——當我想像他果真從門口走進來——”( 這時甚至連瑪格蕾特都畫起十字來) 。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